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我可以理解你的美國夢

林達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司改國是會議委員

台灣人對美國文化熟悉,美國司法也有可取之處。當我們對司法失望時,許多人傾慕美國,希望直接引進。然而,訴訟制度是鑲嵌於政府體制的一組套件,也是揉雜於社會文化脈絡的寫照,更是民主社會如何放置公權力的選擇。本次司改對美式制度有一些呼喚,可宏觀來檢視。



先以政府體制來說,美國是聯邦制,全美有52個司法轄區,包括聯邦政府、哥倫比亞特區和50個州政府,所以有52位檢察長。在每個州政府之下,各郡還分別設有十幾個地檢署,各自又有檢察長,許多是人民直選。因此,美國的檢察長非常多,都是一方之霸,各自獨立,他們並不是金字塔型的集權結構。換句話說,美國的每一位檢察長就算要政治干預,也只能轄區偏安一隅。我國則是中央集權,檢察機關隸屬法務部,呈現完美金字塔結構,一旦將檢察官行政官化,政治不當干預將是由中央到地方的全面滲透,威力相當驚人,政黨輪替更是可怕,這恐非以「特別的行政官」、「獨立機關」或「檢察獨立入憲」可以簡單帶過,不可不慎。

再以社會脈絡來說,美國是高度資本主義國家,重視成本效率和個人努力。美國公民社會對於自身努力和政府照顧義務的要求,和歐陸福利國家、亞洲家長式政府也略有不同。美國餐廳服務生本薪很低,主要靠熱情取悅客人賺取小費,客人可以看服務態度大方多給。美國醫療昂貴,看病要靠購買商業醫療保險,看病就要花大錢。要享受好服務就要多花錢,是美國社會底蘊。

美國警察幾無天敵

美國訴訟也反映這個現象,昂貴訴訟也在對被告進行篩選,一般人請不起昂貴的律師,不少人跟檢察官認罪協商。各地檢察長有很大的起訴裁量權,民選下他們更專注重大矚目案件,「不重要」案件可以簡單不起訴,幾乎不須交代理由,就算寫理由也是為了教育警察。我國社會文化,要求政府照顧義務很強烈,健保、醫療和訴訟都呈現這種需求。若要走美式,成本效率思維和社會生活迥然不同,我們應該要注意。

連結到刑事偵查權力,有人批評我國檢察官濫權嚴重、又無專業效率,解方是退出偵查,只要負責審查起訴,到法庭公訴就好。運作機制上,美國警察直接向法院聲請搜索、逮捕、監聽令狀,我國警察必須先經過檢察官許可。現實狀況是,美國警察幾無天敵,權力極度膨脹,因為偵查階段制衡警察的人消失了!我們應當理解,只要犯罪存在一天,偵辦犯罪的公權力就會對應存在,這個權力並不會因為檢察官退出就消失,權力會挪移流動,他不會流動到後端法院,他會流動到前線警察。事實上,美國警察作偽證合理化自己的搜索逮捕,欺騙法院相對嚴重,已經是該國實務界經常取笑的對象。我國如要仿效美國,應當注意美國的實況。

主張檢察官是行政官通常以美國為藍圖,但是美國的聯邦分權體制、注重成本效率的資本主義社會脈絡,以及警察權力獨大的美式風格,與我國中央集權、庶民平等主義的台式文化迥然不同。我可以理解許多人的美國夢,但當我們從一個菁英視角,窺視美國金字塔上層的訴訟服務,也不能不注意隱身在美國夢背後,貧困弱勢的制度歧視與偏差、民粹重刑化政策、高達兩百萬以上監獄人口,正在美國中下層社會悲鳴。

外國月亮背後陰暗

外國月亮有時比較圓,但月亮背後也有陰暗一面。我國制度雖然也有很多問題,但是本土出發好好務實解決,也未嘗不是一個良徑。

台灣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