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袁世凯曾孙女:袁世凯爱国,也是讲和谐的


核心提示: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向陆军大臣荫昌发出“赴鄂剿匪”的上谕,随后请袁世凯出山,袁世凯迟迟不动,给热锅上的清廷提了六个条件。袁静(袁世凯曾孙女):人现在还都是讲和谐,我想那个年代他也是讲和谐的。记者:您觉得他爱国吗?袁静:当然。



    凤凰卫视2011年10月14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汉阳失守之后第二天,鄂军都督府召开了大会,黄兴起身发言,主张放弃武汉,攻打南京,场内的气氛一片悲壮。湖北籍同盟会的会员范腾宵力陈了反对的理由,最后说“赞成死守武昌者,起立举手”。话音未了,全场掌声雷动。
   
    谭人凤当场大骂黄兴,闹了个不欢而散,于是黄兴东去,蒋翊武接替黄兴,担任战时总司令,吴兆麟任参谋长,戴着瓜皮帽的谭人凤也站上了城头,武昌已作出最后决斗的姿态。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袁世凯却下令冯国璋不要进攻武昌,刚刚还在感叹“长江随时可渡,武昌唾手可得”的冯国璋,多少有些困惑,他此时还不知道,袁大帅其实早就有了另一个计划。
   
    解说: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向陆军大臣荫昌发出“赴鄂剿匪”的上谕,随后请袁世凯出山,袁世凯迟迟不动,给热锅上的清廷提了六个条件。
   
    袁静(袁世凯曾孙女):人现在还都是讲和谐,我想那个年代他也是讲和谐的。
   
    解说:冯国璋曾回忆说,袁世凯认为乱党颇有知识,并非一般土匪,并且汉阳兵工厂还在不断生产武器弹药,实力也不可轻视。
   
    朝廷应允其条件后,袁世凯出山的任务从“剿办”变为“剿抚”。11月1号,朝廷解散皇族内阁,袁世凯任内阁总理大臣,11月2号汉口华界被烧成一片灰烬,刚赶到湖北孝感大营的袁世凯,立刻安排手下接触黎元洪。驻汉口的外国领事馆开始成为南北之间的沟通桥梁。
   
    冯天瑜:他(袁世凯)的谋略是,要利用南方的革命形势,来胁迫清帝退位,又利用北方的力量,尤其是阳夏战争的一瞬之危,来让南方把政权交给他。
   
    袁静:他有他自己的谋略,这个人非常,按他们讲就说有心计,但不是心计,在当时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认为他面对当时的情况他可能就需要他这么去处理。
   
    记者:您觉得他爱国吗?
   
    袁静:当然。
   
    解说:此时,民军正处于战场劣势,不少人对袁世凯心存寄望。11月9号,在汉阳前线的黄兴,也给袁世凯修书一封,表示如果袁能够接受反清,则是中国的拿破仑和华盛顿。
   
    黄伟民:他还想在最后争取袁世凯,站在革命这一边。避免打仗,人民的生灵涂炭。要死多少人哪,打仗,但是他暗地又写了信,部署了各地的人,要警惕袁世凯的暗探在各方面的工作。所以说,黄兴他是用革命的两手来对待反革命的两手。
   
    解说:11月11号,袁世凯派出的刘承恩和蔡廷干带着英国驻汉口领事馆葛福的介绍信,乘坐俄国领事奥康夫准备的小轮来到武昌城。
   
    沈渭滨:黎元洪看到北军派代表来谈判,表示可以停战,暂时停战,黎元洪当然很高兴,他本身就不想这场战争能够打到底。
   
    解说:在这次会面中,黎元洪代表民军对袁世凯做出第一次许诺。
   
    以项城之威望,将来大功告成,选举总统,当推首选。
   
    沈渭滨:袁世凯心里清楚了,黎元洪就这么一个角色。
   
    解说:袁世凯一边试探南方,一边也试探列强,他首先找的是各国在华外交使团的领袖,他的朋友,英国公使朱尔典,毕竟大英帝国在华开埠最早,在长江流域的利益也最大,一个稳定的中国,正是它所需要的。
   
