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台灣的瑰寶 言論自由

本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這天是鄭南榕在1989年為了出版言論自由而自焚犧牲的日子,為紀念鄭為後人開闢的言論自由空間,特定他的殉難日為言論自由日。

言論自由不僅是說話或表意自由,它串聯許多重大自由而成為所有自由的共同基礎。沒有言論自由就沒學術自由;沒有學術自由就沒有思想自由;沒有思想自由就沒有所有的自由,而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的母體。



為什麼中世紀以前的1300年間歐洲被稱為「黑暗時代」?因為教會靠宗教裁判所殘害壓迫言論不同的異議份子。文藝復興和接下來的啟蒙運動、理性主義運動開始把人的關切從上帝和教會轉向人間;加上歐洲帝王、貴族和平民階級鬥爭,迫使統治階級放權,允許異議人士的言論自由,逐漸發展出言論自由的概念。

以智慧棄暴力革命

台灣在經過民主人士的勇敢抗爭和犧牲奉獻,終於迫使黨國體制逐步修法退讓,像是《戒嚴法》和《刑法》一百條,言論自由才具體受到法律的保障。正是言論自由的擴散,台灣與中國走向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與方向,台灣出現寬鬆自由的社會氣氛,而中國則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緊張氣氛。

台灣民主形成有幾項關鍵因素:一,台灣沒有皇權貴族與平民階級鬥爭,但本地人與外省人的族群鬥爭激出了民主火苗。台灣人公開場合不說台語,但私下說台語凝聚力量,分辨你我。二,台灣菁英不斷在縫隙中發展本土認同並撐開縫隙擴大影響面。他們的危機智慧使他們拋棄暴力革命的誘惑,以和平方式與外省族群共存,也就是彭明敏提倡的「命運共同體」和李登輝主張的「生命共同體」。

鋪平民主體制道路

三,國民黨菁英並不反對民主,甚至認為那是台灣應走的路。執政菁英包括蔣經國的支持,是台灣民主和平出現的要素。四,美國的壓力保護了很多主張民主的本土菁英,並給蔣經國政權巨大的壓力迫使他們走向民主。同時,美國對台灣的保護使中國亡台的野心受阻,給予台灣一個和平環境發展經濟和民主;而台式民主也是以言論自由(開放報禁及電子媒體)為開始發展出一系列的自由,為奠定民主體制鋪平道路。

言論自由就像空氣,平日不覺得重要,等沒有了才會要命。難怪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採用「言論自由不得立法侵犯」的精神。

台灣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