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再探


1972年5月1日,离大选还有6个月,盖洛普民调显示美国当任总统尼克松领先民主党对手、南达科他州参议员麦戈文(George McGovern,1922-2012)十多个百分点。5月28日半夜,尼克松竞选连任团队招募的几个古巴裔前中情局特工秘密进入位于水门大楼的民主党总部,成功地在两部电话机上安装了窃听装置。由于其中一条线路窃听效果不好,6月17日同班人马再次进入6楼作案,被警察逮捕,结果成了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政治丑闻。

 40多年来,水门事件早已被研究遍了,之所以现在又有人对它产生兴趣,不仅今天华盛顿有很多事情同它相似,而是因为现任总统指控他的前任窃听他的电话,说就像“尼克松和水门事件”那样。人们想,大概川普这位总统并不知道水门事件的来龙去脉,否则他不会拿它说事。就像当年尼克松的律师、参与掩盖水门事件而犯有阻碍司法罪的迪恩(John Dean,1938—)说的那样:是川普的一系列行为让他想到了水门事件,而不是奥巴马。

 不管怎样,当人们对华盛顿政场的事情越来越不好理解时,就像水门年代那样,那就说明一场新的丑闻又在发生。

 一,他那不是第一次

 1971年7月13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发表了一份由国防部起草的《1945-1967美越关系》(又名“国防部文件”)。这份文件揭露了很多过去不为民众知道的美国政府关于越南战争的秘密。越战虽然不是尼克松发动的,但是到了他的任内,美国并没有停止军事行动,反而还扩大到了其他国家,这样尼克松也就成了“战争总统”了。对泄露机密文件这事尼克松非常恼火,他决定在白宫设立一个专门机构来应对。因为是要“堵漏”,所以管那个部门就叫“水管工”。水管工成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针对“国防部文件”泄密人艾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1931—)。

 在寻找材料可以用来诋毁艾尔斯伯格个人信誉的过程中,“管子工”秘密进入他心理医生的诊所,希望偷出他的病史记录,这样就可以把艾尔斯伯格说成是一个“精神病”了。当时那个行动计划经过白宫法律顾问的批准,前提是“不要留下任何痕迹”。1971年9月,也就是后来水门大楼的那几个嫌犯进了诊所,不过他们没有找到艾尔斯伯格的任何病例记录,但那个行动也没有被人发觉。

 到了1972年,尼克松在民调中一路领先。后来有人问,那为什么还要使用非法手段进入民主党办公室,他究竟想窃听什么?

 1946年33岁的尼克松第一次竞选公职成功,他以加州众议员的身份进入国会,被分配在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这个小组委员会的作用和影响非常大。1948年,非美委员会举行公开听证,调查前政府高级官员希斯(Alger Hiss,1903-1998)共产党案。当时资历最新又最年轻的尼克松轮到最后一个向希斯提问。他的问题是:是谁把你从纽约的律师事务所介绍到华盛顿政府机构来工作的?希斯答:弗兰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1882-1965)问:那是在他担任联邦大法官之前还在哈佛当教授的时候,对吧?下面的情节不在国会记录文本里面。但是据纽约律师、前乔治梅森大学副教授John Berresford在他《南瓜补丁、打字机和尼克松》(A Pumpkin Patch, A Typewriter, and Nixon: The Hiss-Chambers Espionage Case)的研究文章里说,希斯回答:是的,他是我哈佛的老师。尼克松先生,在我的印象中你毕业于加州的惠蒂尔学院?(Whittier Colloge)据在场其他人事后回忆,当时尼克松的脖子一下子红了起来。回过头看那段对话,希斯的真实意图清楚。也许他只是为了调剂一下听证会的空气,或者一天下来,他疲惫而词不达意了。但不管怎么说,那个回答并不合适,让人感觉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听证会结束后,非美委员会准备结束对希斯的调查。但尼克松表示希斯有说谎的嫌疑,这个调查应该继续下去。他还提出愿意负责调查工作的所有具体事务。后来证明尼克松的感觉是对的,经大陪审团裁定希斯伪证罪成立,服刑5年。毫无疑问,希斯案不仅是尼克松的台阶,它还给美国人留下尼克松坚决反共的印象。到底是意识形态还是由于个人原因让尼克松紧盯不放都只是一种推测,也许两者兼而有之,反正希斯案让尼克松一下子成为政治明星。1950年他轻松赢了加州参议员的选举。两年后又被艾森豪威尔看中成为竞选搭档,52年当选为副总统。那一年他还不到40岁。

