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雄安新區與大灣區 南北新地標有深意

在3月兩會上,「粵港澳大灣區」構想首度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4月1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又宣布設立河北雄安新區,並稱這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上周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北京獲總理李克強當面告知,國家將於年內推出「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特首梁振英率領的大灣區考察團,本周將走訪區內廣東9市中6個城市。雄安新區與大灣區這一北一南兩個新地標,對中國意味着什麼?



各方的解讀不盡相同,炒樓團看到的是樓價水位,投資者看到的是股市「冧巴」,北京人看到的是「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外地人看到的則是「首都副中心」,而批評者則斥之為新一輪的「圈地掠水」云云。

雄安造北方生態新城

成習近平理論示範區

上述看法或多或少反映了兩個規劃的某些方面,但都過於簡單。雄安與大灣區所處位置、發展階段截然不同,很難一概而論。而兩者的推出,除經濟外,顯然還有政治背景。

內地改革開放近40年來,南方的珠三角和長三角一直交替領跑在經濟發展前列。但長江以北的環渤海經濟圈,卻一直未能出現像深圳、浦東般的新興經濟中心,北京、天津兩大城市,也未如上海、香港般發揮經濟輻射作用,反在用水和空氣污染方面,對毗鄰河北省諸多局限,一度曾想複製深圳、浦東模式的天津濱海新區,最終也未能成為引領地區新經濟的典範。

更重要的是,深圳也好,浦東也好,都是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對外開放的櫥窗,而雄安新區則是貫徹落實國家主席習近平「新發展理念的創新發展示範區」。河北省是習近平母親齊心的故鄉,亦是習近平從政後首度主政一縣的所在地,習近平為雄安新區規劃定下的7個重點任務,一是建設綠色智慧新城,二是打造優美生態環境,三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四是提供優質公共服務,五是構建快捷高效交通網,六是推進體制機制改革,七是擴大全方位對外開放。

京津冀地區的霧霾天氣已成中國形象傷疤,雄安選址在華北最大淡水湖白洋淀畔,人口稀少,拆遷的規劃規模也不過10萬人左右,顯示對生態環境的優先考量。雄安新區面世之際,內地各大城市都在推出限購措施遏抑樓價,雄安新區也停止一切物業買賣轉手,可見當局預早警惕樓市炒風。從調派深圳市委書記許勤出任河北省長來看,當局希望未來的雄安成為科技創新之城,從目前北京計劃遷往雄安的機構來看,多為大學科研機構、央企集團總部、金融及醫療機構。可見,按照官方的預想,未來的雄安,應是環境優美、人才密集而非靠高地價、高樓價維持的現代化科教文化金融城市。

大灣區添港經濟動能

為加深兩地融合程度

與雄安的人造仙境不同,「粵港澳大灣區」所處的珠江三角洲早已執全中國經濟之牛耳,在全球經濟中亦佔有重要地位,屬人口資本和產業密集的成熟之區。港澳兩地與廣東9市的總面積5萬平方公里,人口總和超過6600萬,經濟總量近11萬億元,超過美國三藩市灣區。外貿總額超過1.8萬億美元(近14萬億港元),並擁有世界最大的海港群和機場群,其輻射半徑可以延伸到內地中西部多個省份,以及東南亞國家。

粵港澳三地的合作其實已討論多年,三地之間也有多個合作的機制與平台,今次再度以大灣區之名撮合珠三角合作,李克強對林鄭的解釋可作參考:目的就是進一步密切內地與香港的交流合作,繼續為香港發展注入新動能。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講得更直白,香港在大灣區中具領導地位,會發展獨有優勢協助內地發展經濟,同時避免惡性競爭,各城市均會集中發展一個行業,香港會着重金融業。

與此相呼應的是,經過5年的建設,港珠澳大橋香港連接線本月貫通。預計全線通車後,珠海至香港陸路行車時間將由3小時變成30分鐘。未來香港與廣東的合作將跳出深圳、東莞的小圈子,與珠江西岸的合作會更密切。

雖然大灣區最終規劃尚未出爐,但隨着香港加入亞投行、港珠澳大橋通車以及未來的廣深港高鐵的啟用,香港經濟與內地的融合進一步加深,恐怕是難以扭轉的趨勢。而在今年回歸20周年這一關鍵時候推出大灣區構想,既有配合新一屆特區政府施政聚焦經濟民生的用意,亦有推動「一國兩制」新實踐,即加快兩地經濟融合的考量。

在這一過程中,只是被動地恐懼抗拒恐無濟於事,應積極掌握融合的主動權,變被動為主動,除爭取在金融業的領導地位外,可借鏡河套科技園的合作模式,在空域、科技、貿易、基建等領域合作中,為未來本港的發展開闢更多空間。

香港  明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