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一味質疑中國的外交辭令,只會加深中美誤解

2017年3月18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前往北京與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會面,發表罕見的公開言論;蒂勒森表示,中美積極尋求建立一個“非衝突、非對抗、相互尊重,以及‘雙贏’的合作關係。”





蒂勒森使用中國外交詞彙
2017年3月18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前往北京與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會面,發表罕見的公開言論;蒂勒森表示,中美積極尋求建立一個“非衝突、非對抗、相互尊重,以及‘雙贏’的合作關係。”
蒂勒森這番談話看似友善、無冒犯之意,但立即引來美國專家的批評,他們認為蒂勒森對中國“卑躬屈膝”,因為這三項原則──相互尊重、雙贏合作、沒有衝突或對抗──恰巧符合中國所提出來的“新型大國關係”。希拉里的外交政策顧問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指責,蒂勒森的說法等同默許中國的新型大國關係,但該模式並不符合美國利益。
2013年6月,習近平與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會面時,傳達了北京對中美關係的想法,即擺脫零和競爭、樹立和平與合作精神的新大國關係;此後,習近平在許多場合上都會提到這個模式。
一些美國專家認為,蒂勒森使用中國的外交詞彙似乎對中國太過恭維與友善,《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的格林(Michael J. Green)也認為,蒂勒森的言論犯了“輕微的錯誤”,建議這位國務卿未來能用“自己的話”和中國對談。
然而,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事務學院國際關係系研究員張楓(Feng Zhang,音譯)認為,這些批評十分常見,2013年奧巴馬也曾因為使用中國外交辭令,而遭受批評。事實上,這些批評的背後論點,源自於美國決策者對中美關係一些根深蒂固的假設,顯示出美國外交政策還沒準備好因應21世紀的最大挑戰──中國崛起。張楓認為,重新思考這些假設,有助於消除華府與北京之間的阻礙。
在這些假設當中,首先是“美國應該避免使用中國經常形容中美關係的辭令”。根據格林的說法,這麼做會讓中國以“中共官方敘述”來解釋中美關係,那些言論在美國專家看來都是“陳腔濫調與宣傳式話語”。相比之下,使用美國自己的語言才符合外交關係的管理原則。
但張楓指出,問題在於,北京方面也認為美國的外交辭令是種宣傳,如果雙方都遵循同樣的排他性邏輯,那麼北京也不願接受美國對雙邊關係的描述。如此一來,中國與美國便欠缺有意義的溝通基礎。
歷史上,正是美國界定了中美關係的敘述。美國的“參與”、“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等觀念,深刻影響了中國的思維。雖然中國高層領導人鮮少在公眾場合上引述這些觀念,但許多演講試圖解決美國對中國的關切,成為中國學術與媒體界兩國關係的討論核心。近來,中國試圖以“新型大國關係”來獲得一些影響力。
雖然美國官員不願採用中國語言,但這不代表美國沒有受到中國思想的影響。事實上,早在2005年8月,中國時任國務委員戴秉國曾向當時的美國副國務卿羅伯特‧佐利克(Robert B. Zoellick)建議,中美需要建立兩國的新型關係。同年9月,佐利克著名的演講裡,呼籲中國成為國際秩序中負責任的利益攸關者,某部分即是他和戴秉國一個月前的談話所促成的。
張楓認為,美國菁英經常忽略這部分,中美關係其實是從外交言論中一點一滴勾勒出來的,忽略的後果導致中國菁英解讀成,“華府方面不願意接受中國用語,再次表明了美國霸主的傲慢心態”,進而加深中國的不滿以及雙方關係改善的阻礙。
(明鏡譯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