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中國「禁韓令」的荒謬與徒勞

四年前,當中國的境外旅客人數及其消費支出,開始盤踞世界第一並持續驚人成長,中共政權就不斷透過媒體操弄,試圖讓渴望出國玩樂血拼的巨大觀光軍團,變成統治者在國際政治角力中的談判籌碼。

每當中日兩國對領土佔有或戰爭歷史產生歧見,「抵制赴日旅遊」的行動就會出現。去年台灣政黨輪替,中國更直接以「限制觀光團來台」,對新政府進行軟性懲罰與恫嚇。而最近這老招數則被用來對付韓國──為了扳回在韓美聯合部署Thaad(薩德反導彈系統)談判桌上的失利頹勢,中共竟就惱羞成怒地祭出「禁韓令」,關起中韓頻繁觀光往來的大門。



限縮來台效力有限

毫無疑問,中國觀光客在日、台、韓三地的旅遊市場中,的確扮演最大金主角色,也因此每次的抵制限令都勢必對相關行業產生衝擊。但如果中共政權以為這樣就能迫使鄰國政府低頭,也未免太過天真。

無論官方媒體、效忠藝人、愛國網民怎麼附和政權,中國觀光客總是欲求不滿的旅遊渴望(無論是展現在集體性、物質化的血拼爆買,亦或是個別化、精神性的自遊體驗),終將會突破冠冕堂皇的國家禁令,甚至還可能重新接合上受抵制國所推出更多元也更具誘因的不同行銷策略。換句話說,統治者拿同胞觀光客當籌碼和他國政府對賭失利也就算了,最尷尬的是,在全球化年代這種注定會輸的政治操作,到頭來徒然只是一則荒謬的國際(也是國內)笑話。

中共政權的嘴巴嚴厲宣稱:為了捍衛祖國利益必須「出國觀光不要」,但無數中國觀光客的身體,卻毫不扭捏地誠實表達他們想要。2015年被日本媒體選為年度現象的「(中客)爆買」就是一例,那些「誓死捍衛不可分割的固有領土島嶼」、或者「國仇家恨的侵華史實」等等所有堅定不移的抵制理由,轉瞬都消融在電器行與藥妝店的商品貨架上。

2016年5月,中共開始藉由「限縮陸客來台」,威逼利誘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但如今從市場實際數據看來,國共雙方意圖裡應外合、牽制台灣新政府的這張經濟王牌(或說是鬼牌),其實效力相當有限。根據統計,雖然陸客人數確有銳減,從原本佔國際旅客總人次的45%降至30%,但東╱北亞旅客(日、韓、港澳)的佔比卻大幅成長至50%。值得留意的是,這數字並不只是比例上相對性的此消彼長而已,去年絕對是東╱北亞旅客人次實質劇增的一年──平均每個月增加4.8萬,最高甚至達到單月46萬人次。

此外,來自東南亞的旅客人數也持續攀升,在新南向政策催動中佔比增至25%,幾乎快追上陸客人次。這些南來北往的人潮,再加上與日俱增的中國自由行旅客和歐美年輕背包客,相當程度已經抵銷中國團客減少的市場衝擊;除非你在意的是那根本就與台灣人荷包無關、而是由陸資壟斷獲利的「一條龍」產業鏈。

把人民當棋子擺布

最近中共仍自以為靠「指揮調度」旅客軍團不出動觀光的策略,能脅迫韓國政商就薩德議題讓步,可預見的當然不會成功。姑且不論化整為零的自由行陸客,持續流連在首爾街頭或埋首於免稅商場,南韓輿論和相關業者也沒有像台灣之前一樣的恐慌。首先是兩大航空公司果斷宣布減飛中國航線169班,其次是各級政府與觀光業者積極合作轉型,重訂行銷策略拓展日、台、港與東南亞旅客(比如營造更為穆斯林友善的旅遊空間等)。

極其諷刺的是,明明就有愈來愈多哈日哈韓哈台、擋也擋不住想向外出走的新世代自遊客,中國統治者卻只會慣性地把人民當作無腦無個性、任它擺布操作的棋子。於是,在訴諸廉價國族主義的「反觀光」動員同時,根本沒有顧及到「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所實際造成人民陽奉陰違的認同矛盾,以及治理失靈的信任成本。到頭來,最傷的都不會是鄰國友邦,而是這個政權傲慢卻愚昧的自身。

李明璁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台灣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