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华北平原,今夜我为你哭泣!

话说东胜神洲,在西方愚人节那天,爆出一条大新闻,导致全国数亿台手机被刷屏。南山策士也是低头族,看到这条新闻之后,第一感觉是愚人节的玩笑,简直匪夷所思啊,等到发现是官方消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天之后缓过神来,写下这么几点感想。有言在先,本人既不是砖家也不是公知,只是一个经济地理爱好者,凭着兴趣爱好和常识,自抒己见而已。为躲避风沙,作者有意回避关键词。



城市的诞生和成长各有其原因,画一个圈就会崛起一座城?那是别人忽悠你
先插播一段广告。很多朋友以为南山策士的第一爱好是文字或文学,其实大谬,南山策士是一个地理控,每次看见地图,就像色鬼见了美女,是一定要瞟上几眼的。家里墙上挂满地图,窗台上摆着地球仪,没事的时候,盯着地图可以盯上一两个小时。
西方有谚云,魔鬼在细节。盯着地图看得久了,你就会发现许多有趣的问题。比如说某个地方为什么会出现一座城市?可以说绝无偶然,你所认为的偶然,只不过是那些必然的因素不为你所知罢了。
话说当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四个圈,为什么最终只崛起了一座城?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只有一个香港,深圳正好站到了她的身边。可以说,是香港,把深圳带进了“万象更新的春天”。
那么,又为什么会有香港呢?大家当然知道是因为英国殖民割据了。那么当年的英国殖民主义者为什么要割据香港?
内在的原因是发达的测量技术,让他们发现,港岛和九龙半岛之间的那片水域,是整个远东地区最优质的深水良港。而当时的大清还无所谓,一个破岛算什么,割了就割了呗。
二战之后,世界经济起飞,维多利亚港很快让香港成为了远东最大的航运中心,由此起步,香港最终成为了与纽约、伦敦并称“纽伦港”的国际大都市。
除了香港的带动,自身拥有优良的港口也是深圳腾飞的原因。
为什么珠江口东岸的香港、深圳都有良港,而同处珠江口西岸的澳门、珠海却没有深水大港呢?
这是因为随着地球的自转,南北流向的河流入海口,泥沙都会向西岸沉积,水文地质条件导致西岸不可能存在深水海港。正是这个细节里的魔鬼,让珠江口东西两岸出现了不对称发展,现在西岸的经济总量不及东岸的四分之一。
光有香港,有深水港,深圳是不是就可以腾飞了呢?恐怕还不行,还得借当时香港经济脱实入虚、中国入世、世界产业大转移、中国的人口红利与低工资优势……等等,各种各样的“东风”,“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才有了今日深圳之辉煌。
可见深圳之所以成为今日之深圳,是有其内在原因的,并不是谁画个圈就飞起来了。
下图是同时起步的四大经济特区2016年的人口和GDP数据对比:
xiong1
至于说到浦东,那就更加特殊了。浦东是什么地方?李敖说台湾是中国的睾丸,我说上海就是中国的乳头,是全中国最性感最膏腴之所在。浦东的腾飞,不仅站在中国第一城上海的肩膀上,而且是以自古富庶的江南、腹地广袤的万里长江为基础的。若论浦东起点之高,家底之厚,至少在全中国范围内是没有可与之比肩的。
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哪个城市会无凭无据的成功。政治巨擘们在中国大地上画的圈还少吗?四大特区,十四个沿海开放城市,开发海南,从浦东开始到天津滨海、重庆两江等等十八个“国家级新区”……这中间除了深圳和浦东,真正有“新意”的有几个?无非是划出一块地集中投资搞建设堆积GDP罢了。
尤其是振兴东北的号角,吹了多少次了,东北为什么就是振兴不起来呢?南山策士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指出,中国这个经济体当中,存在着两种基因,一种是计划经济的基因,这个以东北为代表;另一种是市场经济的基因,这个以深圳为代表。东北要振兴,是一个换基因的大手术,那些在各种利益集团中享受正酣的衮衮诸公们,你们真的舍得换掉这个基因吗?还是喊喊口号算了吧?
