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一個由中國領導的世界


習近平飛行大半個地球,到佛羅里達與川普會晤,而且是到川普的私人莊園做客,這是川普上任以來各國元首絡驛於途,到美國拜會新總統的高潮。但諷刺的是,當前的世界權力中心卻不是由東而西,卻是反其道而行的由西而東;西方的影響力正在衰退,美國的國際霸主地位也受到挑戰,權力中心正逐漸轉到亞洲。



美國輿論談中國崛起已經很久,十年前著名評論家薩卡里(Fareed Zakaria)就出過一本暢銷書「後美國的世界」,預言亞洲的崛起,中國挑戰美國的國際霸主地位;但輿論卻未能提出具體的時間表,中國會在什麼時候取代美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拉治曼(Gideon Rachman)的新書「東方化」(Easternisation)則明確地說,中國目前正處於成為霸主的過程中,30年內將可取代美國,完成這個過程;而且川普成為美國總統,將會加速中國成為霸主的發展。

按照拉治曼的說法,中國因經濟崛起而擴大政治的影響力。2001年「入世」之後的十年,是中國經濟崛起的重要十年,而美國於2008年爆發的金融危機,以及隨後而至的經濟大衰退,又使中國的經濟力量得以進一步擴大;到了現在,川普上台,推行貿易保護主義,他雖然說要「使美國再偉大」,但這種政策只會削弱美國的經貿影響力,因而加速了中國崛起的步伐。

中國目前仍是全球最大製造業國,也是全球最大出口國,最近三年的經濟增長雖然放緩,跌至6.5%至7%之間,但仍能保持習近平所說的「中高速成長」;在習近平的經濟轉型政策下,雖然2015年出口一度急速下滑,經濟出現動盪,但製造業和出口近來已告回穩,國內消費也按照計畫逐步提高所占的GDP比重。以目前的發展情況看,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經濟將可繼續擴張,看來不會出現逆轉;換言之,中國取代美國成為經濟第一大國的步伐,仍不斷地向前推進。

川普的反全球化的貿易保護主義,剛好與支持貿易自由的中國背道而馳。美國兩位前總統柯林頓和小布希都認為,中國崛起是好事,有助亞太,但川普卻認為,中國崛起不是好事,因為中國對美國進行「不公平貿易」,每年從美國「搶走5000億」(其實去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只有3470億)。

深受川普重用的白宮首席策士巴農(Steve Bannon)就說過,全球化使中國的中產階級得以崛起,但全球化卻摧毀了美國的中產階級。從巴農對全球化的看法,不難看出川普為什麼會反對自由貿易和實行保護主義。

川普以「美國優先」作為經貿政策原則,要與所有貿易國重新談判,務求消除美國的貿易逆差。這是以利為前提,要爭取美國的利益,卻要貿易國放棄它們的利益。中國、德國、日本和南韓四國,占了去年美國全部貿易逆差的81%,川普要取消逆差,就必須要四國放棄它們的順差利益,四國會願意嗎?就算它們在壓力下,向川普作出讓步,也不能排除四國採取避險措施,減少與川普打交道。

在中國的經濟影響力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原來靠近美國的國家,勢必將眼光投向中國市場。川普上台,日本最積極,安倍已兩度來美,與川普會談;日本沒得選擇,只好走美國路線,但日本和南韓的經濟命脈越來越傾向中國,這是最明確的趨勢。德國的異心,更為明顯;梅克爾日前到訪白宮,與川普貌合神離,這位歐盟最有權力的總理,顯然不以川普的逆差施壓為然,已經轉向中國尋找貿易機會。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德國的最大出口國。

世事正在轉變,權力中心也正在轉移。今年初發生於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事,最可作為證明: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歷任總統都支持自由貿易,但川普卻反其道而行,改行貿易保護主義,另一方面中國的習近平,卻搖身一變,成為自由貿易的捍衛者。以前,當英國是世界霸主時,它也支持自由貿易;後來,美國成霸主,它也支持自由貿易;到了現在,中國卻成為自由貿易的捍衛者,看來中國真的很快就會成為國際霸主了。

邱鴻安,世界日报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