 有这样一种说法,尼克松家庭背景和他个人经历、性格使他一直无法自如地融入美国东部精英环境。1960年总统竞选中他以微弱差距败给了肯尼迪,62年竞选加州州长再次失利。直到1968年约翰森总统因为陷于越战泥淖而放弃连任,民主党党内初选时罗伯特·肯尼迪又被刺杀,选情转而对共和党有利。尼克松向选民保证上台后将会体面地结束越南战争。11月,尼克松赢得了301张选举人票。这个结果在今天看了已经是很好了,可是上个世纪中叶,美国民众有很多中间派,跨党派投票也非常普遍。比如60年肯尼迪拿了303选举人票,64年民主党在任总统约翰森更是以486对52大胜共和党对手。所以到了1972年竞选连任时,尼克松对手下人提出的要求是:要赢大,赢最大。在那种压力下,连任班子想到了白宫的“管子工”,他们想再来一次入室行窃,最大程度掌握对手的竞选策略。

 72年下半年水门事件的调查一步一步深入,11月7日的选举也如期进行。那年尼克松横扫了全美49个州,以520张选举人票(仅次于1936年罗斯福的523张)以及60.7%绝对人数票大获全胜。但是水门事件的阴影也一直笼罩在他的头上。

 二,调查何以能够开展并深入下去

 首先,水门事件是刑事犯罪。既然是调查盗窃、偷听,那就可以避免在政治、道德、操守方面难以定性而让两党扯皮。比如候选人串通外国势力干扰大选这种事情,就算是有证据也仍然不容易定性。如果国会正好是同党占据多数席位,那连开展调查都很难。刑事调查对当事人的压力也比较大,涉嫌人员很容易被分化,或主动与立法、执法人员合作以换取豁免自保。水门案除五名入室者当场遭到逮捕之外,另有三名尼克松竞选连任班子人员在附近指挥。他们虽然事先订立了攻守同盟,但案发后间接证据指向他们,让他们很难躲藏脱身。7月10日,那名在对面楼里担任望风的人向FBI投诚,揭发尼克松手下人直接指挥了水门事件。所以两个月后联邦大陪审团起诉了水门事件7名嫌犯,这就揭开了刑事案件后面政治丑闻的盖子。

 其次是媒体的作用。无法想象如果美国没有独立的媒体,那历史上是否还会有水门丑闻?尼克松私下一直认为由于希斯案使他成了自由派的敌人。不过就是到了被迫辞职的地步,他也没有给媒体贴上假新闻的标签,更没有把媒体说成是民众的敌人。水门案发是星期天,华盛顿邮报把这起民主党总部被盗的本地新闻放在头版做特别处理。到了星期一,报纸的标题就开始指向尼克松连任班子,指出窃听事件五名嫌犯中有一名共和党工作人员。同一天,邮报还了解到嫌犯在现场留下的通讯录里面有白宫人员的联系电话,顺藤摸瓜,20日邮报再次揭露:前白宫法律顾问的助手同嫌疑人有直接关系。这样,水门事件就一步一步朝尼克松身边逼近。

 在公开听证期间,三家电视台(ABC,CBS,NBC)先是同步、一个星期后协调分段播出实况;公共电视台(PBS)晚间重播录像达300多个小时;公共电台(NPR)则全程播放实况录音,使得关注水门事件成为当时一种政治文化现象。如果今天再有政治丑闻发生,新闻媒体一如当年那样报道,不难想象在反建制、反政治正确旗号下联合起来的团体、个人以及他们推行的新兴网络媒介会怎么反应。当一个社会开始把媒体看成是具有政治倾向的工具而抹杀他们行使舆论监督权利的属性时,那么民主制度的基础也就开始受到了动摇。

