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香港新政府如「煉獄」怎招攬人才

林鄭月娥當選後開始組班,四方八面傳來的是找人有困難的消息。她自己固然形容政府猶如「熱廚房」,不少人抗拒加入,她的競選辦主任陳智思也指組班困難不少,形容邀請人加入政府猶如「求人入火海」。陳智思又指現時缺乏制度鼓勵有志者服務社會,又沒有晉升階梯,令新任特首要找人出任主要官員以至第二、三梯隊極不容易。他認為,目前的情況下從公務員系統找問責官員比較穩陣,因為有能力及往績可尋。



曾蔭權年代黃仁龍叫好叫座

從「熱廚房」升級為火海,顯見找人加入林鄭班子的確不容易;若果未來幾個星期再沒有進展,只怕林鄭及她的左右手會把政府說成是生人勿近的「煉獄」(Inferno)。

老實說,新特首組班說易當然不容易,說難有時也不太難。畢竟社會上有不少唯唯諾諾不學無術如吳克儉之輩,他們因緣際會進入政府建制例如諮詢委員會內,對官僚言聽計從。若果林鄭願意像梁振英般起用這樣的人,組班可說易如反掌,三司十三局局長、副局長、政助一天最多兩天就可以全部找到,甚至還有不少人向隅。

真正難的是找到有能力、有公信力能服眾的人擔任主要官員,像前朝曾蔭權年代的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就「叫好又叫座」,既能捍衞法治及一國兩制,又保持高民望,不會被指作政治騷的打手。林鄭若要找這樣高質素的人才可絕對不容易,這當中既涉及政治、制度的因素,也跟個人的作風有關。

當年黃仁龍願意放下如日方中的法律專業擔任律政司司長除了個人想服務香港外,同樣重要的是政治氣氛與對曾蔭權的信任。2007年時經過七年「董建華之亂」及兩年休養生息,香港各方面的社會矛盾相對溫和,北京最高層對一國兩制仍算尊重,港人治港算不變形不走樣,中聯辦沒有公然干政,香港的問題主要讓香港自行解決,即使涉及中港關係的爭議也不會強行把意見壓在香港頭上。再加上曾蔭權本身對兩制的分界、對香港的核心價值及制度優勢非常堅持,不會自我矮化或讓西環變成「太上皇」,有志有能力服務香港的人如黃仁龍自然肯進入「熱廚房」。

黃仁龍較早前寫的求情信就指出曾蔭權如何努力向中央爭取由香港法院自行尋求釋法,減少法治所受的震盪。這樣有承擔的特首才容易招攬到真正的人才。

政治精英拒受西環林鄭呼喝

林鄭月娥所處的政治環境全然不同。經過五年梁振英亂港,香港禮崩樂壞,兩制分界幾近崩潰,西環中聯辦官員全方位干預香港事務,北京「強力部門」肆意越境執法以至抓人(李波事件)。這令想服務香港的人擔心自己有志難伸,要看西環各級官員面色。

何況林鄭本身能成為特首正正是靠西環中聯辦發功箍票,少了西環的干預之手只怕林鄭早已落敗。既然西環擁戴林鄭上位有功,林鄭不管主觀上、客觀上都難有能力擺脫西環的影響力,更難以期望她不怕開罪中聯辦全力捍衞兩制。香港的政治精英及市民完全明白林鄭這先天上的缺陷,他們怎肯輕易加入一個隨時要聽中聯辦指令的班子呢?給人家呼來喝去可不是好受的!

從個人來看,林鄭也許比梁振英好一點,大概不會看上吳克儉之流,不致像梁振英般用人「一左二窄」,容不下「梁粉」以外的人。問題是林鄭本身器量、格局也相當狹窄,事無大小一手抓以外還期望手下的官員全面按她的本子辦事,否則隨時受責。成為不能說的秘密的「罵哭女AO」就充份反映她的嚴苛作風。要知道局長、司長已是極高級政治人才,必然有自己的主意及做事方式,不大可能「朝請示晚匯報」,巨細無遺按林鄭的意旨辦事。當林鄭個人有這樣的形象時,有能之士自然「遠庖廚」不肯入廚房,以免不斷捱罵捱訓。

既有政治上對西環干政的憂慮,又擔心人事上難以跟第一女特首磨合,香港社會精英怎麼肯輕易加入新政府呢?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