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川習會前的雙方元首外交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美中兩國元首高峰會,由於是世界兩大超強國家領導人的首次見面,因此國際社會都給予高度重視,美國媒體甚至認為這是川普上台以來,最重要的外交對話。如果我們從川普在會前的談話及川習兩人本周的行程來看,雙方似乎都想降低此次峰會的重要性,或是減少外界不切實際的期待。



在川普下令以戰斧飛彈對付日前使用化學武器攻擊平民的敘利亞後,川習會至少在美國媒體的報導,已被後者取代,其重要性也因美國的軍事行動而失焦。

川普首先在他的推文中強調川習會將是一個高難度(very difficult)的峰會,並且在4月6日上午接受福斯新聞訪問時,說這次峰會「將極有意思,沒人知道會怎樣」。在行程安排方面,川普先是接見埃及總統埃爾希西,然後是約旦國王阿布杜拉,最後才是川習在海湖度假村的會面;習近平則是在川習會之前,先到遠在北歐的芬蘭訪問,然後再繞道美國返回北京。

先訪芬蘭淡化峰會

埃及總統埃爾希西是個相當具爭議的人物,他是透過軍事政變取得政權,推翻的是茉莉花革命後民主選舉產生的文人總統穆爾西,隨後對穆斯林兄弟會的打壓,都讓人權團體對他政權的正當性提出質疑及抗議。不過,世俗化的埃爾希西政府不僅能夠降低極端伊斯蘭主義利用埃及對抗美國,也讓美國在這個地區最重要盟友以色列沒有太多安全的顧慮。儘管埃爾希西對美國的反恐及和以色列的外交具有正面意義,歐巴馬卻不願意和他見面,但川普卻視這位軍事強人為美國重要盟友,從兩人會面後,川普向媒體豎起大拇指的肢體語言來看,他顯然對埃爾希西的好感,要超過先前會晤的德國總理梅克爾。

與埃及一樣,約旦也對以色列較為友善,此外在敘利亞內戰及伊斯蘭國的興起後,約旦是中東地區接受敘利亞難民最多的阿拉伯國家。在川普與阿布杜拉國王見面前一天,敘利亞總統阿塞德才使用化學武器,造成包括幼兒在內的數十名無辜平民百姓傷亡。在阿布杜拉離開美國、習近平在佛羅里達與川普共用晚餐時,美國領導人已下令飛彈的攻擊。

北京對美中領導人首次會面的態度是要保住顏面,因此不希望在非國是訪問名義下,專程前往佛羅里達,因此特地安排先到芬蘭訪問,以淡化川習會的重要性。

空襲敘國轉注意力

選擇芬蘭當然是經過精心計算的決定,首先今年是芬蘭在一戰期間、俄羅斯共產革命動亂之際,取得獨立建國的100周年;其次,芬蘭長期主張的中立政策,即使在冷戰結束後也未參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北京的不結盟傳統相契合;再者,儘管他不是北約成員,卻在後冷戰時期選擇加入歐盟,強力支持自由貿易及目前的國際經貿秩序;最後,芬蘭在近年來對一帶一路表達高度的參與意願,加上瀕臨因全球暖化後出現夏季亞歐間航道的北極洋,若中國投資的鐵道計劃完成,一帶一路還會有一條分支,形成圍繞歐亞大陸的交通運輸網。

中國大陸的外交官大概沒預料到川習會舉行的同時,會出現美國對敘利亞的飛彈攻擊,但有了芬蘭的行程,至少不至於空手而歸。川普在與習近平見面談話後接受記者訪問時,宣稱兩人有相當深度的交談,建立了情誼,但開玩笑的表示沒有從習近平那裡獲得任何東西,一點也沒有。或許川普早知川習會難有成就,因此空襲敘利亞已轉移媒體注意力,畢竟他被封為善於使用「大規模轉移注意力武器」(weapons of mass distraction),絕非浪得虛名。

台灣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