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下屆政府有多少個劉江華


前學民成員李俊霖轉軚支持建制,成為林鄭月娥競選辦成員並出席慶功宴。互聯網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電台節目上抱怨,她在組閣尋求人才上出現困難,深怕宣誓當日還找不到足夠的局長人選。其實,林鄭月娥組閣難,既有制度上的因素,但有部份,亦是她自己的責任。



林鄭月娥在一大堆土共政黨和商界支持下當選,以實利而言,很多聰明人都會尋求既可以保留現有商界或專業界別職位,又可以得到大量政策上實利的法定組織以及諮詢組織委任位置,那些法定組織和諮詢組織成員的委任,一定是場混戰。但對於要實際承擔責任的局長位置,有真才實幹的不會想幹,剩下就是一大堆職場失意,或者再難闖上高𥧌的人。梁振英政府便有一堆這樣的人,像吳克儉、馮煒光都屬這類,這類人搞出怎樣的亂子有目共睹,現時林鄭月娥收到那些不請自來的履歷表,都該有一大堆,對人才有點要求的人都難以接受的人選。

但林鄭月娥助選團的用人,本身就嚇怕人才。在林鄭月娥助選團隊中,不乏投機分子,像三十會李律仁、前學民思潮義工李俊霖以及西貢區議員何民傑都屬此類。他們沒有政治上的堅持,見到利益便會跳過去。像李律仁本來欲加入曾俊華助選團,見到林鄭月娥勝算更大立即跳過去。何民傑就裝了十多年民主派,這次選舉為了加入政府機會,赤膊上陣展現真面目。李俊霖更可怕,年紀輕輕為求上位,可以連自己在反國教期間理想都棄掉,大有成為劉江華第二的潛質。劉江華這三個字,在政界幾乎是求利益,不擇手段的投機的同義詞,試問有點理想的人,又怎會與這些人為伍?

在香港這個經濟高度發展社會,很多人投身政治,確不是為了錢或利益。像羅永聰明知曾俊華輸的機會很大,明知重回政府希望渺茫,仍然毅然辭去財政司司長政治助理這個重要職位,全情投身選戰。如果羅永聰貪戀政治權勢,這樣做當然很蠢。但香港社會不是萬般皆下品,惟有做官高的社會,以羅永聰的卓越表現,很多商業機構、政黨向其招手亦殊不為奇,既然香港有很多可以保其清譽,而仍能維持生活的門路,珍惜羽毛的人才,又怎會對林鄭月娥政府的局長職位有興趣。如果像吳克儉、劉江華般只得罵名的,加入政府等同政治甚至事業生涯的終結,那正常人都不會希望加入政府的。

在《戰國策》,有千金買骨的成語故事,燕昭王向大臣郭隗請教招賢納士之道時,郭隗講了一個有人三年想買千里馬都買不到,用重金500両買千里馬骸骨,全國各地有人找了三匹活的千里馬賣給他的故事。林鄭月娥要明白古書的智慧,照理不難,只要清理身旁的政治投機分子,並且以最謙卑的心情以及禮遇,以及最大的授權,讓不分黨派的人才為她服務。不過,在小圈子選舉制度限制下,再加上林鄭月娥的個性局限,筆者對林鄭月娥能否真的找到真正人才為政府服務,實在是一大疑問。恐怕林鄭月娥一上台,就得找來一大堆民望負資產的官員入其內閣中,恐怕這個政府的政治炸彈是拆不完的。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