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遏制中國,美國正在考慮“聯俄反中”

俄羅斯只是一個區域力量,關注於維持蘇聯時期的勢力範圍,對美國的全球地位影響不大;再加上莫斯科是其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盟友,與俄羅斯的關係緩解將可使美國能夠集中於更重要的地緣政治問題





《明鏡譯報》編譯  墨翟

中俄糾葛,美國趁虛而入

40年前的基辛格共識,確立了美國聯中反俄的外交立場,並將中國帶入全球體系,使其在這片沃土吸收充足的養分,快速成長茁壯。40年後,中國的強勢崛起卻開始挑戰美國作為世界領導者的地位,此時專家學者再次提起當年的基辛格共識,只是這次的內涵略有改變──美國將與俄羅斯合作制衡中國。

回顧1950年代後期的冷戰期間,中國和蘇聯在國家利益和意識形態層面出現矛盾,雙方的歧異延續到兩國外交、軍事關係上的疏遠及角力,最終因烏蘇里江的珍寶島主權爭奪,於1969年爆發大規模武裝衝突。

美國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道格班鐸(Doug Bandow)在美國《投資者商業日報》(Investor’s Business Daily)撰文分析,這場短暫的邊界衝突讓毛澤東意識到中國無法承擔如此衝擊,他至少需要與一個中國的潛在敵人減少緊張關係,而這樣的想法也為當時的美國打開雙方聯繫的通道。

1970年,尼克松政府陸續放鬆一般性的貿易管制及旅行限制;1971年,一支美國乒乓球隊前往中國交流,進行所謂的乒乓外交,而當時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也秘密赴中訪問,為翌年2月的尼克松訪華鋪平道路;一直到1979年中美正式在卡特任內建交,之後雙方也在商業、貿易領域持續擴大接觸。

整體而言,華盛頓有效地遏制一個潛在的安全威脅,並阻止了中蘇聯盟對美國可能造成的衝擊。以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美國日後將更有空間與籌碼對抗蘇聯,以更低的成本取得全球主導地位。儘管隨著冷戰結束,意識形態衝突減弱,中俄關係有所改善,但雙方的緊張局勢依然存在。

然而,近年來,在前總統奧巴馬的領導下,美國與這兩個國家的關係日益惡化。為了遏制中國崛起,華盛頓宣布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或再平衡Rebalance)政策,增加軍事部署與演習,並強化聯盟關係。

至於俄羅斯,美國則明顯採取公然敵對的作法:將華沙公約、甚至是蘇聯加盟共和國的成員國拉入北約;支持格魯吉亞和烏克蘭民間發起的顏色革命,對抗當地的親俄政府;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並在歐洲建立美國軍隊等。

兩邊得罪的結果是中俄之間的合作更加密切,北京和莫斯科發現彼此對華盛頓的反感和不信任比他們之間的矛盾更大,兩者因而開始越走越近,攜手限制美國的影響力及軍事行動,使得後者的全球優勢逐漸褪色。

事實上,早自冷戰結束以來,中俄關係便已獲多或少地穩步改善。文章指出,這兩個共產主義政權的解凍始於1980年代初,隨後在19895月中蘇關係走向正常化;1996年,兩國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之後再於2001年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近期自2012年習近平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以來,他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個人關係交好,更是直接加速了中俄間的堅實合作。

然而,中俄之間也存在著一些潛在的矛盾,如雙方失衡的經濟貿易模式、北京在中亞及俄羅斯東部邊郊地區越來越大的影響力、莫斯科對印度和越南的武器銷售以及中國竊取俄羅斯武器設計等,都對雙方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形成威脅。

中俄之間的愛恨糾葛提供了美國介入的空間,此時尼克松當年的中國政策或可成為川普政府一個參考模式:聯合至少一個主要敵人,打擊另一個主要敵人。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