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生產論文必須大幹快上



陸思齊 獨立評論員

總部位於德國、世界知名學術出版社施普林格(Springer)日前宣布,撤銷旗下學術刊物《腫瘤生物學》所發表的一百零七篇醫學論文,聲稱部分作者論文涉嫌直接盜用別人的研究,又或者冒用本領域專家的名字申請電郵地址。據了解,該一百零七篇論文均來自中國學者,多間內地頂級大學榜上有名。今次也「創了」該刊物一次過撤稿最多的紀錄。


事實上,內地院校論文被指存在大規模造假問題非今日的事。去年,美國知名抄襲監測網站Plagiarism Watch爆料,指有論文造假公司與巴西一份雜誌合作,收費為中國學者發表了大量涉嫌抄襲、造假的論文,中國醫學科學院一名研究員其後在個人博客上,亦證實有關情況。

內地學術造假情況猖獗,有人歸咎於出教授評職稱與國際期刊論文刊出次數掛起勾來,形成壓力。人們可以看到,「論文造假」在內地儼然成為一條巨大產業鏈,從論文代寫到論文代發,全部皆明碼實價。央視曾經揭秘某論文造假公司,指一篇職稱論文連寫連發「超錶價」約為一千多人民幣,其餘收費等級依次為學位論文、碩士及博士論文,後者收費約為五至六萬元,至於醫學等類的論文,由於技術含量較高,數費亦更貴。

論文造價在外國是不可觸犯的「天條」,小則無法繼續在學術圈混下去,如果當事人恰巧是政界名人,則隨時烏紗不保,年前德國國防部長及教育部長相繼丟官,是最佳例子。相對而言,內地對學術造假相對「寬容」得多。今次撤稿風波發生後,中科協負責人在會見施普林格出版社代表時,聲稱除了是作者等人有責任,出版社本身亦未有善盡監管責任,並應在事前處理好有問題的論文,而非發表後一撤了之。

這就好笑了,明明是自己人犯錯,怎麼可以倒打一耙,怪罪起別人來?情況就像家裏孩子在商店偷了東西,被店家抓個正着送官去,家長指摘店家未有善盡看管財物的責任,沒有貫徹孩子以正確的做人觀念,反而報警了事,真的太「不負責任」。想起幾年前多位在自然地理學、生態學等領域的著名教授專家,聯名投訴中國工程院院士涉嫌「抄襲剽竊」,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結果只是當事人向其中一舉報人登門道歉了事而已。

別怪筆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規模學術造假之所以禁之不絕,除了是升官發財的個人行為,搞不好也可能是「國家行為」,至少是官方「樂觀其成」。如今時興講「軟實力」、「大國崛起」,還記得去年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發表統計數據,說中國在學術論文數量上首次超越美國,當時國人的那股興奮勁頭,既然要把「彎道超車」進行到底,自然要繼續「多快好省、大幹快上」地生產論文,全力打假,不怕打擊了人們的積極性嗎?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