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人民的名義 皇上的恩典

 Chinesische Fernsehserien (DW)
中國熱播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時評人長平認為,系統性腐敗成為中共取之不盡的政治寶藏。

"這次給我們放的尺度是我沒有想到的,沒有傷筋動骨、沒有一定要叫把某個橋段摘掉的,也不會覺得某些話說出來會觸及到什麼。雖然過審時間長,廣電總局電視劇實際這次是全力支持。"導演李路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的這段話,說出了中國時下熱門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的全部真相。



這部電視劇被認為尺度空前地大,再現了中共體制內無所不在的驚人腐敗。而且,該劇不再簡單地塑造黑白分明的英雄與壞蛋,而是體現了人性的複雜--大貪官偽裝老實人,貪官被抓前還給下屬上反腐課,官場利益關係盤根錯節,等等。作為情節劇,這些技巧--而且是早被媒體報導的事實--都能贏得盛讚,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即便如此,這些尺度也都還是審查機構給的,如同民謠所唱:"黨叫咬誰就咬誰,叫咬幾口咬幾口"。這當然不是審查機構的疏忽,而是長時間審查之後的慎重決定。那麼問題就變成了,為什麼這一次黨會給這個尺度,會恩賜人民這些"精彩"的劇情,會讓該電視劇朝貪官多咬幾口?

首先,審查者有了信心,"不會覺得某些話說出來會觸及到什麼"。如果他們覺得會"觸及到什麼",那就一定不會讓說。言論審查機構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掩蓋事實真相,以免引起民憤,危及政權。但是,這種並非審查沒有把住關,而是刻意放出的大尺度劇情,等於是對民眾說:來吧,讓你們看看我們有多腐敗!夠精彩吧?

當年中共從國民黨手中奪取政權,其宣傳重點就是國民黨政權太腐敗。那時的人民會想:既然當局這麼腐敗,那麼我們就應該換一個政黨。今天,經過長時間洗腦,大多數人已經不會這樣思考了。少數還沒有被洗腦的人,也因缺嚴酷高壓不敢或者不能吭聲。因此,讓人民看看自己的腐敗,也成了皇恩浩蕩的恩典。

從"殺人者武松"到"殺人者人民"

其次,政府系統性地腐敗透頂,人民卻不會、不敢或者不能想換政府,當局可不想滿足於此。它還要利用自己的腐敗,來證明自己的偉大光榮正確。這在邏輯上很荒謬的事情,現實政治卻一再重複。毛澤東反腐敗,偉大導師;鄧小平反腐敗,總設計師;江澤民反腐敗,三個代表;胡錦濤反腐敗,和諧社會;習近平反腐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他們都很會為後繼者著想:不僅不會把腐敗反完,而且留下更多的腐敗,讓這筆政治資產越來越豐厚。

處處奇葩的系統性腐敗,成了習近平的政治寶藏。隨便挖開一個官員的牆,就可以發現整捆整捆的現金。他不僅可以坐享其成,順手拈來重振朝綱,而且還可以扒拉一點內幕給老百姓分享。老百姓也並非真的那麼無知,身邊層出不窮的腐敗早已經讓他們領教,三十年前就有民謠吟唱官場:"先殺後審判,保證沒冤案!"然而,恩典畢竟是恩典,搬上螢屏的腐敗故事,儼然是"點糞成金"。

人民看了腐敗故事是這樣想的:這個政黨多麼腐敗,可是千萬不能讓它亡黨了啊,必須有一位來自腐敗系統內部的英明領袖來拯救它!假如不會想也沒關係,身為江蘇省作協副主席的編劇周梅森不會只拿錢不干活。他說,中共反腐是人類歷史上"少有的偉大舉動"。有作家同行認為他撒謊,比如朱元璋把貪官剝皮示眾,比中共雷厲風行得多了。可是朱元璋哪有這麼多腐敗可反?

有人諷刺這部電視據濫用"人民的名義",因為它演的明明是宮廷內鬥。這個批評是不公平的:在萬惡的舊社會,武松殺人之後,會在牆上寫下"殺人者武松";如今天地煥然一新,牆上留下的血字是:"殺人者人民"。

人民為這樣的榮耀感恩戴德,奔走相告。於是,大尺度反腐劇如同一場華麗的盛典,為即將到來的中共十九大鋪上了血紅的地毯。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