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海洋生態是南海的另一項危機

專家建議在南海建立一個“海洋和平公園”,以凍結主權爭議,但從最近中國在西沙群島的建設活動看來,南海爭議恐怕還得再延燒一陣。只要領土爭議持續不休,海洋環境就會繼續付出代價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主權糾紛使環境付出代價

中國預計2017年5月將與東盟成員國舉行會議,共同商討南海行為準則架構擬定事宜,以管理南海的緊張局勢。但這些談判有辦法挽救正在惡化的海洋生態嗎?當外交官們討論如何在廣闊水域裡,規範出一個讓各國都遵守的行為準則時,科學家則是高聲疾呼,別遺忘南海的海洋環境問題,因為過度捕撈已經威脅到該海域的生態系統。

根據《亞洲時報》報導,雖然目前北京當局禁止漁民捕撈瀕臨滅絕的巨蛤,但過去的過度捕撈活動已嚴重破壞重要的珊瑚礁;國家地理頻道撰寫過許多南海議題文章的作者瑞查‧貝爾(Rachael Bale)表示,“當政治家爭論哪些國家該控制哪些區塊的時候,南海漁業正處於崩解的邊緣。”

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也指出,過度捕撈是全世界各地普遍的問題,該協會海洋項目總監瑪麗亞‧達瑪納吉(Maria Damanaki)進一步解釋,捕撈數量過多且次數太頻繁,使得繁殖期的魚種無法順利繁衍,形成漁民或環境保育者都雙敗的局面,而南海的情況尤其嚴重。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團隊指出,南海是全球五大漁場之一,其範圍超過350萬平方公里。目前南海約有300多萬人從事漁業工作,為全球魚品貿易貢獻良多,亦是龐大的漁獲量更是數百萬仰賴南海生活的居民們,其主要蛋白質的來源。此外,專家認為,爭議水域底下還蘊藏著龐大尚未開發的石油與天然氣儲量。

美國空軍隊長葛雷爾(Adam Greer)指出,南海利益可以歸納為“3P”──政治(politics)、石油(petroleum)和蛋白質(protein)。其中,來自漁獲的蛋白質可能是誘發南海競爭的最重要因素。

2017年初,中國政府決議,禁止國內漁民在南海過度捕撈與加工,或許是件有益於環境的好消息。邁阿密海洋生物與漁業教授麥克馬納斯(John McManus)認為,中國這項決定可能是朝向維護與恢復海洋生態的重要一步。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