    王立诚:在11月份的时候,就是他(袁世凯)刚刚上台的时候,实际上就派了他的儿子,就是袁克定,代表他到朱尔典那里去做客,在当中就表现出就是说南方就是黎元洪方面打算就是如果袁世凯能够抛弃清王朝的话,他可以把他选成总统,把这个消息已经捅给朱尔典,但是当时朱尔典没有当回事,但问题是这个起义爆发了以后,没有平息,后来其它地方又一个又一个的爆发起义,他才感到问题严重。
   
    解说:但武昌起义所引发的骨牌效应,不仅完全超出各国的预期,也远远超出了国人的想像。11月初,武汉战场上的大清水师提督萨镇冰自行离开舰队,任由起义士兵将龙旗变作义旗,北方新军名将吴禄贞、蓝天蔚、张绍曾联合发起滦州兵谏,并试图从河北、山西、奉天三面合围直捣京师。虽然后来计划失败,吴禄贞被杀,却也让朝廷吓出一身冷汗。
   
    在成功独立的13个省中,除了湖北战况激烈,其余各省或以小规模战斗迅速取胜,或因旧官僚反正或逃走实现和平过渡,清王朝不曾尽心照料的大半江山,转眼间风吹花落。
   
    杨天石:要革命嘛,总得有点破坏,总得死人,总得流血,总得牺牲,那么苏州的独立,那么样的和平,那么样的平稳,可以说丝蝉不惊,连革命党人都觉得有点不太正常,说总得要破坏点东西,那破坏什么呢?他们就找了一根很长的竹竿,就从那个巡抚大堂上的屋顶上,挑了两块瓦砸到地上了,这个就算破坏了。
   
    解说:11月26号,汉阳被北洋军攻陷,黄兴离汉东去,黎元洪紧急撤到武昌城外办公,朱尔典和袁世凯心有灵犀,袁世凯让冯国璋停止进攻,朱尔典则让汉口领事葛福带头向交战双方提出停战要求。
   
    王立诚:朱尔典下令,那就是让葛福作为这次停战的证人,在上面签名,也就是说,这是英国的一个威胁性的行动,就是这次停战是英国人在等于是主持的,你谁违反了,我就要对付谁。
   
    解说:12月1号,英国驻汉口领事葛福派出馆员盘恩,带着拟好的停战条款,到武昌请黎都督盖印,但问题是,惊魂不定的黎元洪已经在头一天逃往湖北葛店,而且还带走了他的都督印。
   
    吴德立:盘恩来了以后,吴兆麟就请他在司令部先吃饭,说那都督印被都督带到刘家窑去了,他派人去取,要一个时辰才能回来,他说我先陪你吃饭,停战协议咱们就好办,这时候老爷子马上就派兵到城里边找一个匠人,刻了一个都督印。
   
    所以停战协议上面盖的那个印是个临时刻的印。真的印是在黎元洪那儿,他没在那儿。
   
    陈晓楠:随着全国十几个省份的独立,各种筹组中央政府的方案,纷纷出现。比如宋教仁提出在上海设立临时会议,汤化龙提议,沿用各省咨议局体制,张謇又建议“政府设鄂,议院设沪”。
   
    而湖北军政府从首义那一天开始,就以中央政府的姿态出现,武汉和上海俨然形成两大山头,在武汉向各省发出开会通电的同时,上海也邀请各省代表开会,在黎元洪的坚持之下,代表们从上海转往了武汉,但每省又留下了一个人联络。
   
    上海和武汉,就这样开始了历史舞台之争。
   
    解说:某日下午,黄兴专程从前线赶回司令部,见一个从上海赶来的人。
   
    庄宜:那个时候我祖父见到他(黄兴)的时候呢,是那个,就是帕首短衣,就是拿着布啊,包着头的,穿着个短衣服,满脸的尘土啊,就是赶过来。
   
    黄伟民:他跟黄兴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吃着粗粮,就是跟士兵一样的粗粮,两个人相拥流泪。
   
    解说:庄蕴宽和黄兴早就相识,庄蕴宽在广西为官多年,以编练新军闻名,其人豪爽刚直,黄兴在广西发动起义时,曾经试图争取他,头顶乌纱帽的庄蕴宽,虽然没有同赴革命,但也没有拘捕黄兴,更派人护送他安全出境,而这一次庄蕴宽却是来争取黄兴的。
   
    庄宜:就是觉得黄兴啊,他是在,因为军民里面,他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而且是很有号召力的一个人物,希望他来到这边,过来做一个领袖的意思。
   
