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严家祺:把王岐山推上审判台


严家祺,2015年07月23日纽约《世界日报》,原题是《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贪官周永康上了审判台,反贪官的王岐山也可能会上审判台,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逻辑」。

在大变革时代,政治发展有一条「钟型曲线」,当高峰过后就会一步步走向反面。中国文革钟型曲线的顶峰是「九大」。九大也是毛泽东一生权力的顶峰,是林彪登上权力次高峰的时刻。两年后1971年的「九一三」事件,标志着毛泽东权力已经走上下坡路,终于在1976年以毛泽东的遗孀江青被逮捕而告终。

王岐山担任政治局常委前,曾向社会推荐过一本书,就是谈法国历史的《旧制度和大革命》。18世纪法国大革命钟型曲线的顶峰,是1793年国会公会判处国王路易十六死刑,五天后国王被送上断头台处死。从此,法国大革命走上下坡路。审判国王时,当时罗伯斯比尔说:「路易必须死,因为共和国必须生」。正是这个罗伯斯比尔,在半年后的「热月政变」中,遭到与路易十六相同的命运,也被推上了断头台。

不久前中国发生股市风暴,半个月内「蒸发」20万亿人民币,经济上受到巨大损失的主要是沪深地区几百万投资人,股市本来就是一个「大赌场」,赌场的规则就是「愿赌服输」。对这场远比2008年金融海啸影响小的风暴,中国政府竟让警察权力直接介入股市,而不去追究风暴的源头。

风暴源头实际上是从温家宝下台前滥发4万亿人民币,和近几年来为了提升GDP而实行的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些钱,因房地产市场萎缩,而大规模地进入了股市。如果没有这笔钱,不可能出现今年(2015)上半年那么强劲的「牛市」。沪深地区几百万投资人不是在股市暴跌时遭受损失,而是在今年牛市攀向高峰时,在不知不觉中、在自以为得利的时刻被许多「金融大鳄」、上市公司和聪明的投资人卷走了。

在中国金融法制不健全、存在大量漏洞的今天,金融界主管不去完善金融法制法规,而要过急过快开放资本市场,推动股市中形形色色的「金融创新」,如融资、融券造成过度宽松的信用环境,也是造成这次股市风暴的原因。

近几年来中国的「反腐败」,是对胡温(汉语拼音就是「混」)时代的「大变革」。胡锦涛当政十年,他的周围到处都是贪官污吏,连与他经常在一起的「大内总管」令计划也是大贪官,中国老百姓说,「胡总书记不简单,一直战斗在敌人的心脏中」。

依靠权力、依靠内幕消息,在金融领域掠夺财富,就是金融腐败。这次股市风暴是在中国准备向金融腐败发起进攻时爆发。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涉嫌贪腐,传闻已久。戴相龙在中国金融界树大根深,他的案件不是孤立的,涉及面广。股市风暴发生后,许许多多过去在金融领域中依靠权力大发横财的贪官,假借股市风暴,转移财富,不仅模糊了金融领域中腐败的标准,且使一大批金融贪官得以逃之夭夭。

中国反腐还没有到钟型曲线的高峰,但这次股市风暴已为反腐敲响警钟。中国面临的危机是,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因市场经济的周期规律,经历多年的高速发展后,必然进入低谷。中国的维权律师本来起着把「大革命」化解为「小动乱」、「小纠纷」的作用,现在,公然大规模抓捕律师,从根本上损害了十分脆弱的「法治」基础。

经过股市风暴,金融领域的反腐将面临更多、更严重的困难。王岐山不是「人民公敌」,而是名副其实的「贪官公敌」。当中国政府不遗余力地向寻求正义的维权律师开刀、坚持不讲正义、不为赵紫阳作出公正评价时,中国反腐就会愈来愈失去民心,愈来愈得不到人民支持。不出几年,反腐的钟型曲线迟早将达到顶峰,在这之后,仍掌握巨大权力的漏网贪官,包括金融贪官,将伺机报复,把「贪官公敌」王岐山推上审判台。

1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