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換人打破資歷 換屆打開空間



白非 北京政情觀察員

中共十九大日漸臨近,內地官場的人事調整愈加紛繁複雜,堪稱亂花漸欲迷人眼。黑馬成批湧現,譬如深圳市委書記許勤升任河北省委副書記,教育部副部長沈曉明外放海南省委副書記等。總體來看,如今的人事調整,完全打破了過去的論資排輩的「資歷」論。



這主要包括兩方面含義。其一,一批原本資歷很深的官員失去了晉升機會,日漸邊緣化;其二,另外有些官員則後來居上,彎道超車,迅速卡位、上位。二者共同構成了選官用人新常態,加速了十九大前夕的人事布局洗牌。

若形象地用一個詞來形容,前者是一年不如一年,後者是一年一個台階,甚至一年幾個台階。許勤二○一○年擔任深圳市長,躋身副部級行列,去年十二月剛剛順位為省委常委、市委書記,僅僅百餘天就升遷為河北省委副書記,成為任職最短的一任深圳書記。且河北今非昔比,雄安新區被確立為繼深圳、浦東之後第三個里程碑式的發展重點。水漲船高,河北省委副書記的含金量自然大大提升。

最明顯的對比是前任河北省委副書記趙勇。作為典型的團派幹部,趙勇二○○三年擔任團中央常務書記時就已官拜副部,彼時許勤尚只是發改委的一個副司長,差距懸殊。趙勇○五年外放河北省委常委,先後兼任宣傳部部長、唐山市委書記、常務副省長、省委副書記,崗位一個比一個吃重,可謂是著意全方位歷練。若按原定路線,河北省長職務已是囊中之物。然而十八大之後,時移世易,趙勇官運停滯不前,去年更貶任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排名還在資歷遠遜於自己的副局長楊樹安之後。

本輪省級人事調整中,與許勤類似的一年數遷的還有多人。上海市委常委、浦東新區區委書記沈曉明去年九月調任教育部黨組副書記、副部長,今次時隔半年調任海南省委副書記。廣西區委常委、常務副主席唐仁健去年七月回京擔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而今調任甘肅省委副書記。兩人路徑類似,均從地方到中央,短期又外放地方要職。

至於由甘肅省委副書記升任省委書記的林鐸,生於一九五六年,五十四歲時由北京調任哈爾濱市長,升為副部級,五十八歲調任遼寧省委常委、紀委書記,外界認為不過是延長三年退休。孰知山重水複、柳暗花明,去年六十歲前夕調任甘肅省長,僅過一年又升任省委書記,成為封疆大吏。遼寧省委書記李希的軌迹與林鐸如出一轍,一五年由上海市委副書記調任遼寧省長,一年之後升任省委書記。相比之下,生於一九六六年的陳剛,比林鐸年輕十歲,○六年年僅四十歲就擔任北京市副市長,是林鐸的上級,但十年副市長生涯過後卻於去年貶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副主任。

另一組例子是兩任北京市長王安順和蔡奇,前者比後者尚年輕兩歲,九九年由國土資源部人事司長外升甘肅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時年僅四十二歲,一一年提升正部;後者一年才進入浙江省委常委,亦擔任組織部長,一五年在中央國安辦副主任位置上明確為正部。如今,後者距「入局」一步之遙,前者擔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徹底邊緣化。

這些省部級層面打破資歷的新現象,其實為前瞻十九大人事布局打開了廣闊想象空間。一方面,一批去年剛剛上位的省部級崗位,如蔡奇、李希以及上海市長應勇、廣東省長馬興瑞等,不排除在十九大更上層樓。另一方面,有些資歷深厚的高層領導,原本的資歷優勢早已價值不再。畢竟,「能上能下」已逐漸成常態。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