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林鄭月娥最具女媧補天條件:專訪港區人大代表、林鄭競選辦副主任陳勇

陳勇認為,林鄭非常符合中央講的特首四大條件,尤其在中央信任這一塊她具優勢;在矛盾突出、撕裂嚴重的香港,林鄭是目前形勢下最好的特首人選,「她親民、能團結建制力量,也會啓用民主人士進入政府團隊,最符合女媧補天的條件。」





《超訊》2017年5月號

香港新一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所要接手的香港,是一個矛盾突出、撕裂嚴重的香港。儘管中央和香港司法都給了本土激進力量不少打擊,梁振英宣布不連任也讓泛民失去了方向,但香港政治光譜的碎片化、港獨分子的隱蔽化等問題依舊存在。

林鄭上台面對什麽樣的挑戰和機遇?她將如何處理政改與23條立法?「一國兩制」之下她如何權衡中央的路綫與港人的意志?帶著這些問題,《超訊》採訪了港區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同時也是林鄭競選辦副主任陳勇。陳勇認爲,林鄭是香港目前形勢下最好的特首人選,「她親民、能團結建制力量,也會啓用民主人士進入政府團隊,最符合女媧補天的條件。」以下為訪談主要內容:

超訊:當前形勢下林鄭上台,您認爲她具備什麽樣的優勢?

陳勇:林太具備36年政府工作經驗,經歷過幾朝特首任期,她不管是執政能力或是和各方面的關係都很不錯。她的名望一直到宣布參選之前都很高,在問責團隊裏面也數一數二。當林太宣布重新考慮參選時,各方態度基本以歡迎爲主。她很喜歡親力親為,這點有孫悟空那種風格,比如講這次的政綱和她之前在政府工作時的一些政策方案,很多細節都是她自己寫,而且經常通宵達旦工作。所以習主席說她是勤勉的,這一點連反對派都認同。

超訊:高票當選是否意味著什麼?

陳勇:治港除了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還要有一個專業治港,懂得香港懂得中央懂得國際。中央講的四個條件林鄭非常符合,最終得票777票也再次證明她在這四個條件中是最高分。尤其在中央信任這一塊她具備優勢。

超訊:女性從政在國際上有不少先例,是否也可以算作優勢?

陳勇:她具備一個其他候選人和歷任特首都不具備的優勢,就是女性身份。華人的社會上,大家一般對女生或者女性的包容會强一點。現在的香港太複雜了,你必須是一個團隊,領袖既要有孫悟空這種打得的本事,需要神通廣大,但是你也要有唐三藏這種慈悲和堅定的信念,還有一種圓融。

超訊:你認為林鄭屬剛性的還是柔性的?

陳勇:在香港選舉裏面,選舉模式和執政模式是兩套。我們競選的要求和執政的要求是兩個要求。用林太自己的話來說,選舉使人謙卑。比如競選之初她去見一些選委,大家談到一些具體的政策時,個別選委提出意見和要求有失偏頗,林太剛開始還比較溫柔,但到後來女强人的感覺就比較明顯。這時候競選班底的其他成員就會適時調節一下氣氛,打一下圓場。競選團隊也給林鄭提過一些建議,大部分她都虛心接受。後來她就逐漸適應和融入了選舉模式,哪怕人家講得天馬行空或者不合乎常理,她都有足够的耐心去聆聽,回去慢慢想,再聊出一個更好的方法。

超訊:每一任新特首都會打親民牌,林鄭在這方面有些什麽優勢呢?

