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中共「和解」歷史的警示


曾經官拜海關關長及財政司的曾俊華參選特首,亦被部份左派指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支持他。資料圖片

香港主權移交20年,經歷多次釋法和政改,爆發過大規模的示威和抗爭,仍然確信中共會信守承諾、可以和解的人,顯然未有從中共血迹斑斑的「和解」歷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訓。


1957年4月,中共中央發表《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強調為了檢查「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長期共存、互相監督」方針,鼓勵黨內放手批評,更特意提到黨外人士發表意見,向社會大眾發出「和解」訊息。然而同年5月,毛澤東即撰寫《事情正在起變化》,談到在整風中「右派表現得最堅決最猖狂」、「批評往往是惡意的,他們懷着敵對情緒」,是「毒草毒氣」和「牛鬼蛇神」。6月,中共中央發表《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分子進攻的指示》,要求左中分子發言和撰寫文章及大字報,抗衡右派的進攻。《人民日報》也發表社論《這是為甚麼?》,把針對中共的批評提升到階級鬥爭的層次,指少數人在「幫助共產黨整風」的名義下,「正在向共產黨和工人階級的領導挑戰,甚至公然叫囂要共產黨『下台』。」

當每個人深信中共中央所說「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而悠悠自得批評中共的問題之際,毛澤東先後發表《文匯報在一個時間內的資產階級方向》和《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並於後文明言這場整風運動,是讓牛鬼蛇神出籠、毒草出土的「陽謀」。他點名批評《光明日報》社長章伯鈞、總編輯諸安平方向錯誤,嚴詞批判《文匯報》編輯部的羅隆基、浦熙修「反共反社會主義」。結果,整風運動風向一轉,反右運動即時展開。

那些認為可以與中共和解的人,都因為批評中共而被打成右派和反動階級,最嚴重的會被送去勞教,禍及直系親屬,甚至客死異鄉。這樣的一段歷史,如今看來,依然值得香港人去了解。

共產黨因時勢變臉的黨性

即使不看中共的歷史,亦應該看看先後出任海關關長、財政司司長的曾俊華落得甚麼下場。在特首選舉中,曾俊華莫名其妙被一些左派打成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支持,只差在未打成反黨反革命的反動分子,被人送到邊疆接受思想改造。曾俊華能夠出任海關關長、財政司司長,顯示中共對他的信任,然而在關鍵時刻,則被視為中央不信任的人選,就似當年毛澤東對《文匯報》讚不絕口,到整風時眼見不受控制,就馬上把相關人員打成「反共反社會主義」,要批判和整肅。倘若曾俊華確為外國勢力,他惹上的麻煩還會較少。而因為槍口對內不對外,林鄭月娥的丈夫擁有居英權,完全沒有被左派大做文章,就似中國身居要職的「裸官」,只被視為「官場文化」,是情有可原。

再者,快將卸任的特首梁振英,當選之時亦言之鑿鑿要實現大和解,與唐英年共建「香港營」。但任期快滿,不單行政立法關係進一步轉差,社會撕裂更擴大,反映的正是共產黨因應時勢變臉的黨性。對於香港,中共若有心和解,早已下令梁振英態度放軟,何須等到新一任特首上場,再尋求化解撕裂的處方?既然中共無心,那麼區區特首怎可能違逆上意與香港各派議和?妄想可以議和的人,除非確實是外國勢力,否則以中國人的天性,結合共產黨的黨性,生出來的只會是一個又一個悲慘的結局。

范克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