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中國在上游維護生態,卻矛盾推動下游水壩建設

從中國怒江(薩爾溫江上游)到緬甸下游流域,都位於同一條地震活動斷層帶,所有水壩工程都可能受到地震影響,但截至目前為止,緬甸能源部從未徵詢過緬甸地震委員會或緬甸新政府的同意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一條怒江兩樣情

在經歷各界勸說與批評之後,中國政府最近決定取消怒江(即薩爾溫江的上游)的建壩計畫,以保護其境內的怒江生態。但到了下游地區,即緬甸境內的薩爾溫江,中國卻仍然大力支持緬甸的建壩項目,突顯出北京的矛盾態度。怒江是在中國境內薩爾溫江的名稱,同一條江河在泰國稱薩爾溫江Salween),在緬甸部分地區稱作丹倫江Thanlwin)。
                                                                                    
致力遏制中國建造水壩的關鍵人物、非政府組織綠色流域的創辦人于曉剛,日前告訴《外交家》記者,北京當局決定將怒江所有13座水壩建設案,從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中移除,該決定似乎證明了社會、環保團體與科學家的勝利,過去幾十年來,環保團體一直積極捍衛怒江流域,避免其成為中國多項水力大壩建設案之一。

然而,在薩爾溫江下游部分,中國政策卻未有明顯轉變,儘管當地族群持續反對、建設水壩的大型工程引發諸多爭議,但中國與水電公司仍繼續遊說沒有經驗的緬甸新政府,希望它們延續2013年批准的五項大型水壩項目。另外,在撣邦地區,發電量達7100兆瓦的孟東大壩,由中國三峽集團、水電建設總公司及泰國國家電力公司(EGAT International)聯手興建。在克倫邦,中國水電與泰國國家電力公司也打造另一個發電量達1365兆瓦的哈希大壩(Hatgyi)。

若按照2013年建造水壩的協議條款來看,90%的電力將出口到中國與泰國,但實際上中國的能源需求已經隨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而減少,過去兩年雲南省的電力產業也呈現過剩趨勢。美國智庫史汀生中心東亞事務研究員孫雲(Yun Sun)分析,中國雲南省的電力產業嚴重過剩,未來或可輸出成為緬甸的電力供應商。緬甸目前只有30%的人口進入國家電網系統,是居民使用電力比例最低的亞洲國家。孫雲認為,北京當局推動水壩建設的原因並非基於中國的能源需求。

另一方面,中國在怒江上游的規劃,與下游建設水壩的立場卻完全不同;中國領導人取消怒江的水壩建設案,把焦點擺放在規劃新國家公園,準備將怒江發展成東方的大峽谷2016年,雲南省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政府決定在怒江流域打造兩個國家公園──怒江大峽谷國家公園、獨龍江國家公園──除了維護當地生活型態之外,同時也促進旅遊觀光的發展,結合生態保育與經濟的戰略藍圖。

這樣的戰略藍圖,正是薩爾溫江下游反對建設水壩的團體所提倡的想法,但中國的外交投資立場卻截然不同,仍極力在下游地區推動水力發電。

根據《紐約時報》與《衛報》報導,中國當局之所以取消怒江水壩建設工程,關鍵因素可能是因為怒江位於活躍的地震板塊,任何大型水壩建設都可能引發危險。四川地礦局地質調查工程師范曉指出,怒江流域行經地震頻繁地帶,自然災害的風險極高,地震或地震造成的山崩都可能使水壩坍塌、或是大壩溢流,威脅到下游無數人的性命。

從中國怒江(薩爾溫江上游)到緬甸下游流域都位於同一條地震活動斷層帶,所有水壩工程都可能受到地震影響,但截至目前為止,緬甸能源部從未徵詢過緬甸地震委員會或緬甸新政府的同意。于曉剛在《怒江之聲》紀錄片中也表示,薩爾溫江下游流域的居民也面臨到同樣的地震風險,他敦促緬甸政府在推動水壩項目時,必須考量地震的危險性。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