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聯航辱客的 華人迫害妄想症


白宮網站逾10萬人聯署要求聯邦政府調查事件。互聯網

美國的聯合航空安排混亂失當,為了安排四個職員乘搭航機,竟要求四位已通過安全檢查坐上航機的乘客「落機」,賠償安排不足以吸引乘客自願棄位,竟然強行抽籤,選中了69歲的越南移民、職業為醫生的David Dao。事發後,聯航以往辱客前科紛紛被翻出,如白人富豪原價買頭等機票,已上機在飲飛機提供的橙汁時,同樣要讓位他人,被威嚇必須下機,必要時會以手銬對付等;各國人民紛紛表示杯葛,聯合航空股價應聲下跌,除了有乘客聽到在爭辯的過程說「我被選中因為我是華裔」的道聽塗說,表面證據和種族根本無關,但華文傳媒卻把重點放在「歧視」,不少有公信力的本地傳媒,甚至把本為越南難民的事主說成是「中國人」。



事件的重點是無論機票「超賣」,或者有突發事件要改動機位,正常的做法「先到先得」,不應趕已上機的乘客落機,或必須以重賞作賠償。沒有人自願讓位,事實說明800美元的「優惠券」沒有吸引力;另外,航空公司利用美國在911後反恐的安排,對一切拒絕離開機艙的乘客,以對付恐怖分子級別的暴力對待,這是濫用國家反恐來掩飾公司行政失當,這兩點才是問題的關鍵,而不是根本無關的種族歧視。

華人自己歧視自己

歧視當然無處不在,例如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經常被當成是外人歧視;然而「華人」的問題就複雜得多,例如中國遊客在冰島破壞環境堆出「中國」字眼,在美國的官方大樓升五星旗,在泰國潑水節舉五星旗,以至把別國土生土長的華裔諾貝爾得獎者叫作「中國人」。於是「華人被迫害」變成了循環論證:首先華人當自己是「中國人」,不願融入當地社會,自稱是「華僑」,只是「僑居」於別國。但當別人也當你是中國人時,華人就高叫「被歧視」,不被當成「自己人」而是「他者」。這豈不是華人歧視自己嗎?一方面要別人不歧視你,一方面又要自視為「中國人」,這種矛盾就是「華人」的悲劇來源。

事實上越南與中國有共同的歷史,由秦至宋都曾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即使越南人與華南一帶的「中國人」有血緣關係,都屬於「大中華」,但絕不能再把越南人稱為中國人,這是普世的常識。一如奧地利與德國原本都屬於「大德意志」,卻因為歷史發展,俾斯麥以普魯士為尊的「小德意志」,排除了奧地利而成立德國,雖然大家血統一樣,語言同說德文,除納粹時期外,即使奧地利人與德國人在種族上同屬日耳曼人(German),例如出生於奧地利的前美國加州州長阿諾舒華辛力加,你只能以「奧地利裔美國人」來稱呼,而絕不能稱他為「德裔美國人」,更不能稱之為德國人或日耳曼人。這是當下文明絕不能接受的種族主義,但華人卻停留在這樣的種族主義之中,不斷高舉血統論,如諾貝爾獎就沾「傑出華人」的光,以至遇災難報道則關心有幾多「中國人」或「華人」死傷,是極為可悲的。

然而,華人對自己國家認同的混亂,多少與《中國國籍法》有關。中國的政策為不承認雙重國籍,但「不承認」的意思是當你的外國國籍不存在,當你的外國護照為「旅遊證件」,即除非你能夠排除萬難成功申請「退出中國籍」,政府都當你「首先是一個中國人」。這種「不承認」與印度的不承認雙重國籍,是完全兩件事。印度的法律規定,凡印度籍人士得到外國國籍與護照,將自動喪失印度國籍,相關人士必須交出所有印度的護照與身份文件,否則將觸犯刑事法律。因此,如香港出生而得到英國公民身份的印度裔藝員喬寶寶,絕不可能同時擁有印度國籍,但中文維基百科仍然維持這種錯誤的分類,傳媒仍常把香港的南亞裔稱為「印巴籍人士」,凡見「非黃種人」則稱為「外籍人士」,是不應再犯的錯誤。

當年越南船民來港時,即使擁有「華人血統」,也不被當「中國人」看待,不能因此而留港。David Dao由越南難民變美國人,今日香港的傳媒卻「抽水」講血統說是「中國人」,這種做法實於情於理不合,必須戒絕。

林忌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