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引發反響



《人民的名義》被視為中國「二零一七反腐第一大劇」,是二零零四年以來中國首部以政府高官腐敗為主題的連續劇。該劇播映首日即拿下同時段各衛視收視冠軍,備受好評和關注,但網上批評言論也相當多。

這是一部反腐電視大劇:《人民的名義》。外籍情人、鈔票鋪成的牀、冰櫃裏藏著成捆現金……這些吸人眼球的情節,正是出現在熱播中的這部電視劇中。
該劇由此揭幕: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偵緝處處長侯亮平接到實名舉報,稱國家一個部委項目處處長趙德漢,與漢東省京州市副市長丁義珍涉嫌巨額受賄。侯亮平帶領手下搜查趙德漢家,趙家是一幢簡陋的筒子樓。長相憨厚而衣著簡樸的趙德漢正就著大蒜吃炸醬麵,在眾人眼裏,他是個好丈夫、好父親。起初,面對質詢,他泰然自若,當聽到自己私藏巨額現金的別墅被查獲,頓時腿軟到只能靠侯亮平的同事攙著走路……

貪官家中起獲兩億元人民幣(約三千萬美元)現金,堆起來可鋪滿兩面牆,光清點鈔票就燒壞四台點鈔機……隨著國家反腐力度加大,現實中也不斷爆出令人觸目驚心的貪腐細節。而今,相似情節出現在《人民的名義》中。

全劇有三條主線:檢察機關辦理一起重大貪腐案;被捲進這個貪腐案中的各層級官員之間的明爭暗鬥;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在這個大時代下的種種遭遇。電視劇圍繞一場工廠拆遷案展開,聚焦利益之下的百態人性,講述了由小官大貪的趙德漢被抓,從而暴露了一樁特大貪污腐敗案件的故事。以反貪局長侯亮平的調查行動為主線,講述檢察官們查辦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的故事,在團團迷局裏,他們抽絲剝繭,懸念環環相扣,以錯綜復雜的官場關係和貫穿始終的事件為輔線,步步深入,層層遞進,讓真相慢慢浮出水面,最終一網打盡連串利益集團。

三月二十八日起在湖南衛視黃金檔開播的五十六集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以這樣極具戲劇化和真實性的開場,一下子抓住觀眾眼球。該劇收視率高開高走,播映首日和翌日,第一、二集都拿下同時段各地衛視收視率冠軍;截至三月三十日晚上十一點,該劇第一、二集在搜狐視頻的點擊量都已達三百一十八萬人次,在愛奇藝視頻點擊量已超一千三百萬人次。

《人民的名義》是二零零四年以來中國第一部以政府高官腐敗為主題的連續劇。當年《蒼天在上》、《大雪無痕》等反腐題材電視劇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但備受矚目的這類題材已淡出觀眾視線十多年,一度造成長達十年的空白期。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鐵腕反腐,從嚴治黨,中央「打虎」力度越來越大。隨著反腐工作的大力推進,這一題材也開始復甦。總投資達一點二億元人民幣的《人民的名義》被業界視為「二零一七反腐第一大劇」,改編自素有「中國政治小說第一人」美譽的江蘇作家周梅森的同名小說,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組織創作。

都說《人民的名義》是「尺度最大」的反腐劇,原因之一就是其中「最大老虎」是一個副國級官員,雖然他從未在劇中亮相,只是出現在來電者名單和他人交談當中,但這仍然被認為是大膽突破。周梅森在接受採訪時直言,任何突破都不會左右他所堅持的創作觀,那就是:要在肯定進步的前提下談問題;雖然反映問題,但必須先給人以向上的力量。

中國反腐政治劇第一人

編劇周梅森被譽為中國反腐政治劇第一人,他十年前執筆或擔任製片人的《絕對權力》、《至高利益》、《國家公訴》等作品均被其親自改編成影視劇,並屢創收視紀錄;十年後再次執筆《人民的名義》。他一再說:「在反腐這個宏大的時代主題面前,文學不能缺席。反腐是場硬仗,是當下我們這個國家的春秋大義。《人民的名義》受觀眾和讀者歡迎,並不在於它有多偉大,而在於它是對『反腐』的一種宣示。」他稱認識很多高官,「有一半都被抓進去了,這本小說裏很多都是有原型的,我想起來有時痛心他們的變化」。他認為,腐敗對整個社會而言,是世道人心的傷害,人民的幸福感強不強,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是否得到了社會公平的對待,而腐敗恰恰有損公平和正義。

二零一七年初,周梅森原著小說《人民的名義》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這本書的封面上就赫然打出「一部反腐高壓下中國政治和官場生態的長幅畫卷」、「根據本書改編而成的同名電視劇被譽為『二零一七第一大劇』、『中國頂級政治劇標竿』」的宣傳語,如今這樣的預言正在變為現實。憑借該劇熱播,在各家網上書店,《人民的名義》圖書銷量旋即激增。

文學在場主義者

周梅森這次把他積蓄十年的「洪荒之力」都用在這部作品創作中,他說「這是自己創作生涯以來最好的作品,寫得酣暢淋漓」。「我是個文學在場主義者。我的這些作品離生活近,描寫起來有相當大難度,有時甚至吃力不討好。一個偉大的時代,需要有一部分作家站在社會的前面。一個國家崛起過程中,如果文學總不在場,那麼文學會與人民越來越遠。我不願意做這樣的作家,起碼有一部分作家要把這個責任和義務承擔起來,我願意承擔。」

