明鏡網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環保危機 癥結在地方官



郭灝 時事評論員

內地經過幾十年大力發展,現在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過往官方長期以「GDP掛帥」,加上保護環境意識不足,亮麗的經濟數據背後其實是一幕幕的污染。漸漸地,神州沒有了青山綠水,國人也被迫習慣在霧霾下過活。據世界衞生組織於去年發表的報告估計,中國在二〇一二年有超過一百萬人死於空氣污染;食水及垃圾污染更是內地頻現「癌症村」的元兇之一。此外,世界銀行推算,在包括醫療與健康的成本下,空氣污染令中國每年損失約一成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長此下去,可以預期因生態災難和醫療而衍生的開支會逐漸拖垮國家的財政。


雄安這個被當局視為「千年大計」、用於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新區,近期因炒樓熱潮而成為內地新聞的焦點。不過,最近有環保團體在這個將會被打造成擁有優美生態的綠色新區附近,發現多個工業污水滲坑,總面積達卅多萬平方米,且滲坑附近堆滿垃圾,懷疑是附近的化工廠、金屬加工廠等排放。有記者更發現,當局斥資二億六千萬元興建近百五座污水處理站,另投資逾億元建造數個垃圾中轉站,但原來絕大多數處於停用狀態。環保部其後急忙聲稱會與河北省政府成立聯合調查組,趕到現場調查事件。

雄安的情況,其實反映了現今中國官場的兩個主要弊病,其一是地方官員忽視、縱容甚或包庇工廠和企業濫排污,以致周圍環境日益惡化;其二,即使當局花多少錢去建設有關排污和環保的設施,也很可能只是走過場,錢白花了,污染反更嚴重了。雄安作為國家的「千年大計」,尚且會被揭發這種生態危機,至於其他地方的情況,則恐怕更嚴重,且在當地的官商勾結下隱瞞得更厲害。

環保部在去年度安排第二批中央環保督察組巡視北京、上海等七個省市,當中有超過三千一百人被問責,其中廣東省更被罰款一億三千八百萬元。據中央環保督察組的反饋指,相關官員較明顯的問題就是「不作為」,舉例指北京對環境保護的考核流於形式,基層幹部卸責;各省市均出現不同程度的縱容污水直排迹象;而陝西一些地方官員仍認為發展經濟是硬任務,環境保護只屬軟指標,結果無視民眾反映、治污不力;西安市更有空氣監測數據造假等問題。可見中央急欲治理環境,地方卻有另一套的想法和行事方式。

其實,「發展就是硬道理」的金科玉律根深柢固,官員忽視環保的風氣普遍,連帶相關企業也有恃無恐,公然違法。去年就有報道指,即使受中央環保督察組批評,雲南一間化工公司依然堅持採用不合國家規定的生產方法,原因就是當地領導要「重點扶持一批財政績效大的企業」。若中央真的有意保護神州的生態環境,除了增加環保督察巡視,多作「回頭看」外,更應加強環保部門的追責權力及加重罰則,讓地方官員知道,拚GDP作政績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