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開封有個包娼天 官商鴇逼雛賣處

楊天衡 時事評論員

河南開封日前爆出一宗官場罪案,尉士縣三十名初中女生被強迫賣淫,揪出當地的趙姓企業家、周姓市人大代表及政府機關人員涉案。內地新聞不時以重複姿態出現,但千萬不要見怪不怪。社會道德退步皆因冷眼旁觀者愈來愈多,惡者正正利用這種容忍,肆無忌憚讓壞事變成常態。公眾己不勞心,好似置身事外,但他們沒意識到自己有份參與這共業,到自己身受其害時,呼天搶地亦為時已晚。



今次事件,你我本來不會知情,媒體也未必有力揭發,公開源於一個意外。逼良為娼由2015年起迄今兩年,公安在二月開始拘捕疑犯,也陸續聯絡受害女童的父母筆錄作供,但整個過程卻在三月尾才曝光。因為調查人員不小心把一份「簡要案情匯報」上載網絡,裏面詳列案情始末,披露涉案疑犯身份,更有受害學生姓名、身分證號碼、就讀學校等個人資料。文件很快被刪除,但廣傳開去,能夠被媒體報道,讓公眾知情。

如果沒有人員誤將匯報上載,事情的結果有否不同?當地公安局有可能避免打草驚蛇而秘而不宣,或者想找個好的時機才向公眾交代,但也不能埋沒另一個可能,就是當局不情願公開這宗案件,因為它牽涉的權貴,由法理層面上到政治層面,已非一般執法機關能管的了,只有在不為外人道的情況下才方便操作。

內地公安有強烈的防控思維,訪民便是他們防控出來。社會不公,人民定必呼冤,但當當權者解決不了製造問題的人,就轉而解決問問題的人。按匯報,本案的受害女童多達三十人,尉氏縣教育體育局表示:「這已經是刑事案件,不歸教育局管了,一切以公安機關辦案情況為準。」你只能佩服涉事的四所中學和教育當局保密工夫做得非常好,而執事者普遍主張不要把醜事張揚。可是,他們忽略了公眾參與有助督促官方辦案,防止事情向大事化小的方向發展,亦幫助其他省市一正歪風。

凡是內地新聞,不要輕易歸類為個別事件,要好好研究當中的趨勢和共性。趙姓老闆的麵粉廠是省級五十強企業,他利用錢權逞獸慾,要脅李姓女子找來女生供他淫辱,更變本加厲索求處女。六名嫖客被捕,揭示趙姓疑犯在掌控這個逼娼集團後廣招嫖友,他們絕不是區區市井之徒,而是跟企業家層級相同的同好,涉及人大並不意外,更有性賄攏絡關係之嫌。周永康入獄翻開了官場錢權色的醜惡,官員用權力物色美女自古皆有,但論罪惡程度,還比不上今次在中學挑選目標那麼惡極,那麼喪德。天真的人民可盼望今次事件是絕無僅有,但悲涼背後不知多少類似事件在隱密中被掩護。

另一種罪是為虎作倀,同時做成了罪惡的雪球效應。本來,當趙姓疑犯提出要求,李姓女子可以向公安求助,她就不會找上那些初中生。可是,她不只心無愧疚甘願為奴,還招攬爪牙辦事,恐嚇毆打無所不用其極,更可悲是五個受害人亦成為幫兇,誘使更多女同學受害。在這個犯罪結構裏,問題不單純是公安偵破的遲或早,而咎由人人揞昧良心,加速罪惡擴散,形成難以收拾的漩渦。當中多少人知情不報?如果二月不是有一名受害人報案,雪球不是又滾大下去嗎?這就是道德淪喪的共業。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