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落馬內情


中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涉貪落馬

江迅、袁瑋婧

中國正部級高級官員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成為中國監管系統「一行三會」首位落馬的正職主席。項俊波等多位監管機構高官落馬,中國由保險業起頭形成的窩案或正浮出水面。

中國保險系統級別最高者落馬,凸顯中國金融業反腐已闖入深水區。中紀委週末再打虎。四月九日下午二時三十分,中紀委監察部官方網站發布消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隨著中紀委這條不足五十字的消息,落馬傳聞幾個月的六十歲項俊波終於倒下。



當下,一部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正在熱播熱議。項俊波貪腐落馬的《人民的名義》現實版正在上演。有趣的是,三十年前,愛好文學的項俊波創作過中國內地第一部反映審計工作中貪腐的多集電視劇《人民不會忘記》。該片由田壯壯執導,著名演員李雪健出演,項俊波擔任製片和編劇。《人民不會忘記》比《人民的名義》早了三十年,諷刺的是,他這樣一名寫過反腐劇的作家,他自己人生比筆下反腐劇更呈波折之勢。《人民的名義》當下在中國熱播,項俊波卻倒在如日中天的仕途上,為自己仕途畫上句號。

項是中共十八大後第二十八名被查的中央委員。這名被中共反腐風暴秒殺的「大老虎」是正部級高級官員,已在金融領域任職十三年,曾擔任過審計署副審計長、央行副行長,又曾任農業銀行董事長操盤農行上市,如今卻成為中國金融監管系統的央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一行三會」首位落馬「一把手」高官。

項俊波落馬前兆

項俊波「要出事」的落馬傳聞早在二零一七年春節前就在坊間流傳,三月初北京舉行的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前更一度成為傳聞熱點。二月下旬,有媒體報道,中國農業銀行紐約分行總經理余明因對白人女部下性騷擾,被對方舉報違反當地法規洗錢,被美國監管部門查實處以兩億美元重罰,余明因此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當時就有消息傳出,余在項俊波出任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期間,擔任項的秘書,因此余的落馬有更深層原因,有傳聞稱,不用多久項俊波注定落馬。

不過項俊波一直如常工作,仍時常露面公眾場合。落馬前,項俊波最後一次露面是三天前的四月六日。那天,中國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項俊波與國家地震局長鄭國光簽約後致辭,為中國地震風險與保險實驗室揭牌。二零一七年三月全國「兩會」期間,項俊波還曾高調亮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北大廳,那條長百米的紅毯是兩會期間部長級官員進入會場的必經之路,這條「部長通道」正是各路傳媒記者搶新聞的「必爭之地」。距離項俊波落馬不到一個月之前,即三月十二日,他在「部長通道」上回答了亞洲週刊和多家媒體提問,他除點名「理賠難」、「銷售誤導」這兩大「頑疾」,還透露了一個消息:二零一六年,保監會和環保部制定了環境污染強制責任保險(環責險)實施方案,下一步將推動方案落地。中國已在三十省市自治區開展環境污染責任險的試點,準備在重點行業領域推行環境污染強制責任險。

「兩會」的人大會議閉幕那天,三月十五日,項俊波主持召開黨委擴大會議,傳達全國人大會議和全國政協會議精神。二月二十二日,項俊波現身官方新聞發布會,竟然還嚴辭狠批金融大鱷,聲稱「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他說,當前內地金融反腐已經不單單在金融機構,而是延伸至金融監管部門。

項俊波在中國保監會的五年任期內,中國的保險行業各項資料迅猛擴張。截至二零一六年末,保險業總資產達十五萬億元人民幣(約兩萬一千七百億美元),較二零一一年的六萬億元翻了一番多,同時背後隱患也漸漸顯現。項俊波是繼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後,「一行三會」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中共十八大後落馬的金融監管官員除了項、姚、張外,還有證監會發行監管部處長李志玲、中國證監會發行部三處處長劉書帆、中國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局長李量等。

