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當前我不想去中國大陸


日本外務省在給我發行護照的時候要求附帶條件:如果去中國的話,必須提前報告。我不知道他們要我提前報告的理由。

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從我被拒絕入境的2012年秋天,已經過了四年半了。最近不少人問我是否可以入境。聽說日本入國管理局拒絕一些外國人入境之後,那些外國人五年內被記錄在黑名單上。一位日本外務省有關人士曾告訴我在中國犯過輕微違法行為的外國人,被強制遣返後五年內不得入境,犯過嚴重違法行為的外國人十到十五年內不得入境。我不知道我被拒絕入境的「罪行」相當於輕微違法行為還是嚴重違法行為。
也許今年秋天後我也可以訪問中國。

但是當前我不想去中國大陸。最近幾年中國的不少市民活動家、異見人士雖然不從事「反政府」等活動,也受到了被抓、軟禁等壓制。如果我去中國,也有可能中國警察催我招供不會有利於這樣獄中人士的證言。

雖然最近幾位日本人也以從事間諜活動等嫌疑被抓,但這事不能引起輿論極大關注。一般來講,日本社會不太關注日本人在海外遇到犯罪、被抓等糾紛。但是不能引起很大關注的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新聞價值的問題。即由於在中國越來越多人士陸續地被抓,即使任何普通人以沒有正當的理由被抓,也不能帶有很大的新聞價值。如果去中國,我有可能被抓,也有可能不被抓。可以說兩者都只是帶有偶然性的凡事,沒有什麼值得報道。

但是作為一直以來關注中國草根的公民活動的作家,我不應該把這樣新聞價值的問題作為不想去中國的理由。作為一個愛尊嚴、平等、公正的普通人,即使會被黑暗隱蔽,也應該持續訪問中國,找一找新時代的氣息。

就在網上所觀察的,我覺得最近中國沒有會吸引我的新現象。但是在我剛剛遇到北京的畫家村、內陸地區的草根市民活動等時候,也幾乎沒有介紹那些活動的新聞。於是除非直接去看一看,才能找到會吸引我的活動和人。今後一定會訪問中國的。

目前我開始從事新的活動。一個是在日本摸索能向中國的公民社會和中日之間市民交流帶來一些貢獻的方法。另一個是通過觀察台灣和香港的事情(在被拒絕入境之前,我一直以來持續訪問中國大陸。而去台灣和香港非常少),以及通過研究日本明治時代的中日關係,重新看看當今的中國。我想在這些活動帶來一定程度的結果後,才訪問中國大陸。

另外,一件事讓我不敢去中國。日本外務省在給我發行護照的時候要求附帶條件:如果去中國的話,必須提前報告。我不知道他們要我提前報告的理由。雖然我希望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的身份自由自在地訪問中國,但目前不可以處在這樣的環境下。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