 再次是知情人的泄漏。联邦调查局接手水门事件后,他们想从入室盗窃扩大到调查尼克松竞选中使用的肮脏手段上去,但是不断受到来自白宫的压力。副局长、被媒体称作“深喉”的费尔特(Mark Felt,1913-2008)私下把水门案件调查的进展、内幕每天泄露给华盛顿邮报,希望媒体揭开事件后面的黑幕。无疑,“深喉”在水门调查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历史上任何一届政府都面临泄密的威胁。这是因为政府拥有权力,而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对泄密不能一概而论。泄露刑事案件证据会让嫌疑人串通,影响破案定罪;泄露国防机密会给国家安全造成危害,但是如果泄露的内容涉及政府官员腐败、舞弊,那么同监督、制约权力,同民众知情权相比这种泄密则有百利而无一弊。如果动机不是为了个人利益,泄密者不应该承担道德责任,(法律责任是另外一回事。)恰恰相反,应该受到鼓励和奖赏。比如尼克松第一任内那份“越战报告”,连任后水门事件调查内幕,这些泄露对国家安全并没有带来什么损害。如果有损害的话,那只是尼克松个人的。事实上尼克松也不是因为泄密而身败名裂,如果不是他阻扰司法、掩盖真相的具体作为,如果不是他那个秘密录音带,国会就没有证据弹劾他。今天,当华盛顿谈论泄密时,一部分人关注的是泄密这个形式而对泄露的内容本身对社会的危害则视而不见。问题在于到底是揭露总统和他助手们私下串通俄国人干扰大选重要还是掩盖真相维护面子更重要?如果不审视泄露的实际内容,不区分泄露的矛头指向而一味谴责泄露的那一形式,则表明这些人要么因为自己身份地位而无条件地拥抱权力,要么是站在党派立场竭力维护权力。

 最后是因为三权分立。自1933年罗斯福担任总统开始,美国民主党控制国会两院达40多年。其中参议院有过两次短暂换手,一次是47年、一次是53年。民主党一党当家那个局面一直持续到里根胜出的1981年,而众议院一直到1996年才换手。在那样的政治阵势下,一般来说共和党总统会处处受到制肘。但是在尼克松年代情况也不完全那样。

 1973年第93届国会民主党以56/42;242/192掌握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但2月7日参议院是以77对0票通过议案成立“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的。那么那天至少有21名共和党的参议员投了赞成票。也就是说,70年代虽然民主党当家,共和党议员却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一味以党派立场投反对票 。水门委员会调查范围很广,包括在1972年大选前后任何个人或者团伙同竞选有关的任何违法,违纪以及违反公德的行为,显然这对尼克松是不利的法案。就是因为有这个调查委员会,在随后的听证会上才揭露出尼克松在白宫安装了录音设备,给了尼克松致命一击。还有是来自田纳西州的共和党籍议员提出了那个“总统知道什么?他什么时候知道的”那个流传于世的经典之问。这种情况在今天国会很难重复发生。2017年众议院刚刚开始的针对俄国人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在白宫的操纵而近乎流产。毋庸讳言,在党派政治越来越严重的今日美国,党派利益明显高于民众的利益,高于政治人物的正直和操守,这种状况给三权分立、相互制约打了折扣,也让民主制度蒙上阴影。

 三,撒谎、掩盖罪证、妨碍司法

 水门事件发生后,白宫对外公开评论“那只不过是一个三流的盗窃案”。私下里,尼克松担心媒体会挖掘事件后面的东西,而且会越来越深。根据白宫的录音带,6月23日,事件发生后的第6天,尼克松对办公厅主任说,这个事情让它发展下去会很有害的,它牵涉到那些古巴人和亨特先生,这样FBI就会发现这几个前CIA特工的身份。他要主任打电话给中情局局长,就说总统不希望把当年“猪湾事件”再兜出来了,要CIA阻止FBI的调查。中央情报局拒绝了白宫的建议。这是众议院弹劾尼克松“阻碍司法”条款的直接根据。办公厅主任事后回忆说:尼克松觉得我们应该主动出击、转移公众视线,而不是坐以待毙。

 尴尬的是,白宫干预司法的事情在2017年2月也重复发生了。这次也是由办公厅主任出面,(当然是总统指使。)也是到中央情报局,(要求他们出面公开否决总统手下多人、多次地同俄国情报工作人员接触的新闻。)也是为了转移公众视线。大概美国总统下意识里都认为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都是自己手下的人,叫他们干什么、不干什么是天经地义的。问题是,这一届政府想要掩盖什么?

