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專訪:回國受阻馮正虎 出境遭攔馮崇義

Australien China Feng Chongyi Wissenschaftler (Privat)

在澳大利亞雪梨科技大學執教的學者馮崇義在廣州被阻出境一週。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國當局終於允許馮崇義返回澳洲與家人團聚。馮崇義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講述了自己出境受阻一週的經歷。

德國之聲:有媒體報導稱,您和中國當局簽署了一項保密協議,作為出境的代價。請問這樣的表述是否符合事實?



馮崇義:從順序上講,他們先告訴我可以出去(離境)了,然後才簽了保證書,約定我離開中國後不能洩露我們談話的細節。在中國國內被拘押的一些律師獲釋前也都是例行公事,需要簽一份東西。這也是為什麼外媒會理解為是一個(獲釋的)前提條件。

德國之聲:您曾先後於3月24日和25日兩次嘗試從廣州白雲機場離境,但都遭到阻攔。您可以介紹一下具體細節嗎?

馮崇義:我是今年3月初到達中國。在昆明的時候,國安人員就找我談過話。後來他們跟我跟到廣州。當他們的談話開始變得不太友好時,我就想提早離開(返回澳大利亞)。等到了機場我才發現,我已經被限制出境了。當天回到賓館之後,澳大利亞總理辦公室給我打電話說,他們(和中國官方)做了些交涉,說我可以出境而且讓我趕快走。第二天我又去了機場,但是還是被邊控,無法出境。

德國之聲:機場邊檢阻攔您出境的理由是什麼呢?

馮崇義:他們說天津市安全局要求阻攔我出境,理由是我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最後他們派機場的警察把我送出來,行李也從飛機上卸下來,重新回到大飯店。

德國之聲:您被限制出境的一週裡在做些什麼事情呢?

馮崇義:我每天和他們(國安人員)談話呀。每天都是等他們的電話,然後就約談呀。

德國之聲:您覺得為什麼自己這次從中國離境時會遭到阻攔呢?

馮崇義:我到現在都搞不明白。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我作為中國公民有義務配合他們進行有關調查。可是他們問得那麼廣泛,我不知道他們在調查什麼。他們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東西,我到現在都搞不明白。他們問得漫無邊際。

德國之聲:您這次去中國是做哪個領域的學術調研?

馮崇義:這是澳大利亞一家基金會資助的一個項目,研究中國維權歷史。我做一些訪談,也和中國國內的一些學者做一些交流。

德國之聲:那麼您這次出境遭到阻攔是否和這個研究項目的敏感性有關呢?

馮崇義:有一點,但是我不認為是直接的。因為,如果是有直接關係,那麼應該在我一入境或者入境最初的兩天就對我採取行動。我做的這個研究項目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去年和前年我都去中國做過調研。所以我有點摸不到頭腦,只能判斷是現在中國控制得越來越嚴,也就是以前可以做的事現在不可以做。

德國之聲:未來您打算再去中國做相關的調研工作嗎?

馮崇義:我還是會找適當的時機去試試,我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這一次雙方都有教訓。他們(國安人員)把這個事弄得滿城風雨,其實對他們也很不好的。

德國之聲中文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