    黄伟民:庄蕴宽要他过去,但是黄兴跟他说,我暂时走不了,武汉的这种形势,这种革命大局我不能不顾,我不能现在把武汉丢了去上海,他就说,我还看一看吧,就跟庄蕴宽说了,所以他就送庄蕴宽走了,自己还留在武汉,这就是后来,李书城为什么要黄兴离开武汉,去上海的一个很主要的原因之一。
   
    解说:上海是南中国的政经枢纽,也是同盟会的根据地之一。但是,放弃武汉,对首义党人来说却是不可能的选项,11月27号,黄兴乘船东下,历史舞台的中心地带,也随着长江的奔涌,向东而去。
   
    上海南洋路154号,曾经有一座占地十亩的花园大宅,名叫惜阴堂。武昌首义之后,这里就是江浙沪宁一带,各方要人聚集的场所,也是黄兴到达上海后,立刻前往的地方。
   
    惜阴堂的主任就是张之洞的旧日幕僚,江苏常州人赵凤昌。赵凤昌字竹君,辛亥那年五十五岁,他办事周到,极善谋略,被张之洞视为心腹。
   
    曾有人戏称“湖广总督张之洞,一品夫人赵凤昌”。这也使得他遭人嫉恨,而被朝廷革职。
   
    马勇:赵凤昌是一个体制内的开明者,但是他对那个体制已经非常痛恨。
   
    杨小佛:他到上海买这个土地,在英租界一买就是10亩地,前门南苑路,后面是北京西路,这块地方是很大的,前后花园。我想这个钱恐怕也是张之洞帮助他也说不定,他下来怎么一下子有那么多钱了是吧,而且他以后在上海的活动很频繁,他活动也要花钱的,他这个惜阴堂里头,座上客常满,都有人来,要吃饭要什么,他都能招待。
   
    章开沅:这个人就是江浙绅商的一个代表性的人物,是个谋士,但是又不是一般的谋士,他已经形成相当大的高的声望,大家相信他。
   
    解说:武昌首义爆发后,惜阴堂渐渐成为各方要人聚会的场所,他们当中有宋教仁、黄炎培、章太炎、蔡元培那样的革命党人,也有张謇、庄蕴宽、雷奋、孟森等官商士绅。
   
    还有来自各省的驻沪代表,他们原本属于不同的阵营,但此时此刻却坐在一起共谋时局。
   
    侯杰:这个和平统一,立国富民的这种想法,其实是当时辛亥革命,武昌首义那个时期很多人的一个基本共识,你比如说武昌起义之后,赵凤昌马上就起草了,在家里边起草了一个五条的政件,其中包括这样几个内容,一个就是要稳固旧有的疆土,然后保持这个国家的地位,大家可以想,如果这个国家四分五裂了,分崩离析了,这国家就不称为国家了,是吧。
   
    那另外还有一个,当时国内很大一个问题就是满汉矛盾,他就提出,非常有针对性的提出,就是要消除一切种族的界线,让这个不同的民族和种族之间,不要有纷争。
   
    解说:在赵凤昌个人收藏的文件里,我们得以一窥当年在惜阴堂内聚会人士的所思所想,他们研究着如何组织全国会议团的具体办法,谈及国土辽阔,种族不一的中国应如何参考欧美经验,建立共和政体。
   
    更草拟对外宣言书,意欲让列强支持中国行共和体制。他们的签名按省份整齐排列,赵凤昌的名字总是默默地署在结尾处。
   
    12月初,南京光复,上海都督陈其美,浙江都督汤寿潜,江苏都督程德全,立即邀请各省驻沪代表开会,议决以南京为临时政府所在地,请大家到南京开会,并率先推选黄兴为大元帅,黎元洪为副元帅。
   
    沈渭滨:黎元洪他们湖北的代表不满意了,我们是首义之区,怎么能够做副元帅,黄兴是败将,我们汉口阳夏保卫战,他是败将,怎么能做大元帅,于是不同意,搞起来,黄兴当时表示,我不愿意做大元帅,坚决推辞,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南京就选了黎元洪做大元帅,黄兴做副元帅。
   