在中國,反腐題材是文壇創作的敏感領域,不可能一帆風順。周梅森之前創作《絕對權力》和《國家公訴》時,對這兩部劇曾分別做了八九百處修改後才獲審查通過,《絕對權力》還差點被否決而槍斃了。《人民的名義》中關於政法幫、秘書幫的描寫,放在以前也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但這次,周梅森還在創作時,有關部門領導就讓人捎話鼓勵他:「一定要把黨內『壯士斷腕、刮骨療毒』的反腐決心寫出來,把黨內有些野心家『團團夥夥』、『幫幫派派』的做派寫進去。這也說明我們的黨對反腐更有信心了。」

《人民的名義》是一部蓄八年之功,以「板凳坐得十年冷」的藝術定力,精心打磨、六易其稿,最終完成的力作。作家出版社原總編輯張陵說,這部《人民的名義》比過去的小說放得都要更開一些,除了周梅森本身的優勢以外,還有就是得益於黨和國家反腐力度的支持,得益於這個時代、生活給予的很大支持。

據悉,創作《人民的名義》期間,編劇周梅森採訪了大量案例,去檢察院體驗生活,花了大半年的時間,翻閱大量案宗、卷宗,然後提煉採訪,再開始做。周梅森說:「我寫這些腐敗官員,沒有把他們寫成魔鬼,在我眼裏,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見慣了外面那些冠冕堂皇、道貌岸然的官員,但當他們一旦從雲端掉下來,我很好奇,他們的心態會是怎樣的。帶著這樣的問題,我提出要去監獄裏,了解落馬官員的生活。二零一五年,在最高檢人員陪同下,我去了南京的浦口監獄,與一些落馬官員、檢察院及駐監檢查所的幹部開了幾個小型座談會,為了還原場景,我還去了審訊室、檢察院的檢察指揮中心。」

周梅森說,他見到的官員大多是廳局級,在監獄裏待了七到十年。他們都是在掌握實權的高危崗位上,比如縣市的一、二把手,極少幹部是一上來就貪污,大多數都因一念之差,或者是因為身邊人出事牽涉進去。說到他們的心態,周梅森說,他們都很後悔。不是假裝出來的,很真實,都悔不當初。

電視劇播出後,網絡上,特別是微信朋友圈,批評該劇的言論也相當多。上海一位資深記者說:「此劇依然是臉譜化、程式化、簡單化,以口號和說教來替代或彌補劇情的單調、故事的貧乏。既缺乏生活,又投鼠忌器,於是就必然想當然地落入俗套,情節雷同,故事索然無味。」上海一位女作家說:「作為電視劇,『大尺寸』應該是藝術標準。如果反腐級別達『副國級』就是大尺寸,那麼現實生活腐敗尺寸更大,電視劇怎可比擬?」一位資深編輯也說:「在現在的大環境下,指望這部《人民的名義》,有多深刻、出彩,可能嗎?否則,能通過審查嗎?」

《人民的名義》開播第二天,中國內地著名社區網站豆瓣針對這部電視劇的評分就高達九點一分(滿分十分)。然而截止自四月三日,這部劇的評分下降至八點八分,部分網友則認為,這是有組織的「水軍」惡意打低分行為。四月二日下午,北京環球網發布一篇名為《惡意誹謗〈人民的名義〉觸犯法律 「天花」博主被封號》的文章,文中指出名為「天花」的微博用低劣手段抹黑《人民的名義》,該劇組則迅速啟動防範預案,通過公安和網絡管理部門鎖定該嫌疑人,該名人士則承認存在競爭與利益關係,公司準備花錢請水軍踩《人民的名義》,被批評教育後微博被封號。

同時,劇組也借環球網這篇文章發出警告,稱《人民的名義》「是多家機關單位影視機構共同完成的一項重大政治任務」,「絕不會允許被惡意抹黑詆毀,我們將利用一切合法手段全面啓動預警機制,檢測那些利用水軍詆毀我黨反腐成果,誹謗反腐劇《人民的名義》的一切違法破壞行為」。這一文章發表後掀起軒然大波。不少網友紛紛指出,恰恰是環球網的這篇文章讓他們覺得不舒服,認為該劇不接受任何差評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人民的名義》導演李路執導過《老大的幸福》、《山楂樹之戀》等多部膾炙人口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是他創作中最難的一部,所謂「畫鬼容易畫人難」。他說:「劇中的官員、商人等角色,現實中觀眾都會接觸到一些,塑造得不好,就會讓人覺得假。在真實與藝術之間追求平衡點,是相當不容易的,《人民的名義》除了反腐,更多的是對於人性的反思,聚焦的是貪腐者和反貪者之間的情感糾結和人格較量。」此劇會聚了陸毅、張豐毅、吳剛、柯藍、胡靜、張志堅、張凱麗、趙子琪等四十多位實力派老中青演員, 個個都是能挑大樑的演技派,由這批戲骨級別的演員呈現,觀眾反響強烈。

亞洲週刊  江迅、袁瑋婧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