陳勇:作為候選人,她在鏡頭當中這種準特首的親民風範已經顯現出來了。只是剛開始由於我們公關的失誤,出現了半夜找厠紙、坐地鐵沒有八達通的事件。大家看到原來她不是高高在上的司長,那段時間我們叫她跌入凡間的天使。天使在天堂覺得都是好人,跌入凡間以後會發現原來還有乞丐,發現香港的法律哪些是有問題的。以前說她「好打得」,意思就是無所不能,現在大家發現她也是有弱點的,她也承認,就能够把自己放到更謙卑的位置重新去了解。之前因爲公關公司出現一些誤差,結果林太失約,臨時取消到天水圍與基層團體會面,被批評得很厲害,有人去包圍她甚至羞辱她,媒體也推波助瀾,後來辯論中另外兩位候選人也藉此說事。她內心很堅定,比之前更堅強。後來她到訪時,身邊沒有龐大的保安團隊,在現場拿起麥克風就講「對不起」。在各界看來都算一次成功的典範。

其實她以前做政務司司長時也親民,但當她辭去政務司司長到宣布她當選特首之間這段時間,她就是平民,享受平民的待遇。但是,在政治上她又要承受準特首的壓力,接受各界包括傳媒和政治對手對她的關注,甚至是肆意打壓和抹黑,這時候她就兩種極端集於一身,但她都坦然面對。

超訊:林鄭在政綱中未提及有關政改和23條的部分,這屬於圓融的表現嗎?

陳勇:這個問題上,連泛民都覺得其他兩位候選人要比她走得更遠,要求更高。林太強調的就是說要先搞經濟民生,「8·31」和「23」條,這是憲制的責任,我們應該在適當的時候再去談,這個相對比較保守一點。如果按照這兩個標準的話,根據泛民的原教旨主義,他們更應該支持。這種情况下不支援林太,就純粹是只問立場,不論黑白了。

超訊:這些年,香港社會撕裂,你認為林鄭能做到女媧補天嗎?

陳勇:既然大家都認同香港社會撕裂,不管泛民或建制。林太是比較準確地把握了這個重中之重的問題,最優先的是要把建制派傷口重新愈合,彌合這種撕裂,團結大家,把大家拉得更近。然後再把建制派和泛民裏邊溫和、理性的團結起來。泛民的任何一個人約她去訪談,她都肯定會去,而且付出時間很多,耐心和他們解釋。這一次拿到777票,其中有一部分我們認為是有泛民選委私底下投票給她的。

超訊:她最近在積極組班,納入什麼人進她的團隊,這本身就是一個平衡各方的過程。她最終能够任用一些泛民的人嗎?

陳勇:她講了很多次是希望的。最近一個典型就是羅致光,民主黨的元老,以前做過立法會議員,也是長期關注社會福利這一塊的專家型學者,他來做勞工及福利局的局長完全能勝任。民主黨也贊成「一國兩制」,在民族國家大義問題上的說法中央也認同。但不知道出現什麽問題,民主黨黨主席說如果羅加入政府需要開除黨籍。這是為香港好嗎?前民主黨副主席張炳良,你們不是也對他留情三分嗎?你看我們民建聯的幾位主席,包括譚耀宗前主席和李慧瓊主席,有這種人才加入政府,我們是樂見其成的。整個香港還要吹和風,大家重新團結去凝聚彌補撕裂,這麽好的位置給他,我們伸出橄欖枝,你拿個剪刀把它剪斷,那大團結就缺乏了第一步的基礎。

超訊:林鄭的團隊對於未來提高民意有何計劃?

陳勇:民意像股市一樣天天變化,一直追求某個高位不現實,你再厲害也沒辦法保證由早到晚都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末任港督彭定康說過一句話:「我只相信對我有利的民調。」這是大英帝國傑出的政客所信奉的。既然這個追求不了,那就做點實在的。每個人都想上天堂,但沒有人爲了上天堂什麽事都不幹,就等著。現在另外兩位候選人已經收工了,這個舞台上只剩下林鄭了,那和她比較的就是CY。你看最近她也沒什麽大事,但是民調數據已經大升了,要是說她沒人支持,那些和她合影的市民都是假的嗎?那從選前到參選她的民意降低,現在選完又上去了,中間這一段是人爲的嗎?可以說選戰打完,目前泛民已經失焦了,一些理性的聲音就出來了。林太要自己和自己比,不要和人家比。她的競選口號是「同行WE CONNECT」,現在香港要重新騰飛,需要大家團結自強同行。

文/ 王亞娟,《超訊》2017年5月號



0 意見:

張貼留言