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北韓核問題可借鑑伊朗核解決



楊天衡 時事評論員

中國和伊朗將於本月23日於維也納簽署合約,合作重啟阿拉克重水堆的建造計劃,反映了中方在美伊對立下扮演了重要的斡旋角色,美國亦願意擔任計劃的雙組長之一,預料在稍後的六國會談中釋出更多善意。

早在一年前奧巴馬執政時,美國向伊朗購買32噸重水,用於工業及科研,同時讓德黑蘭賺取了860萬美元外匯,為解除對伊朗制裁打上一支強心針。唯時移世易,特朗普上台後軍事方針多番易幟,他在就職宣言上揚言減少對別國的軍事與政治干預,向本土投放更多資源,當時很多分析認為美國將會撤出中東舞台。


四個月後,特朗普首份財案卻大幅增加軍費,更幹了奧巴馬也不敢幹的轟炸敍利亞政府軍,違反與俄羅斯協議的和平方案,重提敍利亞總統阿薩德下台的條件,甚至打算與英國脅迫俄軍撤出敍利亞。箇中因由,「影子總統」伊萬卡下了極多工夫,游說父親改變對敍政策,但背後更強勢的是軍方發功,左右總統的判斷。

特朗普對伊朗也不懷好意,或者會拉兩國復和的後腿,此時中國這個大國的存在就成了極好的緩衝劑,可在伊朗核問題上居中調停,阿拉克計劃正是由北京主導草擬。這提供了一個啟示,到底朝鮮核問題能否借鑑伊朗核問題的處理方法?

最大分別是伊朗總統魯哈尼極樂意跟中國交好,而金正恩寧願自斷財路亦要與中國交絕。中朝在共產背景外雖稱兄弟之邦,但金正恩依從其祖父金日成的思想,極力在國內肅清中國的影響力,這與金正日在生時北京扶植金正男為王儲有莫大關係。所以,金正日選擇不傳位長子,預示了北韓外交政策的排華走向。

故此,金正恩考慮擺脫外交孤立的困境,或如南韓消息所講,寧願暗中派人與白宮代表在紐約秘密談判,也不理睬北京三番四次的對話要求。中國的外交部也不怕跟記者反映當中的無奈。問題是,美方為何仍強調中方在朝鮮問題上應負起更多責任?

癥結在注碼之上。北韓若要放棄或暫緩核武發展,必開天殺價,要求各種經濟實惠作交換,而美方明顯不願意吃虧,想讓中方在這樁不公平的交易中付出更多,但是否與問和尚借梳無異?中方的取態暫時是反其道行之,斷絕對朝的煤炭及稀土交易,在安理會上支持美方對朝的強硬措施,口裏說促進朝鮮局勢和平發展,姿態卻毫不賣帳,誓要金正恩自食排華的惡果。三方博弈,誰都不想虧本,但平壤一日得不到國際地位和解除經濟封鎖,一日也會牢牢抓緊核武。

金正恩與阿薩德互拍膊頭,有點惺惺相惜,與此同時安理會在中國投支持票的情況下,俄羅斯對北韓問題行使了否決權。這是一個契機,六方會談上,美方不應再指望中國,北京亦應把燙手山芋讓給莫斯科,讓普京這個瓜葛最少的第三方主導調停,這亦是最為金正恩所悅納的方案。

伊朗核問題的解決模式絕對可以照抄過北韓,但計劃上中國的一欄需要改成俄羅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俄美對立加深有利平壤接受俄羅斯的監察,把核武過渡至核電。只是,普京較為樂意坐山觀虎鬥,盡收漁人之利吧。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