 水门事件发生后,尼克松说他事先不知道手下人的那个安排,但是人们都不相信。因为如果不是总统的意思,他的手下人哪会去冒那种风险?

 1972年1月27日,在司法部长办公室有一个会议。出席者中除了部长本人外,(他不久辞职出任尼克松连任班子主任。)还有尼克松的律师迪恩、连任班子副主任等。会议听取前FBI探员、连任班子成员、后来水门大楼行动总指挥李迪(Gordon Liddy,1930—)的报告。报告主要是围绕用什么的方法收集、获取对手的竞选策略。从李迪提出的多种设想中后来确定了进入水门大楼窃取文件,安装窃听装置那个方案。那个会议尼克松没有参加,但是他的律师到场的。水门事件发生后,迪恩不仅没有丢了职位,相反还被重用了。

 1973年1月20日宣誓连任总统后,尼克松把迪恩提拔到白宫核心层,要他全权处理白宫和水门事件的关系。迪恩知道从那时起他实际上成了给尼克松擦屁股的人。他用尼克松竞选基金去封水门案犯之口。当他知道情势开始无法控制、早晚有人要把真相说出去的时候,迪恩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尼克松。尼克松问,你需要多少钱?迪恩答到,大概要一百万。尼克松说,我们有那个能力办到。

 1月30日,陪审团裁定7名嫌犯密谋,盗窃,窃听罪成立。3月23日宣判时法官还读了嫌犯之一给他的信,信中承认“有一种政治压力要我们认罪而后保持沉默”。这无异于一份迟到的证人证词,它把几个月来公众对水门事件背后有一个阴谋集团的怀疑和揣想统统证实了。其实两个月前法官就已经问过嫌疑人:谁在为你们付律师费的账单?他们回答“不知道”。什么?上来法庭而不用担心谁在替自己付律师账单?那说明他们后面肯定有人。就像今天美国总统和身边的幕僚异口同声否认曾经同俄国人打过交道则说明他们心里有鬼一样。不管是政客还是商人,过去或者现在同俄国人有来往并不是什么特别事情。但是到了某一个阶段他们一个一个都一起否认那就太反常了。那反过来只能说明他们不仅接触了,而且还涉及违法交易。否则他们为什么都要用谎言去掩盖呢?

 到了4月份,迪恩感到无法继续参与掩盖水门丑闻,也担心自己已经触犯法律,所以他一面聘请了律师,一面要尼克松为他向检察官申请豁免,尼克松拒绝。后来他自己申请也遭否定。他再联系水门调查小组,表示愿意说出他所知道的内幕,参议院则答应给他司法豁免权。当知道迪恩已经准备交待真相后,尼克松要求他立即递交辞呈,同时推出另外两位主要助手做他的替罪羊,以扫清自己的干系。30日,尼克松任命了新的司法部长,授权他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水门事件,当晚他向美国民众发表电视讲话。他说他的助手卷入了掩盖水门事件真相的行为,那行为不仅是针对民众,也包括他这个总统,尼克松的意思是他也被手下人骗了。后来人们知道,为了掩盖前面的谎言,水门事件发生近一年后尼克松仍然在公众面前撒谎。6月25日,迪恩在参议院水门委员会宣誓作证。他列举了一系列具体事实,交待了自己,连任班子主任以及尼克松本人是如何涉及水门事件的。他是第一个白宫官员指控尼克松同水门事件的直接联系。尼克松则全部否认。当时,迪恩的证词除了对尼克松的信誉带来损害外,法律意义甚微。因为那只是他的一家之言,就算他有详细工作笔记,但是笔记可以是事后编造的。迪恩告诉参议员,他怀疑白宫有秘密录音装置。7月16日,白宫办公厅副主任被参议院传唤作证。问:你知道白宫安装有录音设备吗?答:是的,是有录音装置。得知这个情况后人们第一个反应是,录音带上都有些什么内容?23日,特别检察官要求白宫交出录音带,被尼克松以行政特权拒绝。

