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王軍濤:此時是跟中國獨裁者距離最近的時候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方冰拍攝)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方冰拍攝)

方冰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即將在佛羅里達莊園進行會晤前,人權組織敦促美國總統將人權議題放到會晤的主要議程上。另外,旅居美國的中國民運人士、維權人士和訪民以及香港學生數十人,已經抵達或正在前往佛羅里達,舉行抗議活動。有民運領袖表示,作為中國公民,“此時是我們跟中國的獨裁者距離最近的時候”;有維權人士指出,地方政府越是在國內對他們的家人施壓,他們就越要把申訴材料遞到習近平手上。



星期二,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在一封致川普政府的信中,敦促川普總統在跟習近平會晤時把支持基本自由作為討論的主要議題,要求川普總統譴責中國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並向習近平提交具體的政治犯名單。

人權對保護美國利益至關重要

自由之家主席邁克·阿布拉莫維茨在信中說,不談人權問題將是一個戰略性錯誤。“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領導作用對於保護美國的重大利益至關重要。”他還說,“最強大的雙邊關係是雙方領導人可以開誠佈公交談的關係。直言真相,無論對美國的外交關係還是全世界的自由都是寶貴的財富。”

同時,紐約多個民運組織和人權組織星期二舉行悼念民運人士佟適冬、余志堅追思會,他們稱此為出發前往佛羅里達抗議前的最後一次集會。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告訴美國之音,他們組織了20多人的抗議隊伍,“如果加上其它各路隊伍,大約有40人從全美各地趕往佛州進行抗議,再加上香港學生應該有六七十人。”

他說,一部分人今天已經抵達佛州,“我們動員了兩輛車子,昨天出發,一半是訪民”。

各路抗議隊伍集結佛州

今天抵達佛州的有吉林訪民馬永田、馬的大兒子,遼寧訪民寧先華、湖南訪民張偉學;山東訪民孫元鵬昨天從洛杉磯起飛,今天也抵達了佛州。

廣東原烏坎村委會委員莊烈宏在社交網站上建立了“堵習在佛州”群,群中信息顯示,至少4人已經抵達佛州。

訪民維權活躍人士趙岩表示,他估計參加佛州抗議的訪民大約會有20多人,“今天已經到了兩車人,至少有10人;還有坐飛機的,最晚明天中午到。我今晚出發。”他認為抗議人數可能會超過100。

這些長年在美國維權的訪民都有自己家房屋被強拆、資產被強奪的冤情。他們的故事顯示,每次他們在網絡上發出抗議中國領導人和攔截他們的座駕的信息時,當地政府就會有所妥協;但只要中國領導人一離開,或他們停止維權抗議,施壓、騷擾和迫害又會恢復。

“一維權,官員就怕;不維權,他們就抓人”

孫元鵬說,“一維權官員就怕,一不維權他們就抓人。”他家在山東省日照市莒縣的房屋和養殖場2013年被開放商、公安局強拆,父母被關進看守所,後被判刑。

“2015年習近平來訪時我說要去抗議,當地政府嚇得把我父母都免了刑責。習一回國,我爸、媽和叔叔都被抓進去,還判了刑。2016年3月習近平來參加峰會,以及李克強來訪時我去攔截座駕,當地政府就把我爸媽放出來監外執行。”

有跡象顯示,這種惡性循環會使維權人士採取越來越激烈的行動。吉林訪民馬永田說,她和大兒子已經拿到美國綠卡,她丈夫和小兒子也辦好了移民手續。但長春市出入境管理局最近吊銷了他們的護照,不讓他們來美跟她團聚。

抗議有可能趨於激烈

馬永田說,她的案子已經16年了,她有放棄的念頭,“過正常生活,做個買賣”。但當局把她丈夫和小兒子“當人質挾持,我告訴他們,你們的目的達不到,如果放棄,我家的案子就永遠翻不過來。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維權了,是他們激化了矛盾,我會更加激烈地抗議,會把他(習近平)逼下車,會有一些過激的行為。”

原烏坎村委會委員莊烈宏表示,有些事情是累積起來的,“之前他們沒有打我母親,現在有了,之前沒有折磨我母親,現在有了。現在我必須加倍償還他們。大方向我已經看準了。我知道不是我這個角色能改變的,但他們打我母親,只會令我更加反感,我要加倍奉還給他們。以後每次行動我們會一步步升級、再升級。”

王軍濤表示,這次集中到佛州抗議的有三部分人,“以中國民主黨為主的民運人士,訪民,還有從香港過來的學生。”

香港學生也加入抗議隊伍

“這次從香港飛過來9個學生,他們會跟已經在佛州讀書的5、6個香港學生匯合,因此總共可能會有十幾到20個香港年輕人加入。他們抗議的內容是對香港選舉問題的質疑。”

趙岩說,香港學生打的是自由香港的旗號。被大陸拘留的台灣人權人士李明哲的太太也有可能會去,“如果北京沒有反應,就直接去。”另外從美國西部出發的民主黨的汪岷等人也會去。

王軍濤說, “我們已經跟當地警局進行聯繫溝通和申請。”王軍濤說,川習會佛羅里達當地警局第六次為川普總統與外國元首會晤提供安全保護,“這次的預算是28萬美元,前5次已經超出預算了,他們希望這次聯邦政府予以報銷。”

王軍濤說,“2015年9月25日、2016年3月31日和4月1日,還有2016年9月20日,訪民曾成功攔截了習近平、李克強的座駕,引起了世界轟動。”

地形特殊令攔截習座駕困難

王軍濤說,雖然訪民們前幾次已經取得經驗,但這次由於路線地形的特殊性,攔截習近平的概率較小。

王軍濤指出:“這次習近平下榻的酒店到川習會地點有8英里距離,有三條路線可以過去,三條路線匯合處會有警力部署,習近平會走哪條路線現在不清楚。島內那條路線雖然最近,但最不容易佈置警力,因為路兩邊很空曠。第二個由於這條路兩邊都靠水,也不排除走水路,上次川普見安倍時就是水路和空中都戒嚴。如果這樣的話,攔截的概率就很小了。我估計他會走一條較遠的路,但那地方是高速公路,容易進行封路。”

王軍濤說,在抗議中國領導人的活動中有三個一般性的信息希望傳遞,“第一就是當面讓獨裁者聽到我們的聲音,儘管也可能聽不到,但是實際上他在密切地關注,每天都有簡報,都要送到習那裡。2015年9月25日習的座駕被攔住時,他讓大秘來跟訪民接觸。所以,這時是最直接可以把信息傳遞到習那,也就是說作為一個中國公民來說,此時是我們跟中國的獨裁者距離最近的時候。”

“第二個原因,我們想讓世界知道,習近平不代表中國,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民。我們需要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

“第三個是我們希望整個世界更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以及發生的問題,如腐敗等。

“每次抗議會有不同,川普關心的是美中貿易問題,我們要告訴他的是“沒有公平正義就沒有公平貿易!”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