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川普在經濟上會對中國採取分而化之逐個擊破策略


川普若真實行貿易制裁,台港都會受到波及。

仁苏罗  专稿

美國敲打中國

美國正在實施最有效最可行最低成本經濟金融策略敲打中共中國:無論是美國倡導當年的G2中美命運共同體,還是政治經濟軍事全面打壓中國,美國政府決策者都是出於保障自身實際利益,而不是中共政府高層所認為的想盡一切陰謀詭計滅亡中國、仇視中共。因此出於收益最大化和損益最小化,美國政府國會等決策者不會選擇全面開戰這種激進方式,而是通過過去包括現在正在採取的最有效最可行最低成本的經濟金融打擊來戰略打壓中共中國。


身為政治素人的商人總統川普上台不到半年,已經明顯展示出了其與美國傳統政治家出身總統的特色,極力淡化民主自由人權等傳統價值觀內政外交,直白近乎赤裸地展現出經濟物質利益追求,不過雖然表面上廢除了奧巴馬時代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和TPP等戰略,但是美國絕不會改變戰略打壓中國的基本國策,真的退出亞洲而拱手讓與中國。川普只不過不想染上強烈奧巴馬印記色彩,而且急於向國民證明自己的能力——必將比奧巴馬更進一步敲打中共中國——比如其放棄TPP只不過是認為美國相對日本等協議國吃虧了,希望獲得更多利益,而不是為了放棄圍堵中國;相反其會更強烈地在經貿上施壓中國包括日本和德國等。
由於各種人事、政策未完全成型,川普政府一直處於動態變化之中,根據筆者最近的觀察,川普政府暫時不會簡單籠統地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而對所有中國商品全方位大幅增稅打擊,而是採取分而化之、逐個擊破的對策;利用反傾銷反補貼,不斷地逐個打擊中國出口到美國的數額比較大獲利比較多的商品;比如近來對鋁箔、不鏽鋼板等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以後還會不斷對其它上百項中國商品雙反,以此來減少逆差。
此外,川普通過邊境稅等稅收政策威逼利誘原來在中國等國外地區投資建廠的美國包括外國企業在國內建廠製造產品,大量僱傭美國人;還計劃對美國跨國企業在中國等國外地區暫存的近3萬億美元資產大幅減稅,吸引其回歸投資——或者相反,對執意不願回國的企業資產大幅徵稅,由此將導致在中國的大量外資加速撤資。中國的經濟總量與就業都將大受打擊,而且可能造成至少6000到8000億美元流出中國,中共的外匯儲備包括人民幣匯率都將遭受巨大打擊。
而最為關鍵的就是在金融方面打擊人民幣,由於對於金融知之甚少,川普對人民幣包括美元的思想還停留在十多年前的層次,覺得中國取得大量順差,人民幣應該強勢升值;而美國得到大量逆差,美元應該弱勢貶值。而專業精明的美聯儲高層則認為,數年前這種狀況就已經逆轉,典型證據就是其決定在2015年年底實施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加息,認為強勢美元才更加有利於美國經濟。
當然由於強勢美元有利有弊,有利在於能夠從中國等新興經濟體吸引大量美元資產迴流投資,從而帶動國內經濟增長,並打壓人民幣進而打壓中國經濟;有弊在於不利於促進出口平衡巨額逆差、增加國內企業融資成本以及對股市有一定的打壓等,所以此輪加息的速度和幅度遠不如80、90年代的加息週期;如2016年美聯儲只是多次的“口頭加息”來保持加息預期。
目前川普的思想比較矛盾,還沒有扭轉到美聯儲的軌道上,兩者的言論觀點時有衝突,但筆者還是認為川普用不了多久就會轉向支持強勢美元,2017年美聯儲肯定會更進一步加速加息——正如市場普遍預計的2017年會加息三到四次,每一次加息都是對人民幣的一次敲打。
此外更重要的是,近來多位美聯儲高層還支持縮表,比如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在彭博電視公開明確聲稱可能最早2017年稍晚或2018年某個時候就開始縮減規模4.5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這種貨幣緊縮政策必然導致國際市場美元緊缺,使得中國在內的國家更難得到美元,也必然導致人民幣等其它貨幣相比較更加弱勢,這比加息打擊人民幣的力度更強。
筆者之前的文章就指出,快則到2017年底,慢則到2018年底,即便中共堵住各種資本外逃漏洞來維護外匯儲備也很難拿出足夠的美元來支撐人民幣匯率以及國內整體經濟運轉所需,到時人民幣匯率斷崖式崩盤將導致中國在2020年(習近平先生的百年夢實現時間)前出現足以衝垮一切的惡性通脹,中國經濟包括中共政權都將遭受顛覆性打擊。
一言以蔽之,中國憑藉目前這種政治經濟文化等整體三流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戰勝整體實力一流的美國;中共政府高層的貪官庸官幼稚無知而又盲目自大,既自毀了自身的統治政權,又將國家民族再一次帶入了悲劇輪迴。
(《中美博弈步入终曲 中国即将惨败谢幕》连载完,《外参》第84期)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