    黄伟民:他(黄兴)既然不是为了位子来革命,那么他为什么要去抢这个位子干什么呢?就不存在这个事情。
   
    解说:上海的南京路,恰到好处的暗示着上海和南京的关系,南京的光复使上海方面进一步掌握主动权,在赵凤昌、张謇等人提议,袁世凯同意之下,南北和谈地点从汉口改为上海。
   
    1911年12月18号,北方代表唐绍仪和南方代表伍廷芳,在南京路市政厅开始谈判,而他们的居住地点都特地安排在惜阴堂附近,以便事先商谈。
   
    杨小佛:那么他们在这里,先把这个底子打好了,就是明天谈什么东西,实际上大家已经心中有数。
   
    章开沅:所谓南北和谈,表面上一个和谈的局面,在会场那边,但是这个暗中的交易,这个总的策划就在惜阴堂。
   
    解说:袁世凯对惜阴堂的信任,不仅出于对赵凤昌和恩师张謇等人的了解,也来自于他们之间绵密而牢固的人际纽带。
   
    吴欢:赵家、庄家、吴家、洪家,闹了半天全都是亲戚。赵凤昌的夫人洪氏是袁世凯幕僚洪述祖的姐姐,也是庄蕴宽的表姐,而庄蕴宽的姐姐庄欢则是黎元洪的旧同僚吴稚英的夫人,与盛宣怀夫人庄德华也是表姐妹,赵吴洪庄四人,均是常州同乡,世代姻亲,中国传统社会复杂的人际网络,为剧烈动荡的中国,注入了一支镇定剂。
   
    马勇:辛亥最后这一个谈的这一拨人,就是亲戚关系,他们都是有联姻关系的,就南方和北方之间,真正不在这个婚姻体制内的只有孙中山革命这一拨,庆亲王大概是总共有十几个孩子,那个栽泽有三十几个孩子,三十几个孩子都要结亲啊,他结亲不可能都去随便找一个人啦,那么都在高官当中结亲,高官当中结亲的话,你想到这里边有许多事情复杂性,都在这儿来了。
   
    解说:这是一次富有中国传统特色的谈判,唐绍仪和伍廷芳早在美国熟识,又是广东同乡,在谈判时,他们常常用广东话或英文轻松交谈。
   
    马勇:那伍廷芳是倚老卖老的,就是伍廷芳先说的时候,按照什么思路怎么谈,现在我们就必须要民主共和了,这唐绍仪是北方代表,是朝廷代表,他这一上来就讲,我个人是崇尚于民主共和的,后来我看这些材料我就,哎呀,那你还谈什么谈,你干脆来是投降就得了吗。
   
    杨天石:那么这里的问题就在袁世凯为什么派唐绍仪,派一个具有民主共和思想的人,跟革命党谈判,我想这个事情本身,就说明袁世凯中计了,因为有这个民国大总统这么一个巨大的利益在那里诱惑他,袁世凯派唐绍仪来谈判,就表明他已经想接受革命党人的条件。
   
    解说:谈判桌上并不只有中国人,列强们的耳朵,英商代表李德立也在席中,为了各自利益,列强们正蠢蠢欲动,而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理循的一篇报道,把一切摊在了阳光下。
   
    王立诚:当时日本和英国等于是在商量,是不是要对中国进行干涉,只能搞君主立宪,而不能搞民主共和,然后莫理循就把它发在泰晤士报上,这个东西一发了以后呢,那就舆论大哗,使得英国人很尴尬,很尴尬,因为英国人实际上并没有拿定主意,所以后来使得朱尔典只能摊牌,就是最后他的牌就是只要中国统一和稳定,管你是君主立宪也好,共和也好,这个问题不是问题。
   
    陈晓楠:就在南北和谈还没有实质进展的时候,孙中山回到了中国,武昌首义爆发的时候,他人在美国,虽然他没有直接策动这场起义,但是他回国的时候,依然毫无疑义的被大家视为是中国革命的领袖。
   
    正如他在上海码头上,答记者问所说,予不名一钱,所带回者,革命之精神耳。虽然这两个月,孙中山没有筹到一分钱,但是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列强们都认为,中国的未来“非袁莫数”,孙中山对胡汉民说,袁世凯这个人也许不能信任,但是我利用他逼迫清廷退位,那要比用兵强上十倍。
   
