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中共挑戰美元核心利益招致美國戰略打壓


中國一直希望人民幣可以取代美金地位。

仁蘇羅 專稿

中美衝突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上世紀90年代台海危機以來就不時被人炒冷飯式地不斷翻新炒熱,當然時間的流逝使人漸漸失去了對這一話題的興趣(與中國崩潰論差不多,看的多了甚至可能有點膩煩反感了),而隨著近來朝鮮半島的局勢日益緊張,許多海內外專家學者都認為美韓日很可能不久後軍事進攻朝鮮或者實施斬首戰,因此中共是否第二次“抗美援朝”也隨之成為熱點議題,中美軍隊之間任何的軍事大小動作甚至一些口頭摩擦都會引起關注,並被解讀為雙方可能即將爆發衝突,但是筆者認為這些中美等海內
外的權威專家學者受自身思想思維局限,過分敏感甚至神經質地局限於軍隊調動、武器部署等表面因素,而忽視或者根本沒有意識去深入研究決定是否爆發戰爭衝突的最為關鍵性因素的美國以及中國政界軍界最高決策者們的思想思維,而筆者通過對此的研究分析可以在此斷言即便中美兩軍發生戰機或者戰艦碰撞的重大摩擦都不足以引發兩者衝突,只有中共軍隊先主動攻擊美國的航母艦隊或者駐韓日等地的軍事基地軍隊才足以促使美國最高層決策者和國民下決心與如此大體量的中共軍隊開戰。

在此先申明一下,天地之道的核心在於平衡,而人世之道的核心在於爭奪,無論是大到國與國,還是中到企業與企業,再是小到人與人都是如此,爭奪或者說競爭無處不在無時不在,難聽一點叫弱肉強食,好聽一點叫優勝劣汰,本質都一樣,因此美國與中國(乃至其它各國之間)的競爭打壓非常正常無所謂道義善惡,筆者沒有站在道德高位去斥責或同情任意一方。

中共挑戰美元核心利益

中共挑戰美元核心利益才招致美國在半島南海東海戰略打壓:關於近年特別是2012年以來中國或者說中共政府在朝鮮半島東海南海的困境,對於時勢稍微感興趣的人都是顯而易見的,這背後當然毫無疑問與美國戰略打壓中國的大國博弈背景有關,但是中共政府在不斷抗議譴責美國的同時,卻沒有搞清楚美國為何要這樣做,其中的關鍵原因不是中共高層幼稚地認為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也不是某些海外人士膚淺地認為美國政府因為民主自由人權等所謂的普世價值而敲打中共,而是因為中共不斷侵犯威脅美國的美元利益、經貿規則主導權利益等核心利益。

在挑戰美元貨幣主導權方面,08世界金融危機之後,中共政府開始逐步實施人民幣國際化戰略,典型的動作是逐步與各國簽訂貨幣互換協議,比如從2008年12月4日與俄羅斯磋商加快兩國在貿易中改用本國貨幣結算;12日和韓國央行簽署了雙邊貨幣互換協議,兩國通過本幣互換提供1800億元人民幣的短期流動性支持;2010年3月24日東盟及中日韓多邊貨幣互換協議正式生效。最近一列是2017年3月與歐央行簽署規模為3500億元人民幣/450億歐元的互換協議。已經與33家境外央行或貨幣當局簽署了總額近3.4萬億人民幣的貨幣互換協議,在全球20個國家(地區)建立了人民幣清算安排。

此外中共一直嘗試挑戰美國在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的石油美元戰略,遊說中東產油國直接用人民幣支付石油,但是到目前為止,除了被美國制裁的俄羅斯、伊朗同意部分款項用人民幣支付之外,基本沒有成功。中共其他的動作還有大力增加在IMF等國際金融機構話語權,加入SDR等等。

(《中美博弈步入終曲,中國即將慘敗謝幕》連載1)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