採訪中,多次聽項俊波自稱是「中國最大保險推銷員」,對掛在嘴邊的這句話,他似乎頗為得意。不可否認,他是中共政壇不多見的「能文能武」的全才官員,他上過前線負過傷,寫過武俠出過書,拍過影視獲過獎,考得博士當學者……不過,最終還是敗給「財色」。這次中紀委公告中,官方未點明項俊波究竟犯了什麼法,但在中共文字學裏,「嚴重違紀」是貪腐同義詞。據中央巡視組對保監會的巡視反饋意見稱,「保險監管權力行使不規範,一些幹部存在以權謀私、違規兼職取酬等問題」。此外,有媒體報道稱,項的問題出在農行任上,二零一零年,在董事長項俊波支持下,資金困難的北京政泉控股實際控制人郭文貴以盤古大觀後續裝修工程為名,獲得北京農行亞運村支行三十二億元人民幣開發性貸款。在項俊波落馬前,他在中國農行的前秘書、助手、屬下等多名官員已落馬。項俊波曾經的重要助手、曾任農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兼行長張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已被處理降級。

此前坊間傳聞中,項俊波涉貪是農行任職時期,十年前,他任中國農業銀行行長期間,與農行一名女下屬有染,女方懷孕,已婚的項俊波重金安排與元配妻子離婚,之後與懷有自己骨肉私生子的女下屬結婚。另有傳聞說,他為躲避審查而與情婦辦假結婚,他跟元配夫人一直住在一起,這樣就不存在私生子問題。項俊波包養情婦和私生子問題頻遭舉報,卻始終未落馬。

一九五七年,項俊波生於重慶一個書香門第,父親是大學教授。據項俊波的文壇友人透露,項俊波從小就酷愛文學創作。有內地媒體曾報道說,項俊波上大學前參軍入伍,曾在成都軍區擔任司令部秘書,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國與越南戰爭爆發時,項俊波曾隨部隊奔赴老山前線,任連隊指導員在戰鬥中腿部負傷,立二等功,項俊波部隊曾推薦他到軍校深造,但項俊波選擇離開部隊參加剛恢復不久的高考,原本想考中文系的他,在父親堅持下,最後考取中國人民大學財經系,而後又考取南開大學碩士和北京大學博士。參加工作,早期在南京審計學院任職,官至副院長。他的人生可謂順風順水,之後從政,從一九九六年到二零零四年,他在審計署任職,官至審計署副審計長、黨組成員。二零零四年七月轉戰中國人民銀行任副行長、黨委委員,三年後調任中國農業銀行行長、黨委書記,二零一一年十月起任中國保監會主席、黨委書記,被稱為專家型官員,他出版過《現代金融市場知識手冊》、《保險基礎知識》等書。

曾是有情懷的業餘作家

項俊波在政壇步步為營,在文壇他也有好多作家朋友,據他一位同鄉文人說,在他家鄉四川文壇,項俊波寫詩、寫小說都小有名氣。他二零零五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在中國作家協會的官網上,能找到作家項俊波的名字。據作協官網信息說,項俊波筆名純鋼,一九八四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長篇小說《審計報告》、武俠電視劇本《紫劍傳奇》、電視劇《曾國藩》、電影《遠山》等,電視劇《裂縫》獲全國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項俊波在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現代作家》、《江南》等報刊發表詩歌、散文、小說。一個當年的戰爭英雄、反腐英雄,一個學者型、專家型的金融高官,一個有情懷的業餘作家,最終「涉嫌嚴重違紀」。

日前,北京當局公布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三月二十一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李克強把「進一步加強國資國企和金融監管」放在一起強調。他表示,國有資產是全體人民的共同財富,金融是國民經濟的血脈。在增強國有企業活力、促進金融業穩健發展的同時,必須採取有力措施,防止國有資產流失,防範金融領域腐敗風險,強化金融機構內部控制。項俊波在此際落馬,顯然會對未來金融監管高層人事布局產生重要影響,項俊波等多位監管機構高官落馬,由保險業起頭所形成的窩案或許正浮出水面。

亞洲週刊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