 10月19日,星期五,尼克松对交出录音带提出妥协方案,但是检察官拒绝。20日,星期六,尼克松孤注一掷,下令司法部长开除特别检察官,而部长、付部长则相继以辞职抗议总统的命令。那是尼克松政治生涯中的最后一搏,但是他没有赢。联邦最高法院裁定下达后,尼克松不得不交出他的录音带。他撒谎、掩盖真相、干预、阻扰司法的一系列行为也同时昭然天下。1974年8月9日,水门事件两年后,尼克松被迫辞去总统职务。

 四,“水门”事件还会重演

 2016年4月,当川普任命曼纳福特(Paul Manafort)为他第二任竞选经理时,很多人对这位新经理都非常陌生。等知道他上一次参与总统竞选还是在20年前的事情时,就有人下结论说他的经历、经验在网络时代肯定已经过时了。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曼纳福特是纽约DT大楼的居民。他女儿说,他爸和川普整天泡在一起。

 自96年退出美国政治竞选活动后,曼纳福特开始为外国首脑提供顾问服务,同时也涉足房地产生意。据纽约公共电视台记者调查,2006年曼纳福特的一个空壳公司用三百七十万现款购买了纽约川普大楼43-G单元,2015年他以0价值把那个房产转移到自己下,再用抵押贷款方式套现三百万。

 另据NBC晚间新闻节目2017年3月底报道,塞浦路斯一家银行在调查曼娜福特一个可能涉及洗钱的账户时,那个账户立即被关闭了。塞浦路斯一直是俄、乌克兰等国洗钱的主要基地。NBC还说,在塞浦路斯一共有15个银行账户、10家公司同曼娜福特有关,其中至少有一家公司已经被证实用来接受俄国富豪的资金转账。这大概就是为什么2016年8月纽约时报揭露在2007至2012那5年里,曼娜福特私底下一共接受了来自乌克兰亲普金政党一千两百万现金后他突然辞去川普竞选经理职务的背后原因。目前,有多个联邦机构,包括CIA、NSA、FBI和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机构正在调查曼纳福特。对照水门案例,对曼纳福特的(犯罪)调查比国会听证俄国人干预2016大选更有可能成为敲开“俄国门”的突破口。

 水门事件从前中情局特工入室盗窃开始,经过两年刑事和国会政治调查,最终使尼克松下台。尼克松的罪行不是由于水门事件本身,而是用谎言掩盖真相。而这是民主社会政治丑闻的重要特点和直接原因。在水门事件年月里,媒体把尼克松是怎样一步一步侵蚀、毁坏了总统权力、声望的过程暴露于众。今天,现任总统在公众的眼皮底下以谎言左右舆论、转移公众视线,然后再用更多的谎言去掩盖前面的谎言,其行为和当年尼克松别无二致。

 水门事件后,国会采取了严历措施以抵消尼克松内外政策的影响:取消美国对南越战后拨款;推翻了被尼克松的否决掉的战争权力法案,将对外宣战权收归国会;规定竞选总统的候选人必须公开他们的竞选基金账目,以期杜绝水门事件再次发生。但是水门事件后才实行的候选人主动公布个人税表这条不成文的规定,40年后被川普破坏了。那么,水门事件的一个教训从2016年开始被否定掉了。其实,如果说水门事件对今天美国社会民主政治还有什么意义的话,没有比我们一起重温、对照水门事件的原因和结果来得更大。

 1973年10月19日,迪恩在水门刑事诉讼案中承认犯有阻碍司法罪, 74年8月被判处1至4年有期徒刑。9月份他没有进监狱服刑,而是被检方作为证人留置狱外,配合对尼克松助手的刑事调查。75年1月陪审团起诉了多位前白宫官员。法官同时将迪恩4个月的留置折抵迪恩的刑期。但作为一个已决重罪犯人,迪恩的律师资格从此被取消。后来他成为投资银行家、作家、讲师和电视节目评论员。

 今年3月21日,迪恩在MSNBC节目上就美国现总统竞选班子同俄国人的联系时说:我对白宫的反应和对这件事的处理感到非常震惊。 “白宫正处于‘掩盖’的状态,对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因为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这种‘掩盖’。我知道他们内心的感受以及外在表现形式。他们现在每一个举措都传递着‘我们正在掩盖’罪行的信号。他们表现出的迹象就是有罪,这是我们都能看到的。”

作者:和谈,《纵览中国》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