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朝鮮還是中國的戰略緩衝之地嗎?



梁雲祥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剛剛過去的4月15日是朝鮮的所謂「太陽節」,即其開國領袖第一代領導人金日成誕辰105周年的日子,不過這個日子不但沒有給世界帶來任何陽光的感覺,卻反而著實讓整個國際社會高度緊張了一把,因為在此之前朝鮮就已經放出風聲,為了顯示自己的大國地位和誓死不屈服的姿態,要準備再次進行核試驗,對此作為朝鮮敵對國家的美日韓自然反應激烈,
美國的「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已經迅速接近朝鮮半島海域,據日本媒體報道停靠在日本橫須賀港的美國「里根號」航母也將同若干艘艦隻組成的戰鬥群開往朝鮮半島海域,日韓兩國也積極配合美國高度警惕做好了應對朝鮮挑釁的準備,給外界的感覺雙方都很強硬,似乎戰爭一觸即發,而過去一直堅決反對在此生戰生亂的中國的聲音卻顯得相對微弱,反而不得不也開始採取一些措施在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動亂或戰爭。

然而,4月15日總算有驚無險地度過了,朝鮮只是進行了大規模的閱兵,並沒有進行人們擔心的核試驗,不過危機似乎還沒有緩解,在「太陽節」的次日朝鮮還是進行了發射導彈的試驗,只不過發射失敗,而且一周之後的4月25日還是朝鮮的一個節日,即朝鮮的建軍節,據一些媒體報道,朝鮮已經做好核試驗的準備,有可能在最近再次進行核試驗,當然美日韓對朝鮮的警戒及其戰爭威脅仍然在強化。總之,朝鮮半島的戰爭氣氛仍然沒有消除,在這裡發生動亂或者戰爭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那麼,如果朝鮮半島真的發生了動亂或戰爭,對中國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呢?可以大致想像,不論動亂或戰爭的規模有多大,最後的結果基本上就是朝鮮的變化,即朝鮮政權的更迭,這一結果對中國而言當然未必是一件好事,即意味著過去一直被大部分中國人所認為的所謂戰略緩衝之地的喪失。

長期以來,朝鮮一直被一些中國人認為是自己的戰略緩衝之地,即在面對來自東部的外來入侵之敵時朝鮮形成了中國的安全屏障,使得中國不至於直接面對外來入侵的威脅,或者更確切地說是朝鮮的存在構成了中國軍事意義上的安全緩衝區,6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其實就有這一安全戰略的考慮。而朝鮮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不論與中國的關係如何存在不信任和摩擦,都至少不是敵人,尤其在冷戰時期,面對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封鎖和遏制以至戰爭威脅,中國都一直視朝鮮為其戰略緩衝之地。

但是,隨著軍事技術的巨大進步,地理因素對戰爭的決定性作用在明顯下降,眼下的作戰已經很難想像主要依靠地面部隊進行地面進攻去奪取和佔領土地,飛行技術和導彈技術的發展已經使得一定範圍的空間間隔不再重要,即使有朝鮮的存在,對中國而言,來自海上和空中的安全威脅照樣存在,朝鮮對中國的所謂軍事安全的緩衝意義其實早已經喪失,反而正是因為朝鮮的存在,才不斷地給中國帶來一些安全上的麻煩和威脅。那麼,中國為什麼還是難以完全放棄朝鮮呢?

朝鮮雖然早已經不再是中國的軍事安全緩衝之地,但卻仍然是中國的政治安全緩衝之地。也就是說,儘管朝鮮不斷給中國帶來安全上的麻煩,也不聽中國的勸告放棄核武器和導彈技術的開發,甚至為此中國的國際形象也受到了負面的影響,但朝鮮畢竟還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理論上同中國有著相同的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蘇聯及其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權崩潰和社會轉型,導致世界上的社會主義國家所剩無幾,這對於中國這個社會主義大國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政治衝擊,因此中國並不希望朝鮮政權崩潰,何況中朝之間實際上是有同盟條約存在的,如果朝鮮遭到美國及其盟國的進攻,中國不可能完全坐視不管,否則就有不遵守條約承諾之嫌,再說如果完全放棄朝鮮,那麼又該如何解釋60多年前犧牲了幾十萬中國人的那場「抗美援朝」戰爭呢,弄不好反而會帶來中國國內的思想混亂。

可見,朝鮮危機對中國而言不僅僅是一次軍事危機,同時也是一次政治危機。朝鮮顯然早已不再是中國的所謂軍事安全意義上的緩衝之地,反而成了威脅中國軍事安全的一個毒瘤,比如正是因為朝鮮的核試驗和導彈試驗才引來了美韓在韓國部署「薩德」,正是因為朝鮮不斷的狂妄挑釁才讓美日韓有理由不斷強化在東亞的軍事存在,這些都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軍事安全壓力。不過,如何處理朝鮮危機所帶來的政治危機,即如何看待朝鮮的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如何對待中朝互助同盟條約,如何看待和解釋60多年前的那場戰爭,最終是否仍然在政治上受制於朝鮮的所謂戰略緩衝之地思維,將更嚴重地考驗中國政府的政治外交智慧與能力。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