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习近平美国之行出意外

丰又收 专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了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为期两天的峰会。

4月7日,在峰会结束几个小时后,美国彭博社发出一篇报道,标题是“特习会的首要成果——两人相互认识”。

在24小时之前,这样的标题应当是小调侃。24小时过后到现在,这标题便成为大讽刺。



《洛杉矶时报》在峰会结束之后的报道标题则更为富有娱乐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尴尬坐在第一排观看美国军力展”。

《洛杉矶时报》的标题在这里的所指当然是在习近平访问美国受到特朗普招待期间,美国对叙利亚发动了军事打击行动。

计划赶不上变化。习近平及其谋士们显然都没料到,特朗普会在习近平跟他举行峰会之前筹划对叙利亚的军事攻击,在晚宴招待习近平夫妇之后宣布对叙利亚发动攻击,让习近平及其团队毫无预警,不知如何应对。

在此之前,各方的观察家都认为,习近平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做事从来都是计划周密,杜绝意外;他前往特朗普的湖海庄园是有备而往,对以不可预测而著称的特朗普有可能在这次不拘礼节的峰会上抛给他的任何难题,都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这些难题包括美国与中国的巨大贸易逆差,特朗普反复大声抱怨逆差导致美国严重的就业损失,因此已经变得不可容忍;还有平壤政权一个劲地用核武器和导弹威胁美国的盟友乃至美国,特朗普早已放话,说是北京必须决定是不是要协助约束平壤,否则美国要单方面解决朝鲜问题,不管中国怎么想。

尽管在众多的中国问题观察家看来,习近平前往湖海庄园是有备而往,但他显然没有想到,在特朗普夫妇宴请他和彭丽媛的时候,美军得到他们的总司令的指令,对叙利亚发动巡航导弹袭击,以报复阿萨德政权据信对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使用化学武器。

4月6日美国东部时间晚上(北京时间4月7日上午),在海湖庄园的宴会结束之后不久,部署在地中海东部的美国海军两艘驱逐舰发射了59颗战斧巡航导弹。导弹在叙利亚政府军涉嫌用于化学武器进攻的一所空军基地爆炸,让习近平无言以对。

习近平以及随同他访问美国的团队没有对美国单方面打击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做出任何反应。现在人们不清楚习近平究竟是赞同、反对还是默认了美军的行动。

在北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五就此作出了谜语般评论,“中方支持联合国有关机构对所有使用或疑似使用化武事件进行独立、全面的调查,有关各方应维护好来之不易的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进程。”

在习近平抵达美国之前,特朗普发出警告说假如中国不能约束平壤,他准备采取单方面行动解决朝鲜威胁问题。特朗普的这番警告被很多观察人士,包括很多亲北京的观察人士认为是咋唬。如今,美国对叙利亚的攻击显示,特朗普不完全是咋唬。

在中国外交部星期五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中方是否认为美国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是对朝鲜释放的一种信号”,华春莹再度提供了谜语般的回答: “我们认为通过对话和平妥善解决半岛核问题最符合各方的利益。中方愿与有关各方继续努力,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

在另外一方面,受到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严密控制的中国媒体普遍低调处理美国导弹攻击叙利亚之事,继续宣传习近平与特朗普的重要峰会。但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是一个例外。

在美国的战斧巡航导弹在叙利亚落地之后几个小时,《环球时报》发表一篇文章称,“特朗普迅速决定军事打击阿萨德政府,是要为自己担任美国总统‘立威’。他要证明,奥巴马不敢做的,他敢做。奥巴马犹豫不决的,他态度鲜明。他还要向世界证明,他不是‘商人总统’,他会在自己认为必要的时候毫不迟疑地动用美国军事力量。”

《环球时报》的文章没有提到一个令北京尴尬的事实,这就是,特朗普是在招待习近平期间宣布美军打击叙利亚的,而叙利亚反复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外交支持,中俄多次阻止联合国谴责和制裁叙利亚。

更为有趣的是,《环球时报》似乎是丝毫也没有意识到一种明显的反讽,这就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政府及其谋士,以及中共政府控制的媒体一直在宣扬特朗普就是一个商人总统,他不在乎道义,不在乎价值观问题,一心一意就是要为自己、为美国获得好交易,所以很容易用商业利益摆平。

如今,《环球时报》显然也意识到特朗普不完全是一个商人总统,或承认不能完全从商人总统的角度来理解特朗普,这就等于是否定了习近平当局先前对特朗普政府的认识。但《环球时报》显然没有意识到,表达这种意识,做出这种承认事实上就是对习近平当局的批判。由此可知,特朗普在习近平访美期间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也使中共的宣传机器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把商业利益作为外交的工具甚至是作为外交的依归已经成为北京的基本国策。北京当局已经习以为常地以为,在国际交往中,经济利益可以摆平一切。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公众和网民更是给中共的这种外交政策一个外号,即大撒币外交。

习近平这次对美国的灰头土脸的访问显示了中共以经济利益为依归的外交政策的局限性。在习近平即将访问美国时,从中国获得240亿美元的投资和融资协议的菲律宾总统声言要占据南中国海与中国有争议的岛屿,也显示了中共以经济利益为依归的外交政策的局限性。中共当局显然是没有想到,即使是给了菲律宾丰厚的经济好处,菲律宾人及其总统也不愿意放弃他们认为是属于他们的领土和海洋权。

从这个意义上说,习近平这次访问美国所遇到的意外是由中共的唯物主义外交思路造成的。只要中共继续坚持这种唯物主义外交思路,习近平以及中国当局还会继续遇到更多的外交意外。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