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曾俊華現象: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

特首選舉結束,林鄭月娥低民望卻高票當選已是既成事實。未來5年特區政治出路何在,自然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不少人認為經過今次選舉之後,中港矛盾反而會進一步加深,因為雙方對人大8.31決定的原有立場只會變得更堅定,更難作出妥協讓步。對中央而言,泛民取得300多張選委票是一個嚴重警號,假如不堅持特首選舉參選人必須有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方可出閘的要求,隨時會失去控制權,風險太大。
相反,泛民看見連曾俊華這種建制派核心人物參選也受到諸多刁難,在8.31框架下任何北京看不順眼的人根本全無出閘機會,所以也沒有任何理由去接受這種安排。由此推論,政改重啟勢必遙遙無期,特區善治更難出現,政治張力也只會有增無減。在這種情况下,不少人認為溫和政治全無空間,中港對立的死局根本難以扭轉。不過,我卻認為在兩個多月的選戰中,曾俊華其實是做了一個如何作為溫和派的完美示範,為香港說出了希望仍在。

温和派首要立足點是站穩港人一方

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贏盡港人歡心,不少人甚至願意對他那種在中港矛盾上的模稜兩可「騎牆」態度也照單全收。他對23條立法侃侃而談,空言先易後難迴避問題,對8.31框架也從沒堅拒,只是信口開河說要爭取共識、創造條件。但不容否認的是,大部分群眾是由衷地接受了這個人,部分人甚至會相信他就是香港政治的出路所在。這種接受在中央設定的遊戲規則下爭取民主自由、力求在民意認同下與北京互動的策略,不正正就是近年出現的自稱「溫和派」政團所追求企盼的嗎?為什麼打出這種旗號的政治力量在去年立法會選舉中輸得一塌糊塗,但曾俊華卻可以完全扭轉這個形勢,在民意戰中打出如此亮麗的一仗?

曾俊華說明了要做「溫和派」,首要的立足點必須要站穩在港人的一方。曾俊華近兩三年刻意經營的,就是這一種討好港人的形象。所以當梁振英在中港足球大戰之際不敢明言支持哪一方時,曾俊華身在海外也要擺明車馬為港隊吶喊助威。當整個班子要為人大釋法開腔支持時,他則明顯擺出一個不情不願的身體語言去作抗議。選舉期間,他更把這種姿態進一步發揮得淋漓盡致。

為他站台的杜琪峯,不單在電影圈中鼎鼎大名,更是一個相當本土的大導演。他當然也曾拍過中港合拍片,但他的代表作絕大部分以香港故事本地場景為題材,與那些全心全意北上掘金逢迎國內觀眾口味的同行,完全是兩回事。曾俊華以林海峰電話對談為招徠,也是有備而來、精心策劃。林海峰的「棟篤笑」近年滲入不少時事政治話題,對中港矛盾更是着墨甚多。有朋友戲言,近年進場看他的表演,一心以為會開開心心度過一個晚上,卻總帶點戚戚然心情離場。因為他的「笑話」每每觸及港人心中痛處:害怕廣東話消失、大陸旅客橫行等。

杜林兩人是不少人心目中的英雄偶像,不單是因為他們的江湖地位和敢言作風,還有他們象徵着那種即使不靠大陸也可以活得精彩的可能。這些精心部署成功向大眾銷售曾俊華的本土情懷,說服了大家他是一個能感受香港人當下的感受和難堪、明白大家的語言和懂得在港人一邊看世界的人物。這種立足點,有別於其他自稱「溫和派」的人,因為這些人主張的,永遠是從「不要冒犯北京」的所謂務實態度去處理問題。這種姿態可能有其現實政治需要,但在不少港人眼中,大陸早已君臨天下佔盡上風,永遠騎在港人頭上,哪怕道理其實是在我們的一方。在這種理解下,那些所謂要「持平公道」、「互諒互讓」去面對大陸的提法,在很多人眼中是完全沒有考慮過飽受欺凌的弱者的感受,大家甚至覺得這根本就是狼狽為奸助紂為虐。

曾俊華的實力

曾俊華的「成功」,也在於他的實力。香港人對他的擁戴,不單是因為他能說出自己的心底話,更是相信他是有可能為自己解決問題、帶大家走出困境。曾俊華不是第一個提出「和解」、「團結和諧」甚至「休養生息」的人;但不同之處,他是較諸任何一個曾提出相類觀點的政治人物更有機會成功的人。

作為前財政司長,他的政治履歷絕對是亮麗驕人,甚至與林鄭也是不相伯仲。不少人也相信如他這般級數的政治人物,總不會在全無把握下貿然參選,應該是受到重量級的政治集團支持和鼓勵方會去馬。加上2012年的經驗,大家認為既然當年原非中央首選的梁振英也可扭轉形勢勝出,而今次中央突然把梁振英拉下馬,更令人相信任何事情似乎都有可能。

所以直至工商界歸隊和李嘉誠的「女媧論」的清楚信息出現前,即使政圈中人也不敢百分百肯定說曾俊華完全無希望。「長毛」(梁國雄)未能爭取足夠提名票、未能參選的事實也告訴我們,即使是泛民支持者中,也有不少相信奇蹟還是有可能的,因此大家不想「長毛」走出來搞亂陣腳、分薄曾俊華票源,壞了大事。這種「實力」,當然也與泛民的300多張選委票有直接關係。但無論如何,這種現在近乎不切實際的盼望,是大家支持曾俊華的一個重要原因。

我們還在等待合適代言人

「曾俊華現象」,反映出港人務實的一面。我們追求民主,卻不願內耗不止;大家想對北京說不,但無意革命抗爭。我們害怕23條討厭8.31,但假如有一個看似誠信可靠有能力去為我們說話的人站出來,大家也許會認為與中央有商有量從詳計議也是未嘗不可。對於重視原則的朋友,堅信合理制度才是終極要求;但對不少港人來說,可堪信賴的政治領袖也是一種不錯的次優選擇。信差永遠是信息的一部分(messenger is part of the message),溫和政治在本地群眾之間並非沒有基礎,只是我們還在等待一個合適的代言人。

葉健民  作者是新力量網絡研究總監、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香港  明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