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何昆洛:別輸掉一代人

作為「90後」,一代出生於回歸前後過渡與蜜月期的香港人,成長於剛成立的特別行政區,視香港為我們唯一的家。

從小,於中小學接受《基本法》教育,對具體內容雖則印象模糊,但對被稱為「金科玉律」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與「高度自治」絕不陌生,其中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主要內容,「除了防務、外交及其他根據基本法由中央負責管理的事務外,其他事務一概由港人依照基本法自行處理」(註1)更是我們的「共同回憶」。筆者細想,過去多次到異地交流,每每有外國人詢問中港關係,以上內容均琅琅上口,更是令人自豪。



遺憾地,近年兩地愈走愈近,價值與行為上之差異愈見明顯,甚至讓一貫備受信任的基本法有「被僭建」之嫌。只以「實質任命權」為例,筆者於慧科新聞(WiseNews)搜尋由1998年1月1日至今(註2)該詞曾出現於香港主流媒體的次數,前特首董建華與曾蔭權時期分別為39與106次,而現任特首梁振英則有473次。由2004年京官首次提出有關特首選舉辦法至收錄在基本法「文件23」的俗稱「人大8.31框架」,歷時10年,不經不覺間改變一代人共同認識歸屬「其他事務」的範疇。未來數載,仍有多少個「龍門」要搬?

仍要相信這裏會有想像?

歷經兩年前雨傘運動,不少善忘的青年人相信「薯片叔叔」(曾俊華)或能團結香港,過去數月更擺出靠近甚至走進建制的姿態,筆者認為情有可原。由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及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兩大民調顯示,愈年輕的受訪者愈傾向支持敗選的特首選舉候選人曾俊華,而勝選的林鄭月娥則為負關係,前者更以遙遙領先的民望完成整場選戰。無疑,這一仗勢如向香港年輕人當頭棒喝,赤裸地道出,即使下一代與「保守」兩字走得再近,亦不及由中央親自挑選的能人異士來得親近。

某次,筆者被知己教訓,「仁慈的獨裁者(benevolent dictator)才是最可怕」。樂觀一點,這代人可由夢醉,提早走進夢碎。2047年,「90後」將漸入「不惑而知天命」之年。當下尚有三四十年的香港路要走,筆者不禁詰問:「仍然要相信,這裏會有想像?」

註1:《基本法》簡介.常見問題(www.basiclaw.gov.hk/tc/materials/FAQ/index.html#q1)

註2: 因慧科新聞資料庫可供搜尋之日期由1998年1月1日起,未能包括1997年7月1日至12月31日期間之新聞

作者是香港教育大學四年級生

香港  明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