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專訪:朝核危機--美朝是雙贏 中國是輸家

Nordkorea Diktator Kim Jong-un (picture-alliance/dpa/KCNA)
朝鮮半島緊張氣氛濃厚,維也納大學的朝鮮問題專家弗朗克相信朝鮮並不會停下發展核武腳步,未來將進行更多核試驗。而平壤和華盛頓的你來我往之中,中國才是輸家。

德國之聲:最近一段時間朝鮮半島氣氛緊張。平壤與華盛頓之間互相多次發出威脅,這場朝核危機是否格外嚴重,現在是否已告一段落了呢?



弗朗克:我不能預言未來,不能預料未來幾個星期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只能說,沒有看到馬上會停止的跡象。只要技術上可能,朝鮮將會繼續搞試驗,美國會繼續抗議,我覺得這次的相互過招還是會持續一段時間。

朝鮮的你來我往依然會繼續。這種情況其實已經持續了許多年。回首過去,2013年的朝核危機氣氛更加緊張,持續了許多個月。朝鮮抗議西方舉行的軍事演習,他們的反應就是核試驗或者是導彈試驗。之後,西方國家反對他們進行試驗,發出強烈譴責或者是以軍演做回應。這已經有很多年了,沒有理由不讓人相信,未來幾個星期或者幾個月會停下來。

德國之聲:博弈之中,誰是贏家?

弗朗克:其實朝鮮與美國都是贏家。朝鮮是贏家,因為平壤以此告訴民眾,美國真的在威脅我們,以此為其政治制度和經濟體系做辯護。美國方面則有機會,為自己在東亞的軍事存在找到理由,尤其是在韓國的部署。 現在來看,中國當時是輸家,因為北京難以抵抗美國在這個地區的軍事存在。另外,他們往往被外界認為應為朝鮮負起責任,能夠向對方施加更大壓力,其實不是這樣的。我覺得中國不能再施加更大的壓力了。我認為我們忽略了很多中國已經在實施的措施。

德國之聲:根據您的觀察,中國對朝鮮施加壓力發揮的作用大嗎?

弗朗克:我會定期去朝鮮。我看得見中國試圖持續性地影響朝鮮的經濟和社會。這不是什麼高調言辭,也不是什麼特別能讓人看到的舉措,而是數千個小小的措施,但是它們能夠發揮大的效用。我對中國和朝鮮是盟友這種說法提出質疑。畢竟習近平和金正恩之間連一次峰會都沒有舉行過,盟國之間一般會有這種形式的會面。另外兩國也沒有舉行聯合軍演。在政治層面中國對朝鮮沒有影響力,經濟上有一定的影響力。"中國對朝鮮有著直接的影響",這種說法我覺得太誇張了。北京確實嘗試改變朝鮮,但是這種小小的步伐幾乎沒有引起西方的注意。

有趣的是,習近平現在與川普在朝核危機上互動積極。我覺得他這樣做是怕美國人做出什麼蠢事,想與華盛頓保持對話渠道,避免事態升級。這是雙方緊密合作的原因,而不應被過度解讀為中國願意向朝鮮進一步施加壓力的信號。

德國之聲:下個星期又有一個令外界關注的日子,4月25日是朝鮮人民軍建軍紀念日。有多家媒體報導指出,衛星圖片顯示,朝鮮東北部的豐溪裡核武器試驗場地持續活躍,可能做好了核試驗的準備。您認為朝鮮在近日進行核試驗的可能有多大?

弗朗克: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下一場核試驗。但我相信朝鮮會進行下一次核試驗,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因為朝鮮已經決定要發展核武器,就像美國、前蘇聯和中國那樣,平壤也會盡全力優化核武器,這需要數千次試驗,朝鮮還處在初期階段。

德國之聲:有沒有機會使平壤回心轉意?

弗朗克:人們要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別忘了,發展核武器不僅要花上大量的金錢,也涉及到政治資本問題,朝鮮發展核武的代價就是被國際社會孤立,這種代價很高。如果人們嘗試去思考朝鮮為什麼這麼做,向他們提供一個可替代方案,達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安全。不是用核武解決,而是提供另外一種方法,確保他們的安全。這樣的話,我覺得朝鮮可能會用某種形式談核問題,我覺得目前還沒有這樣的嘗試。目前美國的態度是,朝鮮得先棄核,然後再談,平壤顯然不能接受。可能,人們首先得認同朝鮮的安全利益,我們現在並沒有這樣做。向他們提供另外一種安全保障,之後與平壤展開談話。基於過去發生的種種,我覺得有機會有可能與平壤進行對話,但我也知道目前十分困難,並不太現實。

Rüdiger Frank (Rüdiger Frank)
弗朗克(Rüdiger Frank)是維也納大學東亞學教授,也是韓國朝鮮大學和首爾朝鮮研究大學的客座教授。2014年他出版了《朝鮮,一個集權國家的內政觀》一書。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文木 (採訪記者)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