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官方資金介入,中國智庫恐遭禁言壓力

在財務仰賴官方鼻息的情況下,這些智庫的政策建議範圍嚴重受限,到最後這些智庫將淪為政府政策的喉舌,不會也不敢批評政府的決策,更遑論提出具建設性的建議及方案





習近平愛用智庫人才

近年來,中國智庫機構得到前所未有的強化與發展,在質量方面皆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隨著智庫的現代觀念開始融入中共的政治文化,特別是當機構意見與政府想法發生衝突時,雙方根植於觀念的差異便慢慢一一浮現。

英國智庫網站“On Think Tank”指出,習近平上任後開始重視智庫建設發展,除了在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中,首次於中共中央文件提出智庫概念外,之後更多次針對智庫建設做出重要批示,促使中國的智庫數量快速增長。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研究項目日前發表《全球智庫報告2016》稱,2016年全球共有6846間智庫,中國擁有435間智庫,僅次於美國的1835間。而中國智庫數量急速增加的同時,機構品質也有明顯提升。同一份報告指出,在全球智庫175強榜單中,有九間中國智庫上榜;在亞洲大國智庫的60強排名中,則有18間中國智庫上榜。此外,在其他多個研究領域的智庫榜單,中國智庫均列名次。

隨著中國智庫的蓬勃發展,北京當局也開始越來越倚重這些研究機構。布魯金斯學會日前發文指出,習近平在2016年4月的一次講話中表示,他願意將智庫視為招攬黨領導幹部的新來源,讓各界人才匯流至研究機構中,並打破制度的界線,以利政府、公司和智庫間的人才流通無礙。他更明確肯定外國智庫的“旋轉門”機制,強調中國應予以效仿學習。

事實上,過去十多年間,中共與一些研究機構和智庫素有聯繫,許多中共領導人在退休後傾向投入研究領域,繼續發揮影響力。文章舉例,前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鄭必堅目前擔任中國改革開放論壇理事長一職;前國務委員唐家璇則先出任中國國際關係學會會長,之後又接下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顧問職;同樣地,自2012年退休後,前國務委員戴秉國先後兼任暨南大學校董會董事長及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名譽院長等職。

前述只是眾多前中共高層領導退下後,轉進研究機構繼續發揮影響力的部分例子;相較之下,相反方向的人才流動──即從智庫到政府──卻相當罕見。對此,文章分析,省級和地方的領導經驗一直是進入中共領導階層的先決條件,但到了習近平這一代領導卻打破傳統,不僅看重學術及研究人員的經驗,更廣納智庫人才進決策圈。

放眼目前習近平的智囊團隊,便有兩位重磅人物出身研究機構。一位是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作為1980年代學術界的知名學者,他受黨內高層力薦,被江澤民欽點入京,並連續輔佐江、胡、習近平三任黨總書記,被外界稱為“中南海首席智囊”。另一位則是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劉鶴,在擔任現職之前,先後曾在國家信息中心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工作。

從王滬寧與劉鶴的仕途發展來看,這兩人雖未在地方或省級單位擔任過領導職務,但習近平卻相當看重其作為思想家和顧問的能力,進而攬為其核心智囊的重要成員,也為智庫學者加入高層領導開啟了大門。

(明鏡譯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