    解说:1911年12月25号,孙中山到达上海,当天在行馆和黄兴等人开会,第二天就立即前往惜阴堂拜会赵凤昌,在那里,众人达成了先建临时政府,以逼迫袁世凯的共识。
   
    吴欢:他(赵凤昌)一方面支持孙中山南方政府,不管三七二十一,你首先任总统,你先占这个位置。临时总统,孙中山当。
   
    马勇:他们不是革命党,他们只是把革命的这个力量拿着一个棋子去压清政府,他们所要的还是君主立宪,就是鲁迅后来讲的吗,开个窗户你不干,我就告诉你,把这房子扒了它吧,就这样的,就这弄假成真啊。
   
    解说:12月29号,17省代表在南京举行临时大总统选举,孙中山以16票毫无悬念的当选。公园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在南京诞生,孙中山就任第一届临时大总统,同时他也公开表示,只要袁世凯让清廷退位,就立刻辞职,让袁世凯当中华民国的大总统。
   
    黄伟民:革命党人内部也有一些人,赞成袁世凯出来,也有一种压力,所以中山先生他也是处于一种迫不得已的这种状况。所以黄兴呢,当然,你中山先生自己都表了态,要让袁世凯来当总统,那我能够反对什么呢?对吧。
   
    谭信昌:我们湖南有句老话,骂人的话,“伢你家,叫花子做皇帝”,这是我爷爷说的一句话。辛亥都是革命志士,你袁世凯是一个投机者,而且是一个旧军阀,我们打就是打你,当初你就是清朝政府的护道士,我推翻,打就是打你,我凭什么让你来,再来做大总统。
   
    马勇:因为党内同志很多人不理解,说老孙咱们干嘛把这个总统让给袁世凯呢?孙中山就给这党内同志解释嘛。说可能还是袁世凯更合适,他具有新思想,还有旧手段,我们只有新思想,我们没有旧手段,我们可能玩不下来。
   
    解说:批评的声音,不只来自于谭人凤,南京临时政府的主要成员名单上,除了立宪派和同盟会成员,几乎看不到首义党人的名字,这引起一些湖北代表的不满。
   
    首义员老之一孙武一怒之下成立民社,公开与南京临时政府和同盟会对立。
   
    章开溳:真正多数这些人没有这种感觉,你包括熊秉坤他们都没有这种感觉,好像我们过去都没有没有什么不公平。就是我们反过来,对那些首义的那种狂妄不识大体,你自己还有个自我表现的问题,就是你的能力,你的智慧,你的经验能不能达到这一步。那为什么立宪派能够在未来的政府里边,占那么多位置,那确实能干,是不是。确实是精英嘛,不是这个草莽之徒,是不是,你草莽英雄革命可以,你治国是另外一个问题。
   
    解说:在国旗问题上,武昌方面也提出,要以首义时的九角十八星旗为国旗,而赵凤昌等人则提出五色旗,孙中山本人则属意青天白日旗。最后临时政府采取调和办法,以象征五族共和的五色旗为国旗,十八星旗为陆军旗,青天白日旗为海军旗。
   
    在惜阴堂,洪述祖草拟的退位诏书没有得到众人的满意,张謇又草拟另一份提供给北方,此外袁世凯内阁的名单也进入了讨论范围,万事俱备只等袁世凯临门一脚,出手逼宫。
   
    在革命派和改革派,小人物和大人物,外国人与中国人,投机者与爱国者的多重化学作用下,268年的清王朝和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一并结束了。
   
    从武昌首义到清帝退位,轰轰烈烈,纷纷扰扰,凡一百二十三天。
   
    时间总让真实的历史变得模糊,从黄鹤楼上俯瞰,人们已经很难辨认当初那些炮火纷飞的街巷。曾经在那里,冒死推进的士兵和学生们,也都已经不在人间。
   
    他们是小人物,想做的很多,能做的有限,但他们也是大人物,因为就在那个夜晚,他们成为撬动历史的支点,为中国打开了一道希望之门。
   
    陈晓楠:武昌首义的成败,一直以来都存有争议,有人以推翻满清为标志,说明革命的目标已经实现,有人以袁世凯称帝中国社会依然动荡不安为标志,说明共和二字远远还没有到来。
   
    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这是一场特殊的起义,它给中国带来的是一次惊喜和一种美好的可能,而这恰恰是启动一个伟大的时代所需要的。

作者:袁静,凤凰网历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