东北的凋敝,其因在此。
曹妃甸之沦为“鬼城”,其因亦在此。
这个病根子不去除,无论你在哪里画一个圈,都是白搭,都是忽悠。
人类已经进入海洋时代,不濒临海洋的地方已经不可能再产生世界级的城市。
人类进入海洋时代的起点,在地理大发现时代,从那个时代开始,人类的城市就开始往海洋靠近。五百年来,在人类现代化进程的大舞台上,相继出现了九个世界性大国,从最早的葡萄牙到今天的美国,它们无一例外地重视海洋,重视港口、航运和海外贸易。就连典型的陆权国家俄罗斯,也将海洋和出海口视为国家的生命线,这一点在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上即可显见。
可以说,在今天的地球上,最具活力的城市都是面朝大海的,诸如纽约、伦敦、上海、东京、新加坡、香港、旧金山(硅谷)、洛杉矶、深圳、首尔,等等,它们代表着新生力量,代表着未来的方向。
而北京、莫斯科、巴黎、柏林、底特律……这样的内陆城市,则代表着陆权时代的辉煌。
就像游牧时代的人们逐水草而居一样,现代的城市喜欢临海而建。海洋的优势,说到底是一种成本优势。毕竟,海运是人类历史上最低成本的大规模运输方式。
当今中国的城市格局基本已定。概而言之,就是由海岸线串起来的一线城市和高铁网络串起来的二线城市。换句话来说,离开海岸线,中国已经不可能再产生新的世界级城市。
如果有人一定要逆势而为,置海运的成本优势和海外的巨大市场于不顾,美其名曰眼光向内,开拓国内市场,那么对不起,你已经棋输一着,这个损失大致相当于刚动子就被人吃了一个车。
刻舟求剑与抱薪救火
如前所述,深圳的成功是借助于香港经济脱实入虚,大量的工业生产型企业需要转移。而且不仅香港,当时的亚洲四小龙都有这样的产业转移需求,所以深圳承接到了大量的传统工业项目,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量资金、人才、技术、市场等各种资源,再加上当时一贫如洗的中国内地有大量廉价的剩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出来,而且随着中国入世,国际市场向中国敞开大门,国际国内诸多利好因素在深圳叠加,形成了一个“风口”,这才把深圳推上了巅峰。
等到浦东开发的时候,这个优势就已经不是太明显了,所以小平同志才说,“浦东开发晚了,这是我的失误”。
浦东晚了,还有补救,因为浦东在上海,而且背靠长江流域广袤而富庶的腹地,浦东的发展还是有据可依的。
接下来的滨海新区就不是晚了,而是悬了,因为天津并不是上海,海河流域也并非长江流域可比。
再接下来的曹妃甸就直接挂了。
中国已经不再是当时的中国,世界也不再是当时的世界,地域也不再是当时的地域,世易时移,时空变换,试问地理条件尚不如曹妃甸的新区,试图再复制深圳和浦东的成功,与刻舟求剑何异?
北京的大都市病,病根子在于权力过分集中。
不信你去看看国资委名单上的102家央企,竟然只有十多家总部在外地,其余的都熙熙攘攘挤在首都。其中包括中国船舶和中船重工这样的大型重工业企业,其生产基地和市场分布在上海、大连、广州、南京、武汉等地,却把总部设在京城;还有像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这样的央企,兵工厂不会也建在首都吧?更可笑的是中国长江三峡集团,竟然也到北京来凑热闹——可见这些央企,最关心的根本不是企业自身的经营管理,更不是如何贴近市场,让他们趋之若鹜的,惟有权力。
不愿意向民营企业让出更多的市场,不愿意向基层下放更多的权力,这种情况下想要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犹如抱薪救火——紧抱权力之薪而欲救权力太过集中之火——怎么可能成功?
华北平原,今夜我为你哭泣!
如果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那么华北平原就是孕育中华民族的温床。从九曲黄河到巍巍太行,从中原大地到燕赵雄关,有多少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在这个历史舞台上演绎出了令人荡气回肠的悲壮剧目!
但现在,华北平原已经老了。庞大的人口压力,过度的垦殖,落后工业的污染,令这一片古老的土地满目疮痍。
华北平原属半干旱地区,平均年降水量为583毫米,全年降水量的75℅以上集中在汛期6~9四个月中,水资源总量不足全国的1℅,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526立方米,远低于国际公认的贫水线1000立方米/人。华北平原每年有大量城市污水排入河道,由于该流域地表径流量小,污水稀释自净能力低,地表水污染严重。同时华北平原许多地方地下水较普遍地存在重金属超标和有机物污染现象。
由于长期肩负保证北京供水的责任,河北省的水资源匮乏情况尤其严重。根据《河北省水资源评价》结果,全省多年平均地表水资源量120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量123亿立方米,扣除重复计算量后,水资源总量205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307立方米,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7,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标准。
“目前,全省年均水资源可利用量仅有150亿立方米,缺口50亿立方米左右,如果考虑到生态用水,年缺水量达到100多亿立方米。”河北省水利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张铁龙表示,长期大量超采地下水,年均超采量近50亿立方米,平原超采区面积达到6.7万平方公里,超采量和超采区面积均为全国的1/3,形成了7个大的地下水漏斗区,已引发地面沉降、海水倒灌、地陷地裂等地质灾害问题。河流干涸、湿地萎缩,湿地面积比上世纪50年代减少70%以上。
现在,北京2200万常住人口,年用水量是的38亿吨,深圳常住人口1800万以上,年用水量23.5亿吨。上海人口2400多万(其中浦东新区人口500多万),年用水量100亿吨以上。以河北省的水资源现状,如何能承载新增一个深圳或浦东的新区用水需求?
指望白洋淀吗?
