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企業負擔沒因為簡政放權而減輕反而增加

”玻璃大王”曹德旺談中美投資成本

仁蘇羅 專稿

公家單位公然整人

此外,明面上的錢如註冊費、檢驗費少了點,但是國稅、地稅、工商、技監、市證書中心等密切關係到企業的實權部門,仍舊變著法在暗面上撈錢,比如中央大力提倡“互聯網+”,於是這些部門都藉機強制要求企業安裝各種軟件,購買各種專用機器(這些軟件和機器的生產商經銷商大都有關係背景,價格明顯高於市場正常價格),而且不止收一次,每年的軟件升級、硬件維護都要錢。如果企業反對,各部門就立刻整你,比如三天兩頭查稅、檢驗產品質量和設備,由於畸高的稅率,絕大多數企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偷稅漏
稅,輕易就能被抓到小辮子而重罰,況且這些部門還有中央政策規定這一尚方寶劍,更是有恃無恐,企業不得不老實順從地挨宰,而這些錢的總額加起來,遠遠超過了減免的那些費用,成了以權謀私、吃拿卡要的新典型手段,企業的負擔非但沒有因為簡政放權而減輕,反而是增加了。

由於石油價格穩定回升、人民幣貶值等很難降低企業用能成本,許多地方降電價也就是每度降了2、3分,但是對於企業來說無疑杯水車薪,而高速公路利益集團的極力阻撓,降低物流成本也很難取得實效。

簡而言之,企業發展需要開源節流,此政策對於企業來說屬於“節流”,能夠一定程度減輕企業負擔,但是收效甚微,因為占據中國企業大多數的中小民營企業自改革開放以來就存在嚴重的偷稅漏稅未如實繳稅以及不代繳社保費,假如按照法律如實納稅,那這些企業根本就沒有利潤空間生存空間,接近40%左右的稅負率只有極少數壟斷國企才有能力如實納稅,而且現在中國企業特別是影響中小民營製造業企業的關鍵並不是在於“節流”而是在於“開源”,因為即便支出下降,沒有了收入一點用沒有。

由於08年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作為中國經濟支柱的外向型中小民營製造業一直面臨著訂單不足的困擾,再加上近年來歐元日元兌人民幣大幅貶值,本已微薄的利潤空間進一步受到毀滅性打壓,而越南等低勞動力成本國家配套逐漸完善也分流了大量訂單,特別是川普上台實施邊境稅、強勢平衡雙邊貿易逆差,必將使得中國企業出口美國這一最大海外市場更加困難,不久後中國外向型中小民營製造業必將更加艱難,倒閉潮必將更大範圍蔓延。習核心在國內可以說話算數,但是面對美國川普總統等海外強勢對手時,恐怕就沒那麼容易隨心所欲了。

制度短板

【補短板方面,要從嚴重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從人民群眾迫切需要解決的突出問題著手,既補硬短板也補軟短板,既補發展短板也補制度短板。要更有力、更紮實推進脫貧攻堅各項工作,集中力量攻剋薄弱環節,把功夫用到幫助貧困群眾解決實際問題上,推動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各項政策措施落地生根。】

分析:此處所謂的補硬短板也補軟短板,估計就是指提高中國絕大多數產業企業研發生產方面的硬短板和管理銷售方面的軟短板,此文前面就已經說明了,要真正做到必須得到一批研發生產方面和管理銷售方面的高素質人才,既要能夠在短時間內發現重用人才,也要徹底改革教育體系才能長期培養出這類人才,不是說說就能解決的。

至於制度短板,那更是涉及範圍太廣了,中共的極權政治統治就是最大的制度短板,習近平先生敢補嗎,不要說政治制度短板,就是經濟制度短板,習近平先生恐怕也補不了,因為這幾乎涉及整個中共利益集團,此外習近平先生提倡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這四個自信,似乎有點自相矛盾啊。

至於最後的精準扶貧政策,雖然習近平先生從2015年以來就大力提倡,甚至將其上升到和反腐差不多的政治高度,而且一部分的貧困平民也確實得到政府扶助,但是現在中國之所以只有7000萬貧困人口主要是因為2億多的農民工能夠打工賺取主要收入(人均每年2萬左右),而深入分析2016年中共統計局全國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中農民工打工行業分布數據,製造業特別是中小製造業直接以及間接占據了近40—50%,但是隨著這類企業大面積不景氣倒閉,以及今後幾年進一步惡化,大量農民工無處打工必然導致貧困人口數以億計地增加,此外另一主要領域的建築業也存在嚴重的拖欠農民工工資現象,這些都將導致中共政府難以實現到2020年消滅貧困人口的目標,習近平先生也很難命令中共黨員把自己的工資財富分給貧困平民來實現脫貧,估計到時中央和地方政府官員只能依靠數據造假來實現數字扶貧了。

(《習近平經濟學重蹈李克強經濟學的覆轍》連載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