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金融救國救金融的迴圈



楊天衡 時事評論員

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舉行第40次集體學習會議,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講話主調是防範金融風險,會上提出維護金融安全的六大任務,包括金融改革、加強金融監管、打擊逃廢債等違法行為(特別是網上交易)、為實體經濟締造更好的營商環境、提高領導幹部的財金管治力及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中央之所以高舉「金融」為中國的現代經濟核心,除了試圖整治銀行和證券市場的流弊及金融體系壞帳之高,也是試圖帶動國家經濟結構性轉型,藉着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納入其經濟版圖,分擔國內積存日久的泡沫風險。


然而,金融改革是一把雙刃劍,插手監管降低風險必窒礙資金流動,在消息傳開後上海的銀行同業拆息急升至2.792%,是自兩年前A股股災後的最高水平,借貸成本隨門檻上升,客觀結果是金融體系迎來大換血,中小銀行將被淘汰。其實,自二月人民銀行起草《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打擊不良的資產管理產品開始,這場關乎中國存亡的金融治亂戰就不斷開闢戰線,股市樓市並治,狙擊金融監管機構的「財老虎」,甚至密鑼緊鼓地與中亞多國簽訂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全是救國計劃的整體之一。

信貸泡沫源於大小銀行濫發資產管理產品牟利,銀行家為牟巨利取巧繞過法規監管,狡猾地把相關的高危產品從銀行的負債表上剔除,做好賬目。這些法外的資產管理產品之未償還金額達到中國GDP的四成,折合29萬億元人民幣,是一枚極大的計時炸彈。沒有即時拆彈的能耐,唯有以空間換取時間。宏觀來看,一帶一路就是把國內債務危機輸出國際的浩瀚工程,誘得不少投資者落疊,藉國外資金和新的借貸合約為銀行業打上強心針。

不過,歐美諸國深明北京的軟肋,金融巨鱷更伺機而動,紛紛唱衰一帶一路。美國婉拒加持一帶一路,澳洲猶豫不決,中國駐德里的外交官明言印度政府遲遲未有答覆,各懷鬼胎,背後意圖是欲與中國簽訂單方面獲利的貿易協議,卻不想被拖進一帶一路之中。而中亞國家之所以樂觀其成,與是否看好一帶一路無關,而在於單邊受益於中方的巨額資助,換言之中方面臨極大虧損。阿富汗、黎巴嫩、巴基斯坦等國日前被評級機構點名指信貸評級極低,中國的血本無歸額率極高。

針對新一輪的泡沫,民營企業率先自救,月初發表的《2016-2017中國企業「走出去」調研報告》,警告營商者勿被機遇沖昏頭腦,勸喻「走出去」前必須考慮八大風險,包括信息收集困難、東道國政治風險、境外政府審查、本地化要求、市場風險、勞資糾紛、稅務爭議和知識產權爭議,俱是企業獨善其身之策。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中國的金融改革正是這一回事,預料中央未來將在防控與補救中度日,國內一籃子風險尚可管理,外國以經濟作武器狙擊金融體系的弱點則難敵。曾有調侃說,爆煲失敗不要緊,政府還有重建經濟牌可打,可憐是人民要在短暫的生命中承擔世紀性的損失。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