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社會轉型 特赦和解才有意義


緬甸去年年初釋放政治犯,同時國家亦踏上改革轉型之路。互聯網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向林鄭月娥提出特赦建議,是因為他對林鄭還有期望,以為林鄭真的如她在當選感言所講「首要工作是修補撕裂、解開鬱結」。而且胡志偉誤以為,林鄭真的有能力及權力修補撕裂。但事實不然!


以特赦去達致社會和解,多是推翻暴政之後,且是準備進行社會轉型才會做的事,以示與過去的暴政一刀兩斷,讓國家及社會可重新出發。事實上,在獨裁或軍事政權統治之下,必定製造了很多政治犯,他們是為對抗暴政、爭取公義及國家福祉而犧牲的,國家轉型後,當然要還他們公道。這是轉型正義的基礎。例如緬甸結束軍政法統治並準備進行大選前,就特赦了全國政治犯。

另方面,對於協助實施暴政的軍警等幫兇,也可在有條件下(例如沒有戰爭罪行、沒觸犯反人類罪行等)對他們進行特赦。南非結束種族隔離政策後採取「用特赦換真相、用真相換和解」政策,除釋放政治犯,也鼓勵暴政幫兇的警察、情報人員供出他們參與過的暴行,以換取特赦,果然不少警察為換取特赦而披露極端殘酷的行徑。換言之,社會和解的大前提是準備轉型,也就是實行真正民主,並查出過去暴政的真相。

問題是,林鄭準備在上台後與過去一刀兩斷嗎?她真想找出9.28發放87枚催淚彈的真相嗎?她會查出當天是否真如外傳般有人想動用真槍實彈去鎮壓示威者嗎?都不會吧!不要忘記,她是CY2.0,北京亦已表明換人不換路線,林鄭上台後只能延續梁振英路線。她說當務之急是修補社會撕裂,即使不是語言藝術,也應聽其言觀其行。而且,特赦也要有對象可赦,也就是被判了刑成了「犯」,才能被赦,而尚在檢控階段就特赦,是對法治的極大破壞,得不償失!

更重要的是,解鈴還須繫鈴人,香港社會撕裂很大部份是源於中共一再食言,沒落實當年給予香港真普選的承諾。近年香港社會嚴重撕裂,是梁振英及特區政府忠實執行中共強硬治港路線的結果,而佔領運動的出現,更是中共以人大831框架限制香港政改方案只能是假普選所造成,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只能孤注一擲以佔領行動作抗爭。

明乎此,則林鄭上台後即使應胡志偉建議實行特赦,但能否達致和解固然成疑,能夠和解也只是暫時的,因為必定有人繼續上街,甚或以更激烈手段去抗爭,北京及特區政府會坐視不理嗎?是不是會再動員輿論抹黑及攻擊爭取民主的市民,甚至發動群眾(當然少不了從深圳來港聲援的同胞)去鬥群眾。社會必再度撕裂!因此,要社會真正和解,只有北京才能做到──讓香港人真正的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特首和立法會議員。但北京會這樣做嗎?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