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雄安區橫空出世 大手筆建設重鎮

中央決定在河北設立雄安新區,承接北京非首都職能。這意味着雄安新區將成為中國的「副都」,這對中國來說,將是一個大手筆的舉措,這也只有雄才大略的時代才能實現。

雄安區的設立有多個讓人意想不到:一是保密如此嚴密,在此之前沒有任何風聲,這在中南海四面漏風的情況下殊為難得;二是層級如此之高,提到「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高度。在過去二十多年,中國設立了十八個國家級新區,這次設立雄安新區,直接跳過了十幾處國家級新區,宣稱要和上海浦東新區、深圳經濟特區並駕齊驅,是「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可見雄安新區非同凡響,遠不是重慶兩江新區、天津濱海新區、湖南湘江新區可比。



順應形勢 分擔功能

雄安新區的設立雖然是大手筆,但也是無奈的選擇。除了空氣污染日益惡化,北京還面臨人口爆炸、資源耗竭、交通堵塞等嚴重問題。這個逾兩千萬人口的大都市,每年正以近五十萬人口、相當於一座中等城市的速度繼續膨脹,而高達六百萬輛的汽車,更是令北京的道路水洩不通。此外,北京水資源嚴重缺乏,人均水資源僅為全國平均數字七分之一,世界平均數字百分之四。由於地下水長期超採,令北京處於一個二千六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地下水大漏斗上,被列為地面下沉城市之一,很容易導致地基不穩,構成安全隱患,令古城淪為「危城」。

北京作為中國首都,承擔了政治中心、經濟中心、文化中心、軍事中心、教育中心、醫療中心、科研中心等一系列功能。人口大量湧入,樓價高企,使很多年輕人失去夢想與希望,同時窒礙了中國的發展。正所謂:思則有備,有備無患。無論是資源還是環境,北京都已嚴重透支,再不及早綢繆,很快就會無以為繼,設立「副都」已刻不容緩。

實際上,古今中外遷都的例子比比皆是,南韓幾年前已進入「雙首都」時代,除了原有的首爾,還設立行政首都「世宗特別自治市」。日本福島大地震後,也設立了副都。而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別行政區,也只承擔政治中心功能。中國設立雄安新區是順應國際形勢。

從目前情況看,雄安新區不會像已有的國家新區那樣,依賴工商業發展,雄安很可能承擔北京的文化、教育、醫療、科研等中心的功能,不搞工業化生產,這可能是中國第一個沒有實體產品的生產型大城市,成為青年們的夢想家園。不過,萬事開頭難,雄安新區剛設立,炒樓團便蠢蠢欲動,當局用行政命令禁止一切房產交易,但問題是接下來的規劃及相關利益集團安排,以及如何築巢引鳳,讓北京的相關產業人士來得開心、住得放心,將是巨大挑戰。

東方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