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當她們選擇在中國面前挺直腰桿

苗博雅

先前和某位曾經多次「被失蹤」的中國維權律師交流時,我問對方:談太多「敏感議題」,會不會害了他?對方半開玩笑地回應,他已經很受矚目了,中共動手要付出比較多代價;知名度不高的,才是最容易遭遇危險的。

對尋常百姓下重手,不易引起國際壓力,又可向大眾傳遞「黨為刀俎,民為魚肉」的威嚇訊息,是中共政權慣用的把戲。近年中國內部社會壓力升高,「殺雞儆猴」的範圍擴及境內的外國人,甚至在境外綁架社運人士。台灣的公民社會,正是中共虎視眈眈的對象。



繼2012年鍾鼎邦事件後,再次發生李明哲「被失蹤」事件。鍾李兩案都發生在馬政府橫柴入灶讓《兩岸司法互助協議》生效之後。《司法互助協議》明文「雙方同意及時通報對方人員被限制人身自由……等重要訊息,並依己方規定為家屬探視提供便利。」但在李明哲案,中國的「及時」通報,是10日後才在國際壓力下被動承認抓人,拒絕說明被關押處所;而李明哲配偶李凈瑜要赴中探視,中國竟蠻橫註銷其台胞證。

跪下磕頭不是自由

向中國委曲求全,無法為國人帶來真正的保障。不論和中國簽訂多少書面協議,都只是對方隨時可任意違約的廢紙。李明哲案給台灣人的課題之一,是未來如何發展能確保國人利益的兩岸互動模式。

李明哲案給台灣人的課題之二,是考驗台灣社會,是否真心相信民主價值與正當程序。

平心而論,循往例向中國低頭,是一條有人走過,似乎比較容易掌握的路;堅持理念,爭取作為人的尊嚴,是一條人跡罕至,遍布荊棘的路。面對不講法、不講理的綁匪集團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是對抗一整個土匪國家。被極權政府以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的方式拘禁,無論當事人或家屬做何選擇,我們都該理解並盡力給予支持。

有些人喜歡呼吸台灣自由的空氣,享受台灣俗又大碗的健保,天天行使《憲法》保障的基本權,有時還跨境到中國當名嘴網紅享受營業自由、遷徙自由。在一個台灣女子竟膽敢打亂中國算盤時,更是積極行使言論自由,污名一位堅持正當程序、拒絕私下交易的公民。

或許這些很會行使權利的人們不明白,自由的滋味,包括挺直腰桿、站著做人的自由,包括自我實現的自由,包括捍衛尊嚴的自由。要跪下磕頭才能得到的,不是自由。

冷嘲熱諷等而下之

有上百萬台灣人在中國經商、求學、旅遊,前有鍾鼎邦案,後有李明哲案,未來受害的,可能就是你或你的親友。營救人質的各種策略和手法或許有不同見解,事情若發生在你身上,你有權利做出自己的選擇。不論是忍辱或抵抗,都需要極大的智慧與勇氣才能保持尊嚴。

你可以放棄行使你的權利,但沒道理要求別人也要和你一樣放棄。至於發明各種陰謀論,對受害者及家屬冷嘲熱諷,試圖維繫國共私了平台,更是等而下之的把戲。

台灣若要成為一個好國,先決條件是有足夠多的好民。李明哲案不只是中國刻意製造給蔡政府的難題,也是每個台灣人該思考的深刻問題。李凈瑜的強韌態度,意外打破了兩岸行之有年的「國共河蟹,權貴套利,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默契」,讓國共政客踢到鐵板,或許是改變兩岸互動模式的契機。

蔡政府有義務積極策劃如何突破馬習聯手硬套的兩岸互動框架;所有台灣人也該學習,如何尊重他人挺直腰桿的選擇,如何善待萬分煎熬仍堅持站著做人的李凈瑜和李明哲。

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

台灣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