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新世紀戰爭:解構中國的能源安全戰略


美國不應低估中國在未來20年內實現能源安全的能力,因為中國的新絲綢之路戰略完全繞過海洋,反映北京對美國全球海軍優勢的非軍事解決方案





《明鏡譯報》編譯  劉欣

俄羅斯成中國能源夥伴

近年來,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2015年已達到近60%,遠超過國際公認的警戒線,引發北京對能源安全的擔憂,該如何確保能源供應的安全,顯然已成為北京當前最重要的課題。

《華爾街日報》報導,北京當局在公布十三五計畫的最新能源項目時表示,到2020年,其國內產油量將較2015年減至每日約400萬桶,降跌幅度達7%。此一趨勢顯示中國的油田逐漸老舊,國有產油商的投資匱乏,政府想重現振興美國石油生產的非常規開採技術,恐有一定難度。

然而,對全球石油行業而言,中國產油量下降卻不失為一大好消息,將可望緩解近期因供應過剩導致的油價下跌困境。但對北京來說,隨著石油進口依存度日漸加深,其能源安全也將備受威脅。

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EIA)在其《2016年國際能源展望》的報告中估計,2015年中國的石油進口量約為每日660萬桶,佔該國總油耗59%;到了2035年,該數字將增加至970萬桶,進口比例提高到62%,年增長率約2%。

另一方面,中國對進口天然氣的依賴也不容小覷。在同一份報告中,中國的天然氣進口量於2015年達到1.4萬億立方英尺(佔總消費量24%),並預計在2035年達到6萬億(佔26%),年增長率約7.5%。

美國學者薩米爾塔塔(Samir Tata)日前以《解構中國的能源安全戰略》(Deconstructing China’s Energy Security Strategy)為題,於《外交家》雜誌分析指出,目前中國高度依賴波斯灣和非洲的石油和天然氣進口,主要通過油輪行經海上交通線(SLOC)和美國海軍控制的航道咽喉點進行運輸。換言之,若美國有意阻攔,其海上封鎖將引發中國經濟迅速崩潰,軍事力量也將遭到癱瘓。

有鑑於美國的海軍優勢中短期內將難以被撼動,中國因此擬好一份完整戰略,計畫通過美軍較難觸及的陸上管道──包括道路、鐵路,與友好的油氣供應國實現管線連接,以保障國內中長期的油氣供應。

以經濟層面來看,中國的GDP2035年將增長到43.7萬億美元,較美國的26.7萬億美元或歐盟的27.8萬億美元高出1.6倍;因此,中國絕對具備一定的財政能力來負擔其陸上管線替代方案的成本。

目前為止,俄羅斯和伊朗是美國盟國陣營以外的唯一兩個主要能源出口國,擁有足夠的石油和天然氣儲備,能持續滿足中國的進口需求。塔塔認為,北京的能源安全戰略其實既簡單又直接:確保俄羅斯和伊朗的經濟安全,以換取中國的能源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相互依存被雙方認為是互利的。

文章中,塔塔進一步分析俄羅斯和伊朗目前的石油與天然氣儲量及未來的開發潛力。他引述EIA的數據指出,截至2015年,俄羅斯被證實擁有800億桶石油和全球最大的天然氣儲量──1688萬億立方英尺。

同時,該國於該年度生產了石油1100萬桶/日和天然氣22.4萬億立方英尺,其中750萬桶/日石油和7.3萬億立方英尺天然氣用作出口;到了2035年,EIA預測,俄羅斯的能源產量將上升到石油1180萬桶/日和天然氣29.3萬億立方英尺,其中810萬桶/日石油和12.3萬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將出口。

屆時,俄羅斯將可滿足中國石油85%的進口需求(約810萬桶/日)以及中國對天然氣進口的全部需求(約6萬億立方英尺)。而中俄兩國邊界長達4179公里,因此油氣可通過陸上管線安全地被輸送至中國東北,美國的影響有限。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