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金正恩进行了核试验又如何?

丰又收 专稿


4月15日,平壤金家政权没有像外界预测的那样进行核试验,那一天平安过去。4月16日,金正恩政权进行了一次不成功的导弹试验,然后又是一天平安过去。

平壤最新的导弹试验没有招致什么可怕的打击,朝鲜半岛没有出现火光闪闪和爆炸隆隆,没有出现大片的火海和成堆的尸体,这种局面大概让很多军事爱好者感到非常失望。



对这种灾难没有像预期地那样降临所导致强烈的失望心理,已故的美籍俄罗斯裔小说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有精湛的理解和绝妙的描述。纳博科夫在60年前出版的小说《普宁》中有这样的一段充满讽刺、反讽和幽默的描述:

“这世界上有些人,我也是其中之一,痛恨幸福的结局。因为我们会感到受骗了。伤害是常态,灭顶之灾不应当中途停顿。雪崩倾泻而下,却在逼近那个缩成一团的村庄几尺的地方戛然而止,这种事情不但是违反自然,而且是违反伦理。”

纳博科夫在这里的陈述是文学的陈述。就朝鲜半岛局势高度紧张,但灾难还是没有降临这一现实而言,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15日有一个很好的现实的陈述:

“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眼下的形势比以往更加危险,因为北朝鲜在核项目和导弹项目上取得进展,还因为双方相互敌视。但美国有关官员表示,还没有决定如何应对北朝鲜进行新的核试验或导弹试验。

“有关官员没有排除会采取其他行动,但也强调希望确保当前的形势不会升级失控。美国国防部官员否认特朗普政府准备在北朝鲜看来要进行核试验的时候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

面对平壤对美国盟国及美国的威胁,特朗普政府以及前任美国政府为什么顾虑重重、难以采取行动呢?《洛杉矶时报》4月14日有一篇报道,扼要讲述了美国及其盟国的难处。报道说:

“韩国首都首尔是一个有1000万人的城市,容易受到北朝鲜成千上万的火炮打击。那些火炮就在35英里之外藏在山里,在分隔南北朝鲜的非军事区北边。

“很多军事分析家毫不怀疑美国和韩国军队协同作战可以击败北朝鲜。但是,北朝鲜政权在战略专家们所说的困兽犹斗中可能反咬敌手,尤其是反咬美国的盟国韩国和日本。

“1994年在与北朝鲜发生第一次核危机期间,克林顿政府陷入过类似的两难境地。当时,美国国防部制定了一些计划,要动用巡航导弹和F-117隐形战斗机来轰炸和摧毁宁边的一个小的核反应堆。”

《洛杉矶时报》的报道接着说,“这一计划最后被放弃,因为计算机模拟显示,北朝鲜的报复行动可能导致多达1百万人死亡。今天的伤亡数字会更高,因为首尔北郊扩大(离北朝鲜的火炮更近),另外还因为平壤有了核武器。

“卡尔•贝克是一位退役的美国空军军官,当年驻防韩国,现在在夏威夷火奴鲁鲁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任职。贝克说,‘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重新了解我们在1994年了解到的东西。特朗普需要明白,并不是所有的选项都可以考虑。’”

平壤政权是北京在1950年代牺牲了几十万中国军人的生命挽救下来的独裁政权。中国至今依然是朝鲜的最大的贸易伙伴,是朝鲜的主要外汇来源,而朝鲜的外汇一大部分是用于开发核武器和导弹项目。

从许多意义上说,朝鲜半岛危机跟中国密切相关。特朗普近来也一直在宣称北京正在跟他合作解决朝鲜问题。

在平壤进行了最新的导弹试验之后,4月16日星期天华盛顿时间上午8点,特朗普发出了一条堪称奇怪的推特:

“在中国正在跟我们解决北朝鲜问题的时候,我为什么要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我们要看看会发生什么!”

3天前,也就是4月13日,特朗普还发出推特说:

“我很相信中国将恰当地应对北朝鲜。假如中国方面不能这么做,美国与盟国就会做!”

由此可知,特朗普也明白,在应对平壤的时候,他不一定能得到北京的协助。而北京已经反复而明确地表示,朝鲜半岛危机是平壤和华盛顿之间的问题,中国赞同朝鲜半岛无核化,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坚决反对动用武力。

至少是就目前而言,在朝鲜进行了最新的导弹试验之后,特朗普没有再威胁要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也没有再宣扬美国航空母舰打击群和潜艇的强大火力。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4月16日星期天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的时候说,

“现在是时候了,要采取军事选项之外的所有行动和平地解决这个问题。”

看来,《华盛顿邮报》说得很不错,华盛顿还没有决定如何应对北朝鲜进行新的核试验或导弹试验。

奉行独裁专制的平壤大力研发核武器和导弹是潜在的灾难。对平壤进行军事打击则会导致现实的灾难。在可见的将来,国际社会看来将不得不在潜在的和现实的灾难夹缝中生活。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