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中國陰影下的台灣外交悲歌

“名符其實的國家是沒有朋友的,有的只是利益。”這是20世紀法國戴高樂總統對於外交下的一段註解,拿來形容現今台灣的外交境況卻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國際孤兒”的外交困境

2016年12月,大西洋島國聖多美普林西比正式宣布與台灣斷交,結束雙方長達19年的邦交關係,由此台灣的邦交國也從早已所剩無幾的22國減至21國,追平史上新低紀錄。

對此,台灣外交部部長李大維在記者會上表示,斷交原因是因為聖國“財務缺口大”,對台要求提供“天文數字”的金援。台灣當局經審慎思考後,決定以“踏實外交”取代“金錢外交”,遺憾宣布終止兩國外交關係。

台聖兩國斷交不到一周,中國外交部即宣布,外長王毅與聖國外長布特流(Urbino Botelho)在北京舉行會談,並簽署建交公報。這一幕對不少人來說或許覺得似曾相識,因為半年多前,與台灣斷交近3年的甘比亞也在北京和中國簽署公報,重申“一個中國”的立場。

“其實許多邦交國早已蠢蠢欲動,關鍵只在中國要不要挖而已。”擁有多年駐外經驗的台灣退休外交官杜筑生聽到台聖、台甘斷交消息時,其實並沒有太多驚訝,有的只是感嘆而已。

杜筑生的感嘆並非沒有道理。幾十年來,台灣經濟表現亮眼,亦是亞洲最民主的政體之一,但這些政經成就卻與其國際外交地位成反比──台灣不僅邦交國寥寥無幾,更被多數國際組織排除在外。

回顧台灣作為“國際孤兒”的外交歷史,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陳文賢在“新世紀智庫論壇”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將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的第2758號決議案(又稱阿爾巴尼亞決議案),視為台灣國際地位急轉直下的轉捩點。

1971年前,作為聯合國中國席位的代表,中華民國也擁有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而台灣在中華民國政府的領導下,亦可算是聯合國的一員。但當時由蔣介石總統所領導的中國國民黨政府為了維持“正統中國”統治台灣的“合法性”,堅持“漢賊不兩立”的政策,執意退出聯合國。

(明鏡郵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