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利诱库什纳,安邦受挫,中国公司的海外企图

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666号,建于1950年代。最近,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家族企业终止了与中国安邦保险集团洽谈交易。 (AFP)
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666号,建于1950年代。最近,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家族企业终止了与中国安邦保险集团洽谈交易。

陈破空

最近,美国总统川普的女婿库什纳终止了与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一笔大交易的谈判。吴小晖是中国安邦公司的董事长。



吴小晖对库什纳家族旗舰大厦(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的投资谈判,早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就在进行。川普当选总统之后,相关谈判突然加快,吴小晖和安邦公司作出大幅让步。如果这笔高达67亿美元的生意成交,库什纳家族将获得如下好处:

库什纳家族投资7.5亿美元,就能换取72亿美元项目的20%股份,即14.4亿美元股份;库什纳家族出资5000万美元,就能清偿此前2.5亿美元的债务;另外,库什纳家族还将从这笔交易中获得4亿美元的套现。这笔巨额现金,实际就是吴小晖和安邦公司白白送给库什纳家族的一个大红包。

很明显,这是一桩不对称、不公平、一边倒的交易。吴小晖和安邦公司甘愿吃亏,那是因为,他们要占便宜。中国有俗话:“吃小亏占大便宜。”或“放长线钓大鱼。”吴小晖瞄准的,是库什纳本人,通过库什纳这条暗线,影响川普总统的中国政策。去年12月,候任总统期间,川普打破陈规,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中国政府就是通过吴小晖-库什纳这条连线,向川普表达了不满。

因为有了与安邦公司的这笔交易,频繁联络库什纳的,不只是吴小晖,还有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正是崔天凯与库什纳密商,才促成了提前登场的川普-习近平庄园会。今年2月,崔天凯还煞费苦心,专门为川普女儿、库什纳妻子伊万卡经营了一场中国新年晚会。

川普上任总统之后,立即任命女婿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后来又任命女儿伊万卡为总统特别助理。看上去,年迈的川普离不开他最钟爱的女儿和女婿,有意让他们住进白宫,日夜陪伴自己,并协助自己处理公务。

为了避嫌和避免利益冲突,库什纳和伊万卡都转让了公司股份(给其他家族成员),暂停经商,并不领薪水,义务为川普政府工作。但仍然不能摆脱包括反对党、媒体和各界的质疑。于是,才有了库什纳家族与中国安邦公司终止谈判的最新事态发展(2017年3月29日)。这对库什纳本人、库什纳家族和川普家族而言,无疑是一个明智决定。悬崖勒马。中共的腐败文化,碰壁于美国强大的民主制度而暂时受挫。

安邦公司与库什纳家族的故事,只是中国公司在海外的众多活动剧之一。像这类明显吃亏、有意做“蚀本生意”的例子,也并不少见。

近些年,中国公司掀起了在外国、主要在西方国家的收购潮。参与海外收购的中国公司,无论是以国营企业还是私人企业的面目呈现,大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红色权贵背景。比如:

安邦公司(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除了邓小平外孙女婿,曾是该公司股东或董事的,还包括,已故解放军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本身是“红二代”,其父亲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在万达公司持有股份或投资的红色权贵,包括: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和姐夫邓家贵(后来名义上退出,由一名职员代为持股)、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前总理温家宝的女儿温如春、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前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的儿子王新宇。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原是平民出身,然而,当他的公司逐渐做大之后,却卷进了大批红色权贵,先后有二十多名前任和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子女或亲属,成为该公司的投资人、股东或高管。

这类以红色权贵背景的中国公司,其巨额财富,很少来自于合法经营和正常创造,主要地,乃是利用权力优势和裙带关系,借由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非法敛财,严格地说,是不义之财,都是从中国人民身上搜刮的血汗钱。

中国公司大举收购的目标,瞄准外国的名牌公司和高端企业。2016年,是中国公司收购外国公司的高峰年。中国在海外的并购交易上升21%,达到11409宗,交易金额上升11%,达到7700亿美元。

然而,随着各国对中国公司收购动机的怀疑加深,中资收购失败的案例,越来越多。除了吴小晖(安邦公司)的收购案受挫,包括王健林、马云等人旗下的中国公司收购案,都经历越来越多的阻力和挫败。西方国家的忧虑是,其中不少的收购案,暗藏中国红色权贵有意垄断或支配攸关这些国家科技、经济、政治和安全命脉的不良企图。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