据河北省水资源公报显示,2015年2月份,白洋淀蓄水量2.58亿立方米,水质评价为劣Ⅴ类水;2014年12月份白洋淀蓄水量2.42亿立方米,评价为劣Ⅴ类水——劣Ⅴ类水基本上就是废水,连浇灌农田也不能用。
数据表明,被寄予厚望的“华北之肾”白洋淀,已经得了慢性肾炎,自保已是难事,指望它来支撑一个新深圳、浦东每年数十亿吨的用水需求,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对于曾经孕育中华民族的这一片土地,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让华北平原得到休养生息,休耕、休渔,还林、还草,让土地恢复肥力,让河湖恢复清澈,让天空恢复湛蓝。
历史并不是没有给我们机会。现阶段我们正处在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城市化进程中,从华北平原转移出去的人口,刚好可以满足天津、青岛等沿海城市对人口的需求。
如此天作之合,我们竟然视而不见!在某些砖家的鼓捣之下,回过头来折腾已经遍体鳞伤的华北平原,怎不令天下有识之士痛心疾首!
作为一介寒儒,南山策士能做什么呢?除了写下这些无用的文字,恐怕就只能北面河山,无语凝噎了。
华北平原,今夜,我为你哭泣!
不得不说的废话:南山策士之策
北京的城市病,虽已入膏肓,但未至不治。
对于这个问题南山策士之前有过论述,以下不厌其烦,再啰嗦几句:
一、中国不可迁都。
在中国经济重心南移的历史大趋势之下,把首都放在北方有助于(1)加重北方的分量,调节南北平衡;(2)巩固边疆。北方历来是外患入侵之地,定都北京,有“天子戍边”之意;(3)调配中央政府资源,促进“三北”地区发展。
二、“四大中心”足够支撑北京繁荣,剥离其他功能有助于北京去除大都市病。
北京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这四大中心的牌子,已经完全足够支撑北京作为首都的繁荣。而剥离事实上的“经济中心”、“金融中心”、“交通中心”、“央企总部基地”等非首都功能,将有助于北京去除目前严重的大都市病。
三、具体策略:
1、北京市要破除京津竞争的旧思想,大力推动和促进京津融合,把一部分非首都功能转移到天津,帮助天津做大做强。通过行政区划调整,把河北廊坊的三河、大厂、香河、安次、广阳划入天津市,燕郊居民将成为天津市民。此举将让北京新机场建在京津交界处,成为两市事实上共建共有的机场。国家层面应明确提出将天津建成中国北方的经济中心。一个强大的天津,将吸收北京的许多非首都功能,有助于北京大都市病的纾解。
2、将102家央企中的绝大多数,疏散到全国各地最有利于其产业发展的城市。
类似中远集团与中海集团重组之后将总部设在上海,可将三峡集团迁回宜昌,中国船舶和中船重工这类央企放在上海、广州。
3、将北京市党、政、人大、政协、纪检、法院、检察等部门悉数迁往通州。
4、在北京市六环外某处择地兴建政府集中办公设施,类似美国白宫,国务院各部办委署集中办公,便于监督,方便群众,有助于建设廉政亲民型政府。中央纪委、最高法、最高检亦应同时迁入此地,独立办公。
5、合并河北省唐山市和秦皇岛市,成立新的“唐山新区”,承接部分央企、来自北京的市属企业、市属高校和其他不适合首都建设发展的企事业单位。
xiong3
成立唐山新区的理由:
(1)唐山是整个京津冀地区除京津之外最大的城市。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之一,唐山拥有雄厚的工业基础,起点较高,可以节省大笔基础设施建设投资。
(2)唐山新区滨临渤海湾,拥有唐山港、京唐港和秦皇岛港,具备成为世界级城市的硬件条件。一个强大的唐山,将与京津互为犄角,构筑一个稳定的三角关系,有助于京津唐城市群的繁荣和发展,犹如长三角之有沪杭宁,珠三角之有深港穗。严格来说京津冀还只是一个省域概念,并不成其为一个城市群。
(3)唐山新区地处滦河下游,水资源充足。且有临海优势,今后万一缺水也便于通过海水淡化来解决问题。
(4)唐山新区地处华北地区通往东北地区的咽喉地带,发展唐山新区有助于加强华北与东北两大经济区的联系,带动东北的振兴和发展。
(5)其辖区曹妃甸设有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综合保税区,前期已经投入大笔资金,设立新区继续开发可以盘活前期投入,减少国家和社会的投资损失。这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
除了不够标新立异之外,在(唐山+秦皇岛)设立新区无论哪个方面都比白洋淀更合理,更有优势。这些优势都是明摆着的,都是常识,用不着砖家来指导。
按常理,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做这种战略决策应该高手如云,为什么竟能鼓捣出如此难堪的方案呢?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决策机制啊?简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治大国若烹小鲜,以少折腾为妙。
南山策士是资深“地命海心”病患者。以前多是为深圳操心,这次病发得厉害,真的把心操到海里去了。明知是废话,却不吐不快,没办法,一是技痒,二是爱中国。
愿天佑中华!
南山策士,深南智库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