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習特會——結束過渡期 規劃中美新關係

陶文釗

4月6日至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了兩名領導人的首次會晤。兩名國家元首進行了深入、友好、長時間的互動,會晤積極而富有成果。

特朗普當政兩個多月了,但中美關係仍然處於從前政府到新政府的過渡時期,尤其是特朗普在競選中對中國說了那麼多,究竟他的政府會採取什麼具體舉措、中美關係將如何發展、以往的交流與合作機制去向如何都不明朗。
此次會晤結束了兩國關係的過渡期,大大降低了美國政府換屆給兩國關係帶來的不確定性。

從1972年尼克遜訪華打開中美關係以來,首腦會晤對兩國關係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它為兩國關係不斷校正方向,注入新的動力,並促使棘手問題的解決。這是兩國領導人首次會晤,是他們建立個人關係的開始。兩名領導人進行了長時間的深入溝通,加深了彼此了解、增進了相互信任、建立起良好的工作關係。

正如美國前國務卿賴斯所說,中美關係「大而複雜」,兩國之間的利益交集和分歧涉及範圍極廣。會前,有些美國學者已經在猜測,兩名領導人會給對方帶去什麼、會向對方要求什麼?確實,此次會晤沒有設限,各種問題都可能提到;但最主要的是,兩國元首要就今後數年乃至更長遠的中美關係如何發展指明方向、建立戰略框架,即進行頂層設計。

明確了兩國關係定位

習近平和特朗普就中美關係達成了重要共識,一致同意要擴大互利合作,並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管控分歧。習近平強調,兩國有1000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特朗普表示,美中兩國作為世界大國責任重大,可以共同辦成一些大事。確實,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的選擇,這是對兩國關係一個至關重要的定位。

在當今這個共贏的時代,中美兩國的利益深度依賴、深度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定義美中關係的只能是合作和友好」。兩國要相互幫助,幫助對方取得成功,自己也從對方的成功中獲益。兩國合作既造福兩國人民,也有利於地區和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有利於人類的繁榮。這既是兩國關係的重要性所在,也是對國際社會的責任和擔當。此次會晤明確了兩國關係的這一定位,對國際社會的期待給予了正面回應。這對今後數年乃至四五十年的中美關係如何發展具有深遠意義。

設4高級對話機制 非常重要的改變

兩國新設立了4個高級別對話合作機制——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並且已啟動了其中的兩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商務部長羅斯牽頭的全面經濟對話機制,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牽頭的外交安全對話機制。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改變。

先前兩國之間有戰略與經濟對話、人文交流高層磋商機制,此次4個機制涵蓋的範圍顯然更廣泛,實際上包括了兩國關係的方方面面。這4個機制如果在中方都是國務院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牽頭、在美國都是內閣級官員牽頭,那就是僅次於元首會晤的機制。比如外交安全機制,就相當於美國與其盟國的「2+2」對話,而先前中美兩國之間沒有這樣的對話。這就勢必大大加強兩國關係中安全方面交流的分量。

與此相應的是,習近平在會晤中對兩軍關係的重視。他把「軍事互信」提高到中美戰略互信基礎的高度,強調要加強兩軍各級別的交流,發揮好各項機制的作用,還要建立新的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在中美關係中,兩軍交流長期以來都是「短板」,安全關係相對於政治關係尤其是經濟關係是一個弱項。新的機制是一個創新,對於「補短板」,對於建立一個更加均衡、更加堅實的兩國關係將發揮十分重要的作用,對於建立不衝突、不對抗的中美關係的意義怎麼強調都不過分。

「買美國貨,僱美國人」是特朗普的一個宗旨,兩國貿易的不平衡是他最揪心的問題。兩名首腦同意用100天時間來對中美經貿關係進行回顧研究。隨着中國經濟的繼續發展、供給側改革的推進、人民生活的繼續改善,中國將進口更多美國產品、加大對美國投資,為美國各地創造更多就業崗位,兩國在貿易、投資、金融、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合作前景廣闊,經貿關係也會更加平衡、緊密,前途光明。

兩國首腦會晤規劃了在新起點上的中美關係,兩國蓄勢待發的各方面交流與合作都可以有序開展起來了。

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

香港  明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