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也來說說「人民」以及《人民的名義》



梁雲祥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大陸正在熱播一部以反腐為主要內容的電視連續劇《人民的名義》。本來,按照以往的慣例,能夠得到官方認可的這類被稱為所謂主旋律的電視劇的收視率一般都不會很高,但是這次卻似乎一改慣例,該部電視劇幾乎火遍了神州大地,不論是年過半百甚至退休的老頭老太,還是靚麗光鮮的青年學生或中年白領,很多人都在觀看和談論這部電視劇。當然,之所以會出現如此盛況空前的情形,肯定和該劇的劇情內容及其拍攝風格有關,即既說明人們對反腐問題極度關注,同時也說明該劇的拍攝同以往類似內容的作品比較有了某種突破,比如對官場潛規則的進一步暴露以及腐敗官員級別的提高等等。


從目前的情形來看,該劇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組織創作,因此其出台顯然具有官方背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官方對腐敗的深惡痛絕和繼續加強反腐力度的決心,人們可能想從中看出未來反腐的一些動向和發展趨勢。不過,圍繞這部電視劇,似乎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一種意見認為,該劇揭露了現實中官場的腐敗和個別官員的醜惡,也顯示了中國政府敢於揭醜和堅定反腐的決心,但另外一種意見認為,該劇真實反映了中國官場上的腐敗和黑暗的現實,堪稱是一部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或現代版的甄嬛傳,而且描寫的仍然是一種權力反腐而非制度反腐,即仍然只能依靠更高權力而非人民的監督來反腐,因此反而使人們對現政權失去了信心。

當然,該劇劇名被定為《人民的名義》,肯定本意是好的,即試圖站在所謂人民的立場上或為了人民的利益來治理腐敗,然而究竟甚麼是人民呢?以及如何以人民的名義來治理官場的腐敗呢?因為人民從來就不是一個明確的概念,怎樣才能夠真正地代表人民和反映人民的利益,其實是很難說清楚的。

在中國,幾乎所有與政權有關的機構或部門都被冠以「人民」二字,似乎如此就會自然成為人民的機構或部門和能夠代表人民以及為人民服務,例如人民政府、人民公僕、人民解放軍、人民代表、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人民銀行、人民醫院……等等,過去還曾經有過人民公社,但是究竟甚麼是人民呢?在這裏,人民僅僅是一個抽象的集合概念,同時也是一個政治概念而非法律概念,作為中國人的每一個個體似乎都既屬於人民的範疇而有時又不屬於人民的範疇,至於誰屬於或不屬於以及何時屬於何時不屬於這一範疇則往往需要由某些有權力者來隨意界定,這些有權力者一般會將自己政治上的敵人排除出人民的範疇,這樣就可以將自己不喜歡的人歸類於人民對立面的敵人範疇,因此也就可以任意剝奪作為敵人的人的各項權利,甚至包括財產和生命。也就是說,在作為抽象的集合概念和政治概念的人民這一概念中,其實每一個個體都隨時有可能被有權力者排除出人民的範疇,比如在「文革」中連國家主席都可以在一夜之間被排除出人民的範疇而成為敵人。

即使在已經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幾十年後的中國,人們仍然在頻繁地使用所謂人民的概念以及對這一概念仍然缺乏正確的理解和認識,尤其是政府部門及其官員仍然在每天高喊著人民和為人民服務並以此來證明自己執政的合法性,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恰恰是這些滿嘴人民和人民利益以及高喊要為人民服務的官員們才有機會去侵犯和損害人民的利益,在這裡人民就僅僅是一個名義而已。

因此建議,以後應該更多地使用「國民」而非「人民」的概念,因為國民是一個嚴格的法律概念,即只要具有本國國籍的人就是國民,因此也就應該具有一些作為國民應該享有的最基本的權利,比如選舉權與被選舉權、財產權與生命權、受教育權等等,除非經嚴格的法律程式認定已經犯罪的罪犯才有可能被剝奪部分或全部的權利,或者即使是罪犯也應該享有其法律規定的某些基本權利,而不能以所謂「人民」和「敵人」的分界來對待自己的國民。當然,如此做就又需要有一個前提條件,即司法的獨立和公正,這又是另外一個話題了。只有培育國民的權利意識和真正增加國民的權利,才能建立其真正有效監督官員的機制,也才是治理腐敗的根本之路,只是以人民的名義而實際並不明確人民是誰以及不給國民實際的權力和權利,那麼腐敗就永遠難以根治。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