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現實觸目驚心 「血拆」仍在繼續

China Zwangsräumung Abriss Haus Illegal Bau (REUTERS)

儘管早在6年多前中國出台「新拆遷條例」時就取消了行政強拆,然而在現實中,暴力拆遷沒有消失。從近日的一份報告來看,「血拆」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

"每年我們都會做一個拆遷的年度報告,今年是第七屆了。從第一期開始就有若干血案,其後,每年發生,從來沒有減少",律師王才亮在他的個人微博上這樣寫道。



這已經是他擔任主任的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與中國城鄉建設管理與房地產法研究中心連續第七年共同撰寫拆遷問題的觀察報告了。4月16日,《2016年中國拆遷年度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在北京大學舉行了發佈會。

動力依舊,更無底線

《報告》總結了中國2016年拆遷活動的三個特點:"拆遷動力依舊、暴力拆遷手段更無底線、'拆遷主體下移'成為違法行政的新特點"。

在"拆遷的動力依舊"方面,《報告》指出,由於中國房地產市場出現嚴重分化,三、四線城市去庫存有限,房屋價格與拆遷都處於調整階段,帶來了中國拆遷總量下降。但在熱點、一線和一些二線城市,住房價格上漲致使拆遷徵地數量處於反彈形勢。

在"暴力拆遷手段更無底線"方面,"血拆"案件表現出"地方政府玩新招……,'誤拆'頻發,"誤拆"成為犯罪者的保護傘"的新特點。

在"'拆遷主體下移'成為違法行政的新特點"方面,許多地方的房屋徵收拆遷的主體2016年繼續呈現出模糊的趨勢,以規避法律監管。《報告》列出了兩個模式:"街道辦成了拆遷辦"、"基層自治組織成為拆遷公司"。

為什麼"街道辦成了拆遷辦"?

報告寫道,儘管中國法律明文規定,"市、縣級人民政府"負責本行政區域的房屋徵收與補償工作,然而房屋徵收拆遷的主體"模糊與下移"的情況普遍。

因為這樣一來,既可以披上"棚戶區改造"、"舊廠區改造"等馬甲,集體土地以村委會出面披上"收回""騰退""搬遷"等馬甲實施拆遷,又讓"區、縣政府避免成為行政訴訟的被告",還可以"以村民、居民自治為由剝奪相對人抗辯權",而一些基層幹部也可以藉機謀私利,"而這也是村官們甘願沖上違法拆遷第一線的一個重要原因" 。

"以暴抗暴明顯增加"

《報告》寫道,在2016年,拆遷維權也有呈現新特點--"以暴抗暴明顯增加"。"從所有的暴力拆遷案例都可以看到拆遷方的野蠻行徑,如給被拆遷戶家裡潑糞、倒尿、塞鑰匙孔、打人,誤拆等等侵犯公民人身權、財產權的行為"。

為何不依法維權,而是以暴抗暴?對此,報告自己也給出了解釋:"全國各地的被強拆者對非法強拆的依法維權甚至於起訴的結果如何呢?現實很殘酷。"

《報告》在最後一部分列舉了"2016年十大拆遷典型案例",其中多數以流血告終。"無論鄭州范華培血案還是長沙活埋慘劇,底線屢被刷新而出路愈發渺茫",參與撰寫報告的朱孝頂律師在微博上這樣寫道。

整份報告以"賈敬龍被執行死刑"這個案例結束。在微博上,王才亮律師寫道:"我們所看到的現實,可能比我們敘述的總是殘酷一些。而真正的現實,比我們敘述的又更殘酷一